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無聲》之心理學:間接施害者

電影《無聲》之心理學:間接施害者
圖片來源:電影《無聲》預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常將「道德」掛在口邊,用看似崇高的理由解釋惡行,心理學稱之為道德辯解(Moral justification)。

文:zippyc

(以下內容包含電影《無聲》的劇情成分,請酌情閱讀)

之前Dr. Lo為大家介紹了《無聲》的故事背景,並讓我們了解到受霸凌者最終成為施虐者的原因。今天,我們轉一轉角度,嘗試解釋故事裏那些間接施害者(Indirect perpetrator)的心態。

故事中,面對學生被霸凌的情況,有老師挺身而出,保護受害的學生,亦有老師視而不見,企圖隱瞞事情。然而,令觀眾最難忘的是角色想必是聽障學校的校長。校長作為一個教育機構的首長,理應以身作則,主動懲處施虐的分子。可是,她卻因為自身的利益,刻意縱容施虐的行為,還用「避免二度傷害」、「避免家人擔心」等借口合理化自己對事情的隱瞞。她帶着仁慈的面具,帶有關心的慰問,卻對受害者的經歷無動於衷,雖然她沒有直接進行施害,但她無疑是個間接的施害者。

DSC01018_1602121959
圖片來源:電影《無聲》劇照

從校長的角度出發,她會認為自己是一個關懷備至的好校長,在她的帶領下,學校才可以保持和諧的氣氛,學生才得以快樂地成長。然而,這些和諧和快樂其實都是校長一廂情願的想法。為了讓他人接受她的所作所為,她會經常將「道德」掛在口邊,用那些看似崇高的理由解釋她的惡行。心理學上,這稱之為道德辯解(moral justification)。面對故意隱瞞情况的質疑,她會反問:「你難道想那些學生從小就背負着被霸凌的標籤嗎?」。面對通知家長的緊切需要,她會游說:「不要通知家長吧,這反而會令他們傷心。」從她回應,她看似考慮到不同人的感受,但事實上,她只希望不要將事情鬧大、為自己的利益作打算。

愛護學生是用行動來證明的,但身為聽障學校的校長竟然連手語也沒能學懂。我們足以看到校長的本心,她根本沒有打算和學生溝通、也沒有打算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對她來說,學生或許只是生財工具,除此之外並無價值。正因為校長的自私和軟弱,她沒有在當初處理問題。這令學生們接二連三地飽受霸凌的傷害。她確實為此責無旁貸。在現實世界中,我們絕不能效法校長的處事方式,當我們看到有需要幫助的學生(小孩/青少年),我們務必積極幫助,成為他們能夠信任的夥伴,成為他們能夠依賴的朋友,這樣,才是真正愛護他們的表現。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內文與題目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