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水貂撲殺鬧劇:掩埋坑可能已汙染地下水,150萬具貂屍下落不明

丹麥水貂撲殺鬧劇:掩埋坑可能已汙染地下水,150萬具貂屍下落不明
丹麥維堡市卡魯普 (Karup)的貂屍掩埋場掛上「禁止進入」警告。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丹麥政府倉促全面撲殺水貂,事前沒有準備好完整配套措施,導致接下來麻煩不斷,先是行動被質疑違法,低估焚化爐能量進行大量貂屍掩埋,可能汙染地下水,連撲殺數量和屍體處理量也對不上,約150萬具貂屍神秘失蹤。

※封面圖為丹麥維堡市卡魯普 (Karup)的貂屍掩埋場掛上「禁止進入」警告。

全球最大的水貂皮出口國丹麥,日前因發生養殖場水貂群聚感染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且病毒發生變異,情急之下宣布全面撲殺水貂,事後的掩埋計劃漏洞百出。《丹麥廣播電台》昨(10)日報導,掩埋場的水貂屍體可能已經污染地下水,且撲殺數量和銷毀數量有出入,丹麥議會將展開調查並究責。

丹麥11月決定撲殺境內逾1500萬隻水貂,計劃備受質疑,緊急喊停,但當時已撲殺約1100萬隻;由於屍體相當多,丹麥政府誤判焚化爐能量有限,僅採取掩埋。不料一處鄰近霍爾斯特布羅鎮(Holstebro)的掩埋坑又挖得太淺,屍體分解時產生大量氮氣,層層堆疊的屍體因此浮出掩埋坑。

當地警方原本打算在掩埋坑填入更多土來增加重量,然而掩埋坑的另一個問題是離水源太近,可能汙染飲水。

《丹麥廣播電台》報導,丹麥一項研究發現當地地下水可能已經受到汙染,「粗略假設掩埋坑裡有大量液體,幾天之內就能滲入上部的地下水,但也可能需要幾個月」,這取決於雨水多寡,因此丹麥國家氣象局的地質學家奎勒(Claus Kjøller)呼籲為掩埋坑加上遮罩,防止雨水滲入而加速屍水滲透。

RTX89ICS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希臘的水貂養殖場11月亦爆發武漢肺炎感染,該養殖場水貂撲殺後集中掩埋,在掩埋坑鋪上一層塑膠布防止汙染水土。

丹麥政府失誤連連:貂屍失蹤、低估焚化爐能量

《丹麥廣播電台》另一篇報導指出,丹麥議會開始嚴正追查相關事件,然而才剛追查就發現,水貂被撲殺和銷毀的數量對不上,銷毀數量少了150萬隻。丹麥自由黨議員托恩斯(Ulla Tørnæs)批評,政府現在竟然無法說明那些水貂在哪裡。

報導指出,丹麥對於境內約1500萬隻水貂撲殺和處置的方式,原本分為3種:

  1. 有感染武漢肺炎的水貂:約470萬隻、總重1萬4100噸,送往專門的皮草加工廠公司進行高溫高壓滅菌,或送去掩埋。報導並未說明滅菌後是否剝皮。
  2. 爆發感染的養殖場周圍7.8公里內所有未確診水貂:約650萬隻、總重1萬9500噸。這些貂不能剝皮,撲殺後送往焚化爐。
  3. 感染區以外的健康水貂:約400萬隻、總重1萬2000噸。撲殺這類水貂正是丹麥政府被質疑違法的原因,沒有法源顯示可以撲殺無感染疑慮的水貂。這些水貂撲殺後將會經過剝皮程序,屍體才由專門的處理公司按常規方式處理。

丹麥動物和食品管理局應處理第1類和第2類的貂屍,約1120萬隻,重量約3萬3000噸。不過後來沒來得及全面撲殺,據食品管理局,最終要處理的水貂屍體約重3萬1000噸。

報導指出,丹麥的掩埋坑共埋了1萬400噸,皮草加工廠處理了1萬4000噸;焚化爐銷毀2000噸,現在還有300噸屍體冷凍中等待送進焚化爐。而據丹麥食品局計算,現在有逾4000噸水貂屍體下落不明,大約是150萬隻。

RTX87EN9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無辜的水貂。

這個狀況的其中一種可能,是掩埋坑裡的水貂比想像中多。自由黨議員托恩斯說,貂屍掩埋數量的多寡,會對環境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掩埋坑附近居民擔憂的不僅是政府無法解釋到底處理了多少水貂,更關切掩埋坑裡到底有多屍體。

霍爾斯特布羅鎮的水貂掩埋坑地點靠近波特普湖(Boutrup Sø),當地人會在那裡游泳,另一座位於維堡市科夫拉(Kølvrå)附近的掩埋場則靠近飲用水儲存地。維堡市長威貝克(Ulrik Wilbek)已多次強調,應把貂屍全挖出來改送焚化爐。

丹麥當初沒有將所有貂屍送焚化爐,是因食品管理局評估焚化爐每天只能銷毀360噸至400噸貂屍。《丹麥廣播公司》報導,根據丹麥各焚化爐之後銷毀貂屍的速度來看,其實每天平均共可以處理777噸。差距將近1倍,是頗離譜的誤判。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