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德的勇氣》:2017年的公投只是場騙局,對於獨立建國,庫德自治區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庫德的勇氣》:2017年的公投只是場騙局,對於獨立建國,庫德自治區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巧妙的命運讓善德來到台灣,見證了另一個沒有國家的族群爭取平等自由、對抗強權的努力。而善德的《庫德的勇氣》,不僅是台灣讀者了解庫德族文化與政治的第一手報導,也是思考台灣未來的重要借鏡。

文:許善德(Zanst Othman)、陳鳳瑜

庫德自治區的外部干預

外國干預在庫德的歷史發展中產生了重要影響,對自治區而言,美國還是扮演著最重要的角色。不論其後來對庫德族態度的反反覆覆,若沒有美國在一九九一年將伊拉克在北緯三十六度以北的區域劃為禁航區,形成一個安全區域,為庫德人提供保護,就沒有後來的庫德自治區以及日後的任何發展可言。

此外,雖然世界各國的表態對庫德獨立與否非常重要,但影響力最大主要還是來自伊朗、土耳其和伊拉克的干預。如果伊拉克北部的庫德自治區宣布獨立,在庫德人的民族主義催促下,會鼓勵伊朗、土耳其等國庫德族要求分裂,甚至是尋求自治以及更多的權利,進而破壞這三個國家的穩定。

一、伊朗

在兩伊戰爭及一九九一年庫德獨立時期,伊朗收容了大量的庫德族難民,但也因為伊朗的關係,庫德人被海珊當作藉口進行了哈拉布賈種族屠殺,因此伊拉克庫德族對伊朗有著特殊的情感。雖然伊朗的庫德族也有八百萬人,但是伊朗擔心庫德政府與美國關係良好,讓庫德自治區獨立建國等於讓美國在伊朗的旁邊安插一個盟國,伊朗當然會很不舒服並警戒。

在這次的訪談中,許多受訪者都同意,伊朗對庫德自治區政府不論在政治上還是經濟上都有非常大的影響力,尤其伊朗在海珊執政時期大力協助庫德人對抗海珊,成立自治區之後也介入自治區兩大黨關係,並支持接近伊朗邊境的庫愛盟,特別是在自治區兩黨內戰時更為明顯。

在經濟方面,庫德自治區的進口多數依賴伊朗,一旦伊朗關閉邊境,禁止商品出口到庫德自治區,自治區人民生活馬上就受到影響,這也是伊朗在庫德獨立公投的時候威脅不可執行公投的條件之一。此外在伊朗的庫德族也是不安定分子,隨時都想跟隨伊拉克庫德人的腳步、爭取權利,因此兩國互相影響的程度是非常深的。

二、土耳其

在土耳其跟庫德自治區的邊境是土耳其庫德斯坦工人黨活動範圍,土耳其軍隊常常會越過邊境打擊庫德斯坦工人黨,因此土耳其在庫德自治區邊境常發生衝突,所以打壓伊拉克庫德自治區的獨立運動,等於是間接打壓土耳其的庫德族人。所以在我的訪問中,多數的庫德人對於土耳其的影響都在國家安全方面表達擔心。

而在經濟上,土耳其是庫德自治政府最大的石油輸出國,掌握庫德經濟命脈,而庫德自治區則隨時可以關閉基爾庫克到土耳其的輸出油管,也掌握土耳其的能源來源,所以兩國彼此間的影響是既複雜又深層。

三、敘利亞

就三個有庫德族的國家而言,敘利亞的問題似乎是比較小的,在我的訪問中,也印證了此看法。因為敘利亞有內戰,無暇再介入伊拉克國內事務,只在伊斯蘭國入侵時,庫德軍隊越過邊境去幫助過在敘利亞的庫德人,而在政治及經濟的影響比起土耳其與伊朗兩國是非常少的。

庫德自治政府與伊拉克中央政府的關係

庫德族在伊拉克政府的統治下,幾乎沒有一個和平安定的時期。早期因為戰亂頻繁的關係,庫德人在同一塊土地上被趕來趕去,原本是庫德傳統領域的基爾庫克,又被阿拉伯化,再加上又經過安法爾跟哈拉布賈的種族滅絕式屠殺。後來終於將海珊趕下台了,在二○一四年的伊斯蘭國大舉侵略時,伊拉克中央政府竟斷絕金源,無視庫德自治區人民有百分之七十是依賴在政府公家機關工作及領國家補助生活的人,而自治區政府有百分之七十的政府預算必須用於這些公務員的薪水及補助款。

自治區經濟因此大受影響,導致庫德自治政府必須自籌財源,又必須面對伊斯蘭國的入侵,以及收留因伊斯蘭國之亂造成的大量難民。在庫德政府最困難的時候,伊拉克政府幾乎置身事外,似乎並未將庫德人視為國家的一體。對庫德人而言,伊拉克中央政府除了會增加庫德自治政府的負擔外,也是災難的來源,完全沒有讓庫德人感覺自己有一個中央政府在管理及保護,反而是一種負擔跟拖累,還常惹出一堆麻煩。

伊拉克中央政府對外堅稱,庫德人被視為伊拉克公民一樣受到平等對待,沒有任何歧視行為。但這跟庫德自治區人民感受完全不同。這種相互猜疑早已根深蒂固,且伊拉克政府完全沒有解決的誠意。庫德自治政府追求獨立是長期的目標,無論是作為獨立的國家還是參與伊拉克的聯邦,都是可預見的未來。但伊拉克政府認為庫德自治政府在威脅要分裂伊拉克領土的完整性後,已經不能被信任成為國家夥伴。庫德政府舉辦獨立公投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藉由這個機會讓庫德問題在國際上被討論,讓兩個政府的問題國際化。

如果利用公投這個議題,讓其他國家介入而成功解決兩個政府之間的問題,這對庫德人來說是有利的。但伊拉克中央政府卻巧妙地利用鄰國和國際反對派的力量,不但成功阻止庫德自治區建立一個庫德國家,也重新定義中央政府與庫德自治政府的關係,讓更多的權力集中在伊拉克中央政府。此外,庫德的獨立公投也迫使伊拉克與土耳其開啟和解的新階段。

伊拉克中央政府如果能真的公平對待庫德人,將該有的權力及分配財源完整透明且穩定地給予庫德自治政府,在談判桌上談的協議及條件能夠有誠意地執行,讓庫德政府能夠慢慢信任伊拉克政府,而庫德人民能夠享受到自治區的和平及經濟的穩定,伊拉克政府願意同等對待庫德人,相信庫德自治政府及人民也不會躁進想要獨立而舉辦公投去表態分裂伊拉克國土的意圖。

不信任關係想要解開,最重要的還是徹底執行憲法第一四○條來解決爭議領土問題。兩政府最大的問題是憲法第一四○條至今被擱置,在條文裡有明文規定及時序,伊拉克中央政府長期拖延這個條約內容已經超過十年,時間再繼續拖下去,將變成一條越來越無法執行的條文。伊拉克中央政府若將它徹底執行,願意將決定權交給人民,能改善這些爭議領土的區域穩定,也是解開跟庫德政府之間互不信任的第一道鎖。

走向獨立之路

伊拉克庫德族經過重要三個階段:一九九一年成立庫德自治政府,二○○三年美伊戰爭之後,二○一四年伊斯蘭國入侵。歷經這些時期的挑戰,庫德自治政府內部逐漸浮現了國家發展幾個重要問題。

第一、經濟獨立問題:自治區政府過度依賴石油,忽視內需市場造成過度倚賴鄰國的進口貿易,讓鄰國可以輕易干預庫德自治區的經濟跟政治。

第二、兩大政黨長期執政造成政府官員貪汙腐敗,甚至司法不公、選舉不透明不公平,造成人民無法信任政府,也就無法成為政府的後盾。

第三、是筆者認為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庫德自治區的兩支軍隊只服從和服務政黨,隨時都可能讓庫德自治區陷入內戰,不安全的庫德自治區是阻礙庫德獨立的最大絆腳石。

由此可知,庫德自治區內部問題比外部干預還要嚴重。這些重大問題在沒有解決前,就將人民置於獨立公投的風險之下,最後公投雖然完成了,但殘酷的後果卻要全民承擔。

要成立一個國家,並非只有領土、政府、人民、主權四件要素即可,在軍隊尚未整合下就算真的獨立,庫德自治區內會因為政治利益衝突很快就陷入內戰。而經濟只依賴石油城市基爾庫克,當然也就容易被伊拉克中央政府控制。只要伊拉克中央政府不解決基爾庫克問題,庫德自治區將永遠無法脫離伊拉克,更何況庫德自治政府貪汙嚴重到已失去人民的信賴。

從外界的眼光來看,國際各國不支持獨立公投似乎是影響庫德獨立建國的主要因素。但筆者認為,自治區的內部問題才是影響獨立建國的關鍵,因為內部問題解決了,才能進行下一步獨立建國的工作並尋求外部的支持。在我對國內菁英與知識分子的訪談中,問及自治區政府內部問題及外部問題孰輕孰重時,結果有三十名左右的受訪者認為內部問題嚴重,表示多數人認為政府還沒準備好獨立建國。

我在台灣生活將近十一年,看著台灣在多次政黨輪替中政權都可以和平轉移、人民享有言論自由、新聞媒體自由、選舉公平且透明,且國家經濟穩定、政策規劃清晰,即使遇到問題,可以透過努力轉型來因應、人民友善、生活穩定安全、軍隊國家化、國家自由和平且民主,只是在國際上無法真正獨立,但實質上早已是一個獨立運作的國家。就算面對中國各方面的打壓,而且強度是越來越粗暴兇狠,台灣人也是無所懼怕地面對。

台灣的政治狀況讓我相當羨慕,反觀庫德人民在追求獨立建國的幾百年來,從沒有真正享受過自由民主及和平,更不用說經濟穩定。這些條件對庫德人來說都是非常不容易得到,卻已付出慘痛代價。我在台灣感受相當深刻,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國家也可以獨立建國,成為第一個庫德國家。但是庫德自治政府根本還沒有準備好獨立建國,二○一七年的庫德獨立公投只是場騙局,庫德人民只是政治操弄下的犧牲品,對於獨立建國庫德自治區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相關書摘 ►《庫德的勇氣》:我是來自「庫德自治區」的庫德族人,也跟台灣一樣,希望能獨立建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庫德的勇氣:庫德族人追求和平與獨立的故事,以及一段跨國界的台庫情緣》,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許善德(Zanst Othman)、陳鳳瑜

擁有三千多年歷史、人口超過三千萬的庫德族人,
為何至今不能成立自己的國家?

許善德,來自伊拉克庫德自治區的台灣女婿,
以第一人稱寫下華文世界第一本專著,
述說庫德族人從被瓜分、屠殺,到獲得自治與和平的故事。

這一切始於,2007年他在網路上認識一位來自台灣的女孩……

庫德族是中東第四大族群,人口僅次於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及波斯人。它也是中東最古老的族群之一,有著自己的文化傳統與語言體系。伊拉克的古城艾比爾擁有將近六千年的歷史,是世界上最早有人類居住的城市之一。西元1187年,庫德族出身的薩拉丁率領穆斯林大軍擊潰基督教十字軍,奪回耶路撒冷,成為伊斯蘭世界家喻戶曉的大英雄。

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庫德族在列強的操弄下被《洛桑條約》無情地瓜分,分別屈從於伊拉克、伊朗、敘利亞及土耳其四國之下,淪為世界上人數最多卻沒有國家的族群。在獨裁者海珊當政的時代,伊拉克的庫德族人更慘遭殘酷的迫害。1988年,海珊以化學毒氣屠殺哈拉布賈的庫德族人,三天之內,死亡人數高達5500人,其中大多數是沒有反抗能力的平民與小孩。

1991年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期間,海珊雖然無力對抗美軍,但仍能對試圖起義抗暴的庫德族民兵進行殘酷鎮壓。大量庫德族人開始徒步涉險,逃向伊朗邊境。本書作者許善德一家人也加入那次大逃亡,並在過程中失去了爺爺奶奶與大哥。當時九歲的他幸運地在母親的保護下生存下來,並平安返回家鄉。

「台灣與庫德族的命運驚人地類似。
我們都是民主國家,卻都受制於鄰近的大國。」

2007年,善德為了尋找學習英文的同伴,在網路上遇見來自台灣的家華。兩人克服了語言、文化、時差上的障礙,透過Skype上的交談不僅認識了彼此的國家,更找到了終身的伴侶。2008年,家華從台灣出發,轉了9次飛機,飛了2萬2841公里,經過30多天之後,才成功在伊拉克見到焦急等待的善德。2010年,兩人對彼此許下一生的承諾,落腳台灣、展開新生活。

在《庫德的勇氣中》,許善德將向台灣讀者介紹庫德族人悠久的文化與歷史,以及過去30年來伊拉克庫德自治區追求獨立自主的奮鬥過程,特別是海珊政權對庫德族的迫害、庫德族人不屈不撓的反抗運動、美國的介入調停、中東周邊各國反應,以及2017年獨立公投的過程與後續效應。其中特別關鍵的是,當ISIS肆虐中東,世界各國都束手無策時,只有庫德族人挺身而出英勇作戰,不僅維持了伊拉克北方的安定,也收復了大片庫德族的傳統領地,鞏固了庫德族人在伊拉克內部取得自治地位的基礎。

許善德除了譴責伊拉克政府的殘暴無能、國際強權的冷漠無情之外,亦對庫德族自治運動與政府提出了客觀的反思。許善德尖銳地批評,2017年的獨立公投是罔顧國際現實、只是滿足特定政治人物虛榮的政治操弄,雖然得到92%庫德族人的支持,但卻反而導致庫德族自治區重大的經濟與政治損失。此外,兩黨鬥爭、政客貪腐、選舉不透明、軍隊尚未國家化、經濟上過分依賴石油等問題,都是庫德族邁向真正獨立與繁榮的隱憂。

「身為庫德族人,我一直很佩服台灣政府不因中國無時無刻的打壓,做出任何退讓,反而是更積極地參與國際事務;而台灣的政治發展更是朝向更公開、公平的方向演進。」巧妙的命運讓善德來到台灣,見證了另一個沒有國家的族群爭取平等自由、對抗強權的努力。而善德的《庫德的勇氣》,不僅是台灣讀者了解庫德族文化與政治的第一手報導,也是思考台灣未來的重要借鏡。

(八旗)0UIT0005庫德的勇氣__-立體書封(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