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艋舺青山宮遶境爭議:跟神有關的事,還是要問神;至於人的部分,就相對複雜

談艋舺青山宮遶境爭議:跟神有關的事,還是要問神;至於人的部分,就相對複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艋舺青山宮遶境因整夜放鞭炮,各紅壇舞台的聲音過大,不堪其擾的市民狂打市府的專線投訴。怎麼看這件事呢?扣除宗教活動本身,這次青山宮繞境怎麼還會搞出別的亂象?

為期三天的艋舺青山宮遶境結束。因過程中整夜放鞭炮,各紅壇舞台的聲音過大,不堪其擾的市民狂打市府1999專線投訴。繞境過程中的諸多衝突,從黑幫械鬥到飯店男女活春宮,也登上新聞版面。怎麼看待這件事呢?

其實投訴民眾罵歸罵,不太可能撼動青山宮夜訪的傳統。那已是北市府的無形文化資產,在民主制度下不可能停辦。自1850年就開始的夜訪,歷經日本殖民跟外來政權國民政府的戒嚴統治,都沒怎麼被影響,更不可能只因為非信徒的一句「現代社會」就可以逼其消失。

最多就是改善。改善來自於現實考量,今(2020)年過了就算了,明年又會怎樣?這應該才是投訴者關心的焦點。

類似青山宮夜訪繞境這樣的宗教活動,關係到兩個層面,一個是人,一個是神。

神的部分相對單純。青山宮建廟的歷史緣由,是艋舺的泉州惠安移民將青山王分靈恭請來台。青山王初抵台灣時,艋舺發生嚴重瘟疫。草店尾某處古井有一隻蟾蜍精口吐毒霧,使人聞之得疫。青山王降乩指示,將神轎壓在井口上方,將妖精剷除,後來瘟疫平息。惠安住民也在該處建廟奉祀。廟中義英社的范謝將軍老祖神將,開光時間已經有158年之歷史,等於祭典從青山宮落成後即開始舉辦。

亦即靈安尊王在台分靈,一直就有暗訪儀式,在艋舺除疫驅邪。165年來,靈安尊王既沒有降下指示說祂不需要辦暗訪(可除疫降魔),只要廟中有香火,分靈沒回惠安祖廟,又有信徒願意辦暗訪,祂可能就會繼續。

至於暗訪的形式,由於百餘年來,青山宮暗訪的陣仗、形式沒怎麼改變過。即使參與信眾變多,青山宮仍然延續古制,以「引路童子、四對枷鎖將軍,與義音社、義安社、鳳音社三大軒社等陣頭,陪伴王爺」的傳統編制夜訪。也許對靈安尊王來說,根本上沒什麼差別。

若說因為今年因為鞭炮噪音,以及紅壇問題,導致民怨過大,找通靈人請靈安尊王降乩指示,聽看看祂有什麼想法。跟神有關的事,還是要問神。神明若開口指示,信徒應該不會不照辦。但如果靈安尊王喜歡熱鬧,覺得今年盛況很好,最好每年都如此,那不客氣說,除了用法律限制繞境規模與噪音影響,抱怨者能怎麼辦?釜底抽薪,應當先問問青山宮主神的想法,再做決定。

至於人的部分,就相對複雜。

今年青山宮遶境會那麼熱鬧,是因為適逢建廟165週年,睽違85年北港朝天宮正駕糖郊媽搭乘火車,前往參加青山王祭,青山宮也邀請白沙屯拱天宮、四湖參天宮、淡水清水巖祖師廟、新莊地藏庵和大甲聖母宮等廟參與盛會。這麼多大廟參與盛事,附帶而來的是大量信徒,與超過8500名的陣頭人數,盛況搞不好是青山宮史上最大。這部分只是偶爾一次,不會每年都有,影響不大。

真正造成民怨的,其實是紅壇的部分。過去紅壇不過18座,今年暴增到32座。絕大部分的紅壇,都是全台各地黑幫角頭設置,藉此插旗,打響名聲。繞境前爐主壇登殿大典發生喋血事件、遶境中有人攜帶刀械遭逮,也都是因為蘆洲角頭與外省幫起衝突的恩素。紅壇既是黑道為招兵買馬、壯大勢力、宣揚聲威,然後就把舞台建得很大,放上各種演出、電音、熱舞,來「拚熱鬧」。竹聯幫弘仁會請藝人來表演,另一外省幫光設紅壇就花了800萬,這也牽動了在地黑道的紛爭。除了直接械鬥,就是靠聲光歌舞、鞭炮噪音來「比拚」。

也就是說,只要解決紅壇的問題,青山宮即可回復到過去相對來說擾民較小的狀態。無論如何,青山宮夜訪是台北兩大繞境的盛事之一,怎樣都會造成噪音與塞車,平常一般神壇繞境都會有交通管制跟鞭炮問題,何況青山宮這等廟宇。

對於今年的爭議,青山宮的祭典執行長郭懿堅提出了明年的修正方向:

  • 回歸暗訪的本質,本來出巡的規模就都差不多,會盡量安靜。
  • 民眾想設紅壇他們也擋不了,乾脆集中在河濱偏僻處,變成像一般大型party的活動,比較好管理。
  • 原本夜巡就是日落出發,在子時結束(過了就算隔天,不叫夜訪)。本來就不該在半夜吵。他們會盡量控制在12點前結束。

人的部分,照青山宮的做法,應該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如果這樣還不行,那其實就跟社會有關了。

跟社會有關的部分,最大因素就在於,扣除宗教活動本身,這次青山宮繞境怎麼還會搞出別的亂象?

一來,因為武漢肺炎的關係,許多人的生計受到衝擊。雖然政府不斷美化,一般工作沒受影響的民眾最多也只覺得不順,但實際上許多人的生活、收入都陷入谷底。台灣從來就有一個現象,就是政府難以管制的地下經濟猖獗。此次黑道為何相繼藉青山宮遶境活動來壯大聲勢?就是因為經濟受到影響,地下經濟的部分也開始有了版圖變動,所以檯面上看不到的變化流動正在潛伏,日後只會有更多社會問題跑出來,只是現在還不明顯而已。

另一層面,此次爭議涉及到「現代社會」跟傳統宗教活動的對立,其實背後涉及到的更多是一種階級與文化意識上的對立。如果對受過大專教育、有文化的艋舺居民來說,他們有尊重過多數參與者是8+9或三教九流、在地鄉民的生命經驗,更多的就會是體諒。因為除了黑幫、紅壇外,很多參與者也都是因為生活、情感問題而悶壞了,藉著繞境去喘口氣,搞不好還自己買些鞭炮跟著放。

這種行為跟春假的報復性出遊,或外來政權的國慶煙火、跨年煙火所帶動的人潮沒什麼兩樣,只是參與者的調性可能有差異而已。但許多輿論在批評鞭炮聲的同時,展現出來的更多是歧視迷信、路邊電音熱舞、底層人民,更歧視所謂的「迷信」而已。

人沒有誰比較高級。根據網友在現場的觀察,其實青山宮長久以來的參與者,本就是講信合睦、敦親睦鄰的人。


猜你喜歡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響不動產價格的因素很多,裝潢、屋齡、屋況,甚至同一棟樓不同座向的房子都可能有不同價格,消費者光是消化交易資訊都已不容易,更別說自行查詢實價登錄。因此多數消費者都仰賴仲介人員的分析解說,這就給了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操作的空間!

近日永慶房屋強打的新廣告「真房價保證-小夫妻買房篇」,揭開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消費者的「暗黑手法」而引發熱議。廣告敘述帶著孩子的小夫妻,辛苦存錢買房,沒想到卻遇到黑心仲介,隱瞞前幾個月投機客才以600萬元購入房屋,並以較貴的成交行情讓小夫妻誤判行情,最終以900多萬元高價買屋,不只投機客6個月獲利超過45%,黑心仲介也賺了兩次服務費!

這不是永慶房屋第一次揭發產業惡習。事實上,2020年永慶廣告「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也是改編自真實消費者受害故事,訴說黑心仲介刻意拿附近較低的成交行情誤導,導致退休老伯伯低價賤賣房屋給投機客,而投機客很快再轉手高價賣出,短期內低買高賣賺差價,損害買賣方權益的案例。

短期交易非個案 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炒高房價

永慶房屋總經理吳良治表示,永慶推出兩支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買賣雙方的廣告,就是希望提醒消費者注意自身權利,更強力宣示永慶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頻頻示警,就是因為短期交易、坑殺消費者的案例依舊時有所聞。根據財政部統計,房地合一2.0上路滿一年,適用45%稅率的短期交易案件將上看3萬件,其中應有不少就是遭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一般消費者的案例,不僅受害當事人遭受巨大的金錢損失,房價也因此越炒越高!

吳良治總經理說明,中古屋的交易佔整年不動產交易的大宗,現在的消費者買賣屋都會透過仲介,仲介就是關鍵的第一線,如果仲介泯滅良心,配合投機客低買高賣,炒高房價,就會帶動周邊行情不合理的上漲,區域行情就再被推高,房價因此越推越高!以蝴蝶效應的理論來看,黑心仲介就是源頭,是第一隻蝴蝶,炒高房價的元凶!

圖2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特別提醒買賣房屋有三大財務風險。

擔心「錢途」被斷? 要求停播永慶房屋廣告

事實上,永慶揭開了業界「不能說的秘密」,不僅引起部分同業反彈,更被要求停播廣告!吳良治總經理分享,可能是永慶曝光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的炒房手法,讓消費者加以警覺,斬斷黑心仲介的「錢途」。2020年「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篇播出後,確實曾有部分同業要求永慶下架廣告不准再播。

但孫慶餘董事長在成立永慶房屋之初,就清楚定義了房仲的核心價值──不買房子、不賣房子。更多次提醒「房仲是良心事業,不能只做到合法,更要為消費者權益把關」,因此永慶經紀人以成為「誠實房仲」為榮,更深信「不做投機客的白手套、不炒房」是房仲業者最重要的企業社會責任。

圖3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

拒絕炒房!永慶「真房價保證」保證不賺差價

為了落實孫慶餘董事長打造公平房產交易平台的承諾,永慶房屋連年推出消費者保障的誠實服務,更提出「真房價保證」,保證不炒房不賺差價,若未落實最高將賠償買方四百萬元;賠償賣方最高四倍服務費,用實際的行動和服務,展現「房仲第一品牌」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提醒消費者買賣屋時優先參考永慶的誠實房價報告書,以避免消費者以不合理的價格買房,成為炒房下的受害者。同時,永慶房屋也提供業界唯一的「買賣屋全保障」的房仲品牌,讓消費者有一個公平交易的平台,拒絕讓台灣成為炒房之島。

本文章內容由「永慶房屋」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