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兒童性侵重犯12年徒刑期滿出獄返家,社區居民憂:附近有6所學校和托兒機構

韓國兒童性侵重犯12年徒刑期滿出獄返家,社區居民憂:附近有6所學校和托兒機構
Photo Credit: 朝鮮日報網站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2008年一起兒童性侵案犯人趙斗淳本月12日出獄,將返家與妻子同住,當地居民得知消息後相當恐慌,因為周圍有不少兒童機構。雖然當局增加監視器和監控人力,但專家認為對於兒童性犯罪者最重要的是管束治療。

韓國2008年發生震驚全國的兒童性侵案,時年56歲的犯人趙斗淳暴力性侵一名8歲女童,並以異物使女童臟器嚴重受損,而趙斗淳(조두순)當時因飲酒導致精神不穩獲得減刑,僅判處12年有期徒刑,今(12)日期滿出獄,激起韓國社會憤怒,而他將要返回居住的社區居民則相當恐慌。

2008年,趙斗淳趁女童要去上學時,將女童拖入教堂廁所性侵;趙斗淳在過程中以馬桶吸盤吸女童下體,造成其大小腸流出體外,之後又企圖將臟器塞回。女童的大小腸、肛門、性器官幾乎壞死,餘生必須使用人工尿袋和人工肛門。本案之後被改編成電影《希望:為愛而生》。

未來住處有多家學校和托兒機構,居民人心惶惶

綜合《韓聯社》《朝鮮日報》報導,現年68歲的趙斗淳今晨6時45分從首爾九老區監獄獲釋,搭乘司法部安排的車輛,前往京畿道安山市的緩刑辦公室報到。趙斗淳現身時,現場有數十名民眾朝他扔雞蛋和石頭,或者躺在馬路上阻止公務車離開;實際上這些民眾其中有幾名YouTube網紅,他們昨天下午就開始在監獄前抗議趙斗淳的出獄。

趙斗淳在緩刑辦公室前下車時,現場記者詢問,對於出獄和抗議人潮有何感想,但他並未回答;完成手續後走出辦公室後,記者又問他對於犯罪是否誠心感到後悔,他仍無回應。

之後,趙斗淳同樣搭乘公務車抵達未來要居住的安山市檀園區住所,將與妻子同住。當車輛靠近住所時,逾百名居民和網路鄉民都趕來抗議,當中更有人揚言未來將會對趙斗淳處以私刑,警方則出動大批人馬建立封鎖線。

趙斗淳接下來7年內必須全天配戴電子腳鐐,其住家出入口亦有警方安裝的監視器,住所周邊另有15台監視攝影機。此外,安山市府也在其住所周邊加裝30盞路燈,並在趙斗淳家附近設置警衛室,雇用12名懂得武術的保全人員全天候輪班監視。

然而,這無法緩和當地居民的焦慮。《朝鮮日報》報導,趙斗淳家附近的居民事先不知道他未來將會住在這裡,趙斗淳家附近方圓500公尺內就有1所小學、5所幼兒園和日託中心,最近的1間距趙斗淳家僅70公尺。回想當年趙斗淳下手的對象只有8歲,家長人心惶惶,有人打算搬家。

周邊兒童機構的負責人也未收到相關消息。其中1個機構的李姓主任表示,政府單位沒有給予任何應變指引,令他非常擔憂。

報導指出,根據韓國現行法律,性犯罪者的住址在其出獄後1個月才會通知當地居民,且只會通知家中有19歲以下未成年人的家庭。因此,即使是性犯罪案件中的當事受害者、即使性侵犯出獄後就搬到受害者居住的社區,只要受害者已經成年,就無法獲得消息。

引發多項法律改革,但仍缺少「管束治療」

趙斗淳犯案當年,韓國的有期徒刑最高僅15年,因此若不是無期徒刑,最高也只能判15年。趙斗淳宣稱因為飲酒而精神不穩、意識無法自主,更獲得減刑,最終只判了12年,使社會公憤。《朝鮮日報》曾報導,2017年韓國社會逾60萬人連署,希望阻止趙斗淳出獄,但這項請願沒有法源可依;2018年又有一份內容相同的連署書,共26萬人連署,但仍無能為力。

報導亦採訪了調查本案的京畿道警方科學搜查官,對方因擔憂趙斗淳日後報復而要求使用化名李慶民(이경민);李慶民除了描述犯罪現場的血腥畫面,亦指出趙斗淳當時住家距離犯案現場僅500公尺,趙斗淳在調查過程中和被捕時都一再強調自己當時喝醉。此外,趙斗淳早就有14項刑事前科,包含性侵。

韓國國會之後通過多項改革,將有期徒刑期限增至30年,通過兒童性侵犯化學閹割法,並且將酒醉剔除在精神耗弱而減刑的因素之外;去年亦對電子監控法進行修正,並提出配套,例如規定性犯罪者不得進入特定地點(俗稱《趙斗淳法》)。但是法律不溯及既往,有期徒刑延長、化學閹割都不適用於趙斗淳;外界亦指出,《趙斗淳法》無法阻止性侵嫌犯在兒童機構周圍出沒,其實沒有多大意義。

《朝鮮日報》以美國為例指出,大多數州份都採取《潔西卡法案》(Jessica Lunsford Act),除加強社區監控,亦禁止有前科的性犯罪者居住在學校、幼兒園或遊樂場附近600公尺內。

曾為趙斗淳案受害者進行心理諮商的延世大學兒科精神病學教授申宜真(신의진)表示,對於趙斗淳這樣的兒童性犯罪者,必須引入特殊的管束制度,在專門機構進行強制治療。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