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德的勇氣》:2017年的公投只是場騙局,對於獨立建國,庫德自治區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庫德的勇氣》:2017年的公投只是場騙局,對於獨立建國,庫德自治區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巧妙的命運讓善德來到台灣,見證了另一個沒有國家的族群爭取平等自由、對抗強權的努力。而善德的《庫德的勇氣》,不僅是台灣讀者了解庫德族文化與政治的第一手報導,也是思考台灣未來的重要借鏡。

文:許善德(Zanst Othman)、陳鳳瑜

庫德自治區的外部干預

外國干預在庫德的歷史發展中產生了重要影響,對自治區而言,美國還是扮演著最重要的角色。不論其後來對庫德族態度的反反覆覆,若沒有美國在一九九一年將伊拉克在北緯三十六度以北的區域劃為禁航區,形成一個安全區域,為庫德人提供保護,就沒有後來的庫德自治區以及日後的任何發展可言。

此外,雖然世界各國的表態對庫德獨立與否非常重要,但影響力最大主要還是來自伊朗、土耳其和伊拉克的干預。如果伊拉克北部的庫德自治區宣布獨立,在庫德人的民族主義催促下,會鼓勵伊朗、土耳其等國庫德族要求分裂,甚至是尋求自治以及更多的權利,進而破壞這三個國家的穩定。

一、伊朗

在兩伊戰爭及一九九一年庫德獨立時期,伊朗收容了大量的庫德族難民,但也因為伊朗的關係,庫德人被海珊當作藉口進行了哈拉布賈種族屠殺,因此伊拉克庫德族對伊朗有著特殊的情感。雖然伊朗的庫德族也有八百萬人,但是伊朗擔心庫德政府與美國關係良好,讓庫德自治區獨立建國等於讓美國在伊朗的旁邊安插一個盟國,伊朗當然會很不舒服並警戒。

在這次的訪談中,許多受訪者都同意,伊朗對庫德自治區政府不論在政治上還是經濟上都有非常大的影響力,尤其伊朗在海珊執政時期大力協助庫德人對抗海珊,成立自治區之後也介入自治區兩大黨關係,並支持接近伊朗邊境的庫愛盟,特別是在自治區兩黨內戰時更為明顯。

在經濟方面,庫德自治區的進口多數依賴伊朗,一旦伊朗關閉邊境,禁止商品出口到庫德自治區,自治區人民生活馬上就受到影響,這也是伊朗在庫德獨立公投的時候威脅不可執行公投的條件之一。此外在伊朗的庫德族也是不安定分子,隨時都想跟隨伊拉克庫德人的腳步、爭取權利,因此兩國互相影響的程度是非常深的。

二、土耳其

在土耳其跟庫德自治區的邊境是土耳其庫德斯坦工人黨活動範圍,土耳其軍隊常常會越過邊境打擊庫德斯坦工人黨,因此土耳其在庫德自治區邊境常發生衝突,所以打壓伊拉克庫德自治區的獨立運動,等於是間接打壓土耳其的庫德族人。所以在我的訪問中,多數的庫德人對於土耳其的影響都在國家安全方面表達擔心。

而在經濟上,土耳其是庫德自治政府最大的石油輸出國,掌握庫德經濟命脈,而庫德自治區則隨時可以關閉基爾庫克到土耳其的輸出油管,也掌握土耳其的能源來源,所以兩國彼此間的影響是既複雜又深層。

三、敘利亞

就三個有庫德族的國家而言,敘利亞的問題似乎是比較小的,在我的訪問中,也印證了此看法。因為敘利亞有內戰,無暇再介入伊拉克國內事務,只在伊斯蘭國入侵時,庫德軍隊越過邊境去幫助過在敘利亞的庫德人,而在政治及經濟的影響比起土耳其與伊朗兩國是非常少的。

庫德自治政府與伊拉克中央政府的關係

庫德族在伊拉克政府的統治下,幾乎沒有一個和平安定的時期。早期因為戰亂頻繁的關係,庫德人在同一塊土地上被趕來趕去,原本是庫德傳統領域的基爾庫克,又被阿拉伯化,再加上又經過安法爾跟哈拉布賈的種族滅絕式屠殺。後來終於將海珊趕下台了,在二○一四年的伊斯蘭國大舉侵略時,伊拉克中央政府竟斷絕金源,無視庫德自治區人民有百分之七十是依賴在政府公家機關工作及領國家補助生活的人,而自治區政府有百分之七十的政府預算必須用於這些公務員的薪水及補助款。

自治區經濟因此大受影響,導致庫德自治政府必須自籌財源,又必須面對伊斯蘭國的入侵,以及收留因伊斯蘭國之亂造成的大量難民。在庫德政府最困難的時候,伊拉克政府幾乎置身事外,似乎並未將庫德人視為國家的一體。對庫德人而言,伊拉克中央政府除了會增加庫德自治政府的負擔外,也是災難的來源,完全沒有讓庫德人感覺自己有一個中央政府在管理及保護,反而是一種負擔跟拖累,還常惹出一堆麻煩。

伊拉克中央政府對外堅稱,庫德人被視為伊拉克公民一樣受到平等對待,沒有任何歧視行為。但這跟庫德自治區人民感受完全不同。這種相互猜疑早已根深蒂固,且伊拉克政府完全沒有解決的誠意。庫德自治政府追求獨立是長期的目標,無論是作為獨立的國家還是參與伊拉克的聯邦,都是可預見的未來。但伊拉克政府認為庫德自治政府在威脅要分裂伊拉克領土的完整性後,已經不能被信任成為國家夥伴。庫德政府舉辦獨立公投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藉由這個機會讓庫德問題在國際上被討論,讓兩個政府的問題國際化。

如果利用公投這個議題,讓其他國家介入而成功解決兩個政府之間的問題,這對庫德人來說是有利的。但伊拉克中央政府卻巧妙地利用鄰國和國際反對派的力量,不但成功阻止庫德自治區建立一個庫德國家,也重新定義中央政府與庫德自治政府的關係,讓更多的權力集中在伊拉克中央政府。此外,庫德的獨立公投也迫使伊拉克與土耳其開啟和解的新階段。

伊拉克中央政府如果能真的公平對待庫德人,將該有的權力及分配財源完整透明且穩定地給予庫德自治政府,在談判桌上談的協議及條件能夠有誠意地執行,讓庫德政府能夠慢慢信任伊拉克政府,而庫德人民能夠享受到自治區的和平及經濟的穩定,伊拉克政府願意同等對待庫德人,相信庫德自治政府及人民也不會躁進想要獨立而舉辦公投去表態分裂伊拉克國土的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