疫情重擊好萊塢:華納、迪士尼大舉擁抱串流,電影院生態再也回不去了?

疫情重擊好萊塢:華納、迪士尼大舉擁抱串流,電影院生態再也回不去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疫情席捲全球的時刻,好萊塢有兩件事情是可以確定的:第一,任何事情都無法確定;第二,好萊塢正在一處決定電影產業未來的十字路口上。

在疫情席捲全球的時刻,好萊塢有兩件事情是可以確定的:第一,任何事情都無法確定;第二,好萊塢正在一處決定電影產業未來的十字路口上。

上週四12月3日,華納兄弟的一張公告,讓整個電影市場瞬間變了天,彷彿大家的心都直接提早被吹入了即將到來的寒冬。華納兄弟宣布,2021年共計17部的發行電影,包括《哥吉拉大戰金剛》、《駭客任務4》、《沙丘》、《自殺突擊隊:集結》等超重量級電影,都將在北美上映當天同步上線旗下的串流平台HBO Max,等於華納兄弟正式向戲院的獨家窗口期全面宣戰。

華納兄弟的重大決定帶有核彈級的爆炸性,但這也不是好萊塢片廠的領頭羊。早在疫情爆發前,片廠們對於戲院握有的90天窗口早就有了許多不滿,只是作為票房收入的重要來源,讓片廠過去僅能對戲院低聲下氣,隔岸觀望Netflix與各家戲院聯盟的廝殺場面。

129565197_1814914231999924_6560563451769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好萊塢片廠在疫情底下對傳統電影院發起挑戰

這回疫情不單單席捲了全球,更加速了戲院發行窗口的變革,首先發難的是環球影業,在4月時便搶先在戲院(當時全球的戲院幾乎都是大門深鎖)與VOD平台同步發行動畫電影《魔髮精靈:唱遊世界》,日後更破天荒地與北美戲院連鎖商AMC與Regal達成協議,將傳統90天的窗口縮減為17天,而環球同意將支付一部分比例的VOD收入給戲院作為協議補償條件。

隨後發出聲音的則是迪士尼,將今年暑假的重點發行《花木蘭》直接從戲院撤除,轉往自家的串流平台Disney Plus上以Premier Access(訂閱者須額外支付29.99美金)的方式發行,《花木蘭》的發行策略取得了迪士尼內部的一些肯定,也讓迪士尼隨後宣布將皮克斯的新動畫電影《靈魂急轉彎》,於聖誕檔期直接上架Disney Plus服務。

《花木蘭》成為迪士尼的串流發行實驗的同時,握有《天能》的華納兄弟,在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強勢堅持與大聲呼籲下,仍以傳統院線獨家上映的模式發行(捨棄了以往全球同步上映的模式或許已是華納的最大讓步),《天能》至今在全球累積了將近四億美金的票房,以諾蘭導演的高人氣與過往成績來說,實在不怎麼亮眼,但在這個充滿動盪的不穩時間點,誰能說得準呢?

只是華納兄弟這家先前積極死守戲院價值的片廠,竟然在近期態度180度地翻轉,恐怕才是讓市場最出乎預料的,也難怪華納兄弟的公告一出,所有影視股都以逼近15%的幅度下跌。

5
Photo Credit: 《天能》劇照

華納兄弟的轉變與商業策略

其實,華納兄弟早在11月時,便宣布即將推出的超級英雄電影《神力女超人1984》將採取院線與HBO Max的同步發行,這項決定當然獲得大部分人的理解,認為這只是在疫情當下的一道因應措施,至少華納仍未放棄在戲院上映《神力女超人1984》的可能。

況且,華納兄弟在當時也與戲院談好了與環球影業類似的協定,戲院仍能從華納兄弟手上拿到固定比例的串流收入,且華納兄弟還答應《神力女超人1984》的HBO Max上線期間僅有一個月,之後便會撤下電影,讓戲院繼續享有獨家的發行窗口。

至今北美僅有約40%的戲院仍敞開大門營業,華納兄弟提出的這種發行模式,沒有如迪士尼一樣完全放棄院線,即便背後透露著對戲院發行的不信任,不過對早已沒有談判籌碼的戲院來說,至少仍保有一定的收益來源,勉強能讓部分業者繼續苦撐到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通過紓困方案。只是,華納兄弟突然追加明年17部電影也採取同樣模式,就得另當別論了!

03【神力女超人1984】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雖然華納兄弟的片場座落在風光明媚的加州Burbank,但實際上最終掌控公司的是位於德州的AT&T總部。作為美國最大電信龍頭AT&T,在去年併購時代華納媒體集團後,便大刀闊斧地整頓華納集團的內部結構,將經營目標專注於串流事業上,將旗下的華納影業、HBO、卡通頻道、CNN、TNT等都融為一體,以HBO為領頭招牌,於今年五月正式推出HBO Max。

對於其改革的作風,更讓外界看到AT&T攻勢兇猛的經營文化,根據消息指出,華納兄弟在上週公開宣佈這則消息的當天,前一個小時才告知北美的各大戲院連鎖品牌,甚至幾分鐘前才知會其餘小規模的戲院,一時之間殺得市場措手不及。

華納兄弟簡直是開啟了潘朵拉的寶盒,這道幾乎要從此改變市場規則的一張通告,究竟會引發多少日後的變革?會進一步影響我們觀眾觀賞電影的方式嗎?這些問題得從各個多方的角度談起。

同步「院線」與「串流」的利與弊

對於最傳統大銀幕的戲院發行來說,這當然不是一個好消息。戲院業者對於院線、串流同步發行這項策略,向來沒有懷著善意與開放的態度,更別提是能賣座上億美金的片廠電影。疫情前90天的發行窗口早已灰飛煙滅,戲院努力想為自己爭取到僅存的利益同時,華納兄弟大大賞了戲院一記重擊。

雖然華納兄弟另外聲明這項決議只適用於2021年,之後的策略會持續評估市場而決定,但我們都知道一旦開啟了潘朵拉寶盒,誰也無法再度闔上它。世界各地的大型連鎖戲院如AMC、Regal、Cinemark、VUE等公司,股票一天比一天跌落谷底,財務狀況早就岌岌可危,又遲遲等不到新的紓困方案頒布,且現正處於川普(Donald Trump)與拜登(Joe Biden)的政權轉交期,在拜登正式上任以前,議會能通過紓困方案的機率微乎其微,其餘的小型、獨立戲院在2021年還能重新正常營業的實在不剩幾家,這項新政策對於戲院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

shutterstock_17531484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相比於戲院迎來的寒冬,反觀來看,這項決策實在是為HBO Max加分。HBO Max自五月推出以來,表現始終處於一種不上不下的尷尬狀態,HBO本來就有一群死忠的消費者基礎,再加上AT&T作為美國電信龍頭的背後助攻,讓HBO Max在推出第一個月便累積了410萬的用戶。

不過對比在疫情期間大耀進的Netflix,今年已經將訂閱數推至了將近兩億的新高點;另外還有去年搶搭風潮的新寵兒Disney Plus,專攻家庭市場的策略備受青睞,至今也已累積了將近8680萬使用者,且從迪士尼的新加坡亞洲總部前些日子擴大招募的跡象來看,Disney Plus正式登陸亞洲市場的日子正在倒數中,屆時又勢必為迪士尼累積龐大的訂閱戶。而去年迪士尼終於正式收歸多數所有權的Hulu,主攻比Disney Plus更加成熟的觀眾群,也是極受使用者青睞的串流平台之一。

反觀HBO Max雖然仗著華納集團坐擁的海量級IP如《DC正義聯盟》、《哈利波特》、《魔戒》、《六人行》、《生活大爆炸》等熱門作品,但考量到HBO Max新推出的原創作品仍未有像Disney Plus《曼德洛人》、Netflix《怪奇物語》與《后翼棄兵》這樣的「爆款」,且與Roku、Amazon Fire等機上盒供應商的發行合約始終喬不攏,種種原因導致其用戶的成長幅度不怎麼亮眼。

shutterstock_153209429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可想而知,讓華納兄弟的電影在接下來2021年加入HBO Max,為其串流服務增添《哥吉拉大戰金剛》、《自殺突擊隊:集結》、《沙丘》、《駭客任務4》、《紐約高地》、《真人快打電影版》、《厲陰宅》、《湯姆貓與傑利鼠》……等電影,這是一個足以讓其他串流老大哥Netflix、Amazon等公司都感到汗顏的發行片單,大大增加了HBO Max的吸睛度與市場競爭力。

HBO Max的新策略,讓市場看見AT&T入主時代華納集團後的經營宣言,也為華納兄弟擬定了未來的發展方針,另一方面也與戲院發行劃清了日後的關係。即便為其串流服務賺了面子,似乎卻沒討好到內容的創作者。

首先發出訊息的是過去與華納兄弟長期合作的傳奇影業(Legendary),畢竟出資製作《沙丘》與《哥吉拉大戰金剛》,必然是首當其衝的利益衝突對象,傳奇影業透過公關對外指稱,華納兄弟在公告消息前30分鐘才告知傳奇影業,這是對製片方的極大不尊重,而傳奇影業也透過律師將對華納兄弟發函,阻止這兩部電影上線HBO Max的計畫。另外也有消息指出,《沙丘》導演丹尼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與《自殺突擊隊2:集結》導演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對這項新決議感到不滿。

好萊塢電影人的不滿聲浪,與傳統院線票房分潤有關

要追朔這項幾乎要得罪遍導演、製作人、演員、經紀公司的策略,《天能》作為華納兄弟在這之前的最後一部堅守傳統發行策略的電影,票房表現自然是這項決策的關鍵考量,也讓大家好奇諾蘭的看法。

即便華納兄弟從《黑暗騎士三部曲》以來便是諾蘭的長期合作夥伴,諾蘭在聲明中清楚表示他的不滿,並以極其嚴厲的字眼宣稱「創作者簡直在為最爛的串流服務打工」。電影從業人員除了片酬之外,另一項主要經濟來源變來自於收益分紅,華納兄弟這項新決策背後最大的問題便在於—在沒有實際票房數字的情況下,串流要如何進行分紅這項商業模式?這也成為製作團隊、演員、經紀公司各方擔憂的地方。

MGR-01241r-MSG_WB360JPEG_1900-rev-1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諾蘭除了坐有當今好萊塢最高的導演片酬外,還能取得《天能》將近20%的票房分紅,另有報導指出華納兄弟在11月為了讓《神力女超人1984》能順利進行同步發行,以避免與經紀公司重複擬定合約的冗長過程,在票房預估為10億美金的假設條件下,索性直接付給導演派蒂珍金斯(Patty Jenkins)、女主角蓋兒加朵(Gal Gadot)、製片查爾斯羅文(Charles Roven)等每人各1000萬美金的「分紅」,讓他們能同意發行策略的更動。

對於2021年那幾部即將同步發行的電影,至今仍未聽到風聲指出華納兄弟將怎樣的補償條件端上桌,也未見華納兄弟提出任何換算票房與串流之間的數據公式,也難怪各個工會都嚴正斥責,這恐怕也是華納兄弟日後將與經紀公司、製片方在談判桌上要好好商榷的重點,以平息業界的反彈聲浪。

華納兄弟的一張宣告,當然不是只有公司高層的一聲令下便可執行如此簡單,片廠必須與律師團隊重新評估當初與製片、導演、演員等人簽署的發行合約,裡頭都有詳細記載電影將如何發行、發行保證規模、收益分紅等。

在疫情仍盛行的這個時間點,這對華納兄弟實在是一個相當頭痛的問題,要所有人聚集在會議室有違防疫規範,加上許多導演、演員都早就進行著下一部電影的製作,多數人都離開了疫情嚴重的美國,到了開放有條件拍攝的歐洲、澳洲、紐西蘭等地,在遠端聯繫以及時差問題上便增加了不少溝通上的難度,要是有任何一方對於華納兄弟的補償條件有所不滿,那等於一切談判都要打回原地重來。

但反觀對於工作者而言,華納兄弟如果願意給予豐厚的補償酬勞,或許總比不知道電影何時能被發行、何時能賺到分紅、何時能回收成本的不確定性來得安穩,況且在疫情看似不見盡頭的時刻,即便疫苗施打已經蓄勢待發,專家推估至少到2022年我們仍會活在疫情的影響之下,如果連《天能》都只能賣出近四億美金的票房,或許《神力女超人1984》以10億美金為假設的參考基準,反而更符合商業邏輯一些。

好萊塢片廠透過串流精打細算,試圖自救

回到今年4月,環球影業首先對院線發行提出改革聲浪時,被戲院聯盟集體圍剿的局面,如今環球影業與各大戲院品牌簽訂了發行協議,甚至還願意分給戲院部分銷售利潤,這裡請特別注意,環球影業是將電影同步發行至Pay-per-View的VOD平台,因此有實際的銷售利益可以分紅,而非華納兄弟、迪士尼、Netflix等公司那種付費看到飽的訂閱服務,今日看來,環球影業反而成為戲院發行的最忠實守護者。

環球最新發行的動畫電影《古魯家族:新石代》在上映第一週仍為戲院貢獻了約1400萬美金左右的票房成績,瞄準年底聖誕檔期的《讀報人》也即將上映(該片的國際發行版權則是賣給Netflix),而非選擇直接發行至NBC環球集團旗下的串流平台Peacock。

現在業界將眼光望向其餘片廠的因應策略,迪士尼已經預定將年底的《靈魂急轉彎》上線Disney Plus,而既然華納兄弟都要將重量級系列、超級英雄電影發行至HBO Max,那迪士尼是不是也將考慮讓眾所期待的《黑寡婦》直接登上Disney Plus迎戰呢?

shutterstock_156010204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可別忘了迪士尼除了自家的製作以外,還有去年剛收購的20世紀影業(我們更熟悉他的舊名字:福斯)旗下也有多部電影等待發行,果然在12月10日剛結束的迪士尼投資者會議上,迪士尼又為Disney Plus宣布了許多作品上線的消息。

除了宣布更多部備受歡迎的星際大戰影集、迪士尼動畫影集、漫威超級英雄影集外(真的是相當多部,果然IP的吸金力就是如此吸引人),原先敲定戲院上映的小木偶皮諾丘、小飛俠彼得潘真人電影版都將轉戰Disney Plus,另外預計明年暑假發行的動畫電影《尋龍使者:拉雅》將再次採取與《花木蘭》同樣的Premier Access模式同步登上院線與Disney Plus。而這些消息的曝光,讓迪士尼的股價一夕暴漲,可見多數投資人樂見此模式。

大家也將注意力放在一延再延的《007:生死交戰》,這些日子下來出售給Netflix、Apple TV等串流公司的傳聞不脛而走,當然007這部歷史悠久的系列背後的商業結構更加複雜,都讓這位身經百戰的英國情報員始終無法與觀眾見面。

另外兩家看似隔岸觀火的片廠派拉蒙與Sony,除了將重點影片都延至2021年外,也著重將部分的電影直接出售給串流公司,例如Sony日前賣給Apple TV的《怒海戰艦》,以及派拉蒙賣給Netflix的《驚世審判:芝加哥七人案》與《海綿寶寶電影版》。這兩家片廠目前的策略,較為傾向與串流公司交易,出售版權以降低電影無法發行的昂貴成本,但在華納兄弟的決策後,誰也無法保證派拉蒙的母公司Viacom是否會加大對於旗下串流品牌CBS All Access的投資。

shutterstock_147626725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結論

對於消費者而言,至少我們能確定2021年仍能觀賞幾部片廠的重量級電影,尚算是值得欣慰的消息。只是長遠來看,Netflix等串流公司已經讓我們得以窺視未來的其一選項,電影的票房數據已不再是檢視成功的唯一指標,票房數據能夠影響該片廠、創作者的下一部製作規模與方向,在一個串流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的未來,這種評估模式必將改寫,牽動著日後觀眾能觀賞到的內容。

電影業曾經為了與電視業對抗,重金聘請明星、打造超大場面、大手筆投資戲院的硬體設備,在今日電影業將小螢幕視為主戰場的未來,各大片廠還是否願意為一部電影投資上億美金的成本?畢竟讓一部上億美金的電影登上串流,長遠來看似乎不太符合經濟成本,這便是為何我前面說了:華納兄弟簡直是開啟了潘朵拉的寶盒。華納兄弟想建立的疫情後新秩序,是一只無法再度闔上的盒子,華納兄弟與HBO Max的成敗,更影響著日後電影的發行模式,當然這一切光憑現在很難蓋棺論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疫情的陰霾之下,任何事情都無法確定。

shutterstock_25701746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