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亞當斯密》小說選摘:那個卡爾.馬克思是亞當.斯密的魔徒!走上一條錯誤的死路

《搶救亞當斯密》小說選摘:那個卡爾.馬克思是亞當.斯密的魔徒!走上一條錯誤的死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本書中,亞當.斯密回到現代世界,透過一位經濟學博士生的幫助,他經歷了一連串的冒險,還差點喪命!他們展開激辯,辯論他的經典之作《國富論》和《道德情操論》的真諦、他所說的「道德」究竟是什麼、道德如何培養、自利不等於自私、惹人爭議的全球化資本主義的功過、為什麼企業應該道德與利潤兼顧、還有他對人性的看法……

文:強納森.懷特(Jonathan B. Wight)

6 自利不等於自私

在我們享用過主菜之後,斯密還在繼續閒扯,我真想把他勒死。他在蘇珊.米契爾面前嘮叨個什麼!她的臉上寫著失望,伯吉則是喜形於色,後來他們兩人就離開了。如果因為朋友而使我入罪,那就毀了。一些聲譽最高的經濟獎都是頒給理論的演繹、複雜的數學模型!只要預測行得通,假設根本不重要——諾貝爾獎得主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就讓我們看到這點。斯密那愚蠢的蜜蜂說,完全無法幫助我贏得薩繆森委員會的青睞。

「全都是為了他們自己,而不為別人。」甜點上來了,斯密還在高談闊論,那已經是這場全然的午餐災難之後的二十分鐘了。「這是我們每一個時代的統治者最卑鄙的信條。」

「看來你是我們的同志。」韋恩說,邊用湯匙挖著他的巧克力慕斯。

斯密對這反應似乎頗感高興。「多奇怪啊,真的。你知道卡爾.馬克思對亞當.斯密敬若神明——在《國富論》的有些章節裏,斯密抨擊不誠實的貿易商、製造商和地主,說他們是剝削者和工人的壓搾者。老天爺,地主是其中最糟的,懶散怠惰,無知得可以,他們唯一的動機就是滿足自己最幼稚的虛榮心。」

卡蘿附和著說:「中美洲也是如此。先是種植咖啡和香蕉,這偷走了原住民的土地,接著又剝削原住民勞工。西班牙的征服者簡直就是吸血蟲,他們的後代五百年來也沒有任何改變。」

斯密變得有點喪氣。「這真是非常地不公平,沒有一個制度來保護他們的資產不受侵犯。」

咖啡和茶的到來填補了這個回應的空間。侍者離去之後,斯密繼續說道:「大家都知道,在每一個社會,大部分有用的勞力都是用來尋求利潤。但有個驚人的發現是,儘管薪資和租金會隨著繁榮攀升,利潤更是因貧窮而增長——沒錯,最好的利潤存在於那些迅速敗亡的國家。」

韋恩使勁地點著頭。

「好像說反了,」我說:「利潤因貧窮而增長?」

「道理很簡單,真的,貧窮的國家會有獨占事業和同業公會來限制貿易。」斯密環顧一下四周,然後把頭湊近我們。他壓低聲音,好像要洩露國家機密一般。「你知道,同一種行業的人很少見面,也不常為了休閒娛樂——就像我們現在一樣——聚在一起。但是在陰謀對付公眾的時候就不同了!他們會想盡辦法提高價格!」

他向後靠,聲音放大了。「且聽我說。這些離譜的利潤壟斷會減少窮人或提升產業嗎?差得遠呢!」他深吸一口氣。「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社會階層裏受害最深的就是勞工,他們依賴薪資維生,而且往往僅能養家活口,經濟走下坡的時候,連生活都成問題。如果有人以為雇主們不會想方設法減低工人的薪水,那麼這些人對這個世界和這個主題本身都是一樣無知。」

「我的研究結果證實這點。」卡蘿同意地說。

斯密似乎有些感觸。他輕聲說道:「當一個社會裏的大多數成員都過著貧窮悲慘的日子,這個社會就不可能繁榮快樂。」他舉起湯匙,指著收拾碗盤的服務生。「更何況,讓人民全體來分享他們自己勞力的產出,這不是比較平衡嗎?那麼他們至少可以得到溫飽,有個棲身之處。」

韋恩舉起一隻手指,說道:「我一定要給你一本我最近出的書《國家與世界社會》。裏面我們看到第三世界國家那些貪污腐敗的領導人,都不過是跨國企業的傀儡。」他的臉上泛著驕傲。「唯有當利潤與資本都被徵收——私有資產都被廢除——一個充滿道德的社會才能繁榮。毛和費德爾(譯註:即毛澤東和卡斯楚〔Fidel Castro〕)都讓我們看到,在這方面,一個單一的個人就能夠有些什麼樣的成就。」

「廢除私有資產?」斯密大吃一驚,從夢幻中醒來。他環顧全桌,試圖找出一些話來,彷彿那是他生命之所繫。「那個……那個卡爾.馬克思是亞當.斯密的魔徒!走上一條錯誤的死路。我的天,妄想在地球上創造一個『烏托邦』!」

韋恩的嘴角垮下來;眼睛變成了黑色的小碟子。

斯密並未留意,他輕敲著桌子。「壓制的解決方法不是更多的壓制;唯有競爭能夠解決壓制!薪資因經濟成長而提升,經濟成長來自於人們喜愛物物交換的天性——只要賦予他們這樣的自由。自由的交易讓勞工可以換個地方出賣他們的勞力。有選擇權利的勞工就是殺死傲慢地主的利刃!」

斯密揮舞著他的手臂。「至於道德,你無法強求!它是需要培養的。比較起專制體制來說,自由的社會比較有能力做到這點。一個專制體制……」

斯密突然停下,第一次留意到韋恩的臉越漲越紅。「哦,天啊。」他伸出一隻手。「原諒我,我真是有點身不由己了。根本不由自主。通常我的態度都是很從容的。但是我必須借個腦袋,借個人,你知道的,借用別人。」

我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腳,他硬是把話吞了回去。

斯密仔細打量著韋恩的臉。「聽到這個,我就無法控制我的脾氣,」他說:「一個居於高位的人,一個所謂的『溫和的獨裁者』,他建立起所有道德與商業的規則。這樣一個人,一個建立他自己的『完美』體制的人,他一定以為自己非常的英明!如此的鍾愛自己的理想計畫,他無法忍受一絲一毫的偏頗!」

斯密兩手各拿一個鹽和胡椒罐,開始有規律地將它們放在棋盤式餐桌上的不同方格裏。「過去的毛澤東——或是今日中國的共產黨領導者——想像著他可以安排大中國社會裏的各個不同成員,就像我的手在安排棋盤上的棋子一樣。但是在人類社會的大棋盤裏,每一個單一的棋子都有自己的行動原則,迥異於那個專制者想要強行施加的準則。」

調味料在斯密的巨掌之下,在桌上不斷移動。「這個專制者,要他來判斷最高標準的對與錯,就會用上最高程度的傲慢,當然就會給那個社會帶來最嚴重的悲劇!」斯密做了這個結論之後,用手臂橫掃整張餐桌,將兩瓶調味料掃開。鹽和胡椒灑了滿地,吸引了其他食客的目光。米契爾和伯吉暫停用餐,朝我們這邊看來。米契爾緩緩搖了搖頭;伯吉晃動他的食指,露齒而笑。他看起來簡直是欣喜若狂。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搶救亞當斯密:一場財富、轉型與道德的思辨之旅(經典紀念版)》,經濟新潮社出版

作者:強納森.懷特(Jonathan B. Wight)
譯者:江麗美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如果「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Adam Smith)回到現代世界,他會遭遇什麼樣的危機?他又會怎麼說?

看到世人只知道《國富論》裡頭「看不見的手」,卻看不到他談論財富時的道德觀點,更不知他重視的其實是《道德情操論》,關注的是人類幸福與道德的根基,他又會多麼失望?

在本書中,亞當.斯密回到現代世界,透過一位經濟學博士生的幫助,他經歷了一連串的冒險,還差點喪命!他們展開激辯,辯論他的經典之作《國富論》和《道德情操論》的真諦、他所說的「道德」究竟是什麼、道德如何培養、自利不等於自私、惹人爭議的全球化資本主義的功過、為什麼企業應該道德與利潤兼顧、還有他對人性的看法……

在這本《搶救亞當斯密》裡,亞當.斯密就站在大家的面前——他坦然、犀利、專注而且誠懇,他用自己的話為自己辯護,也傳達他真正的訊息。在企業規模越來越大、大到幾乎無法控制的今天,我們不但應該重新認識亞當.斯密,也該聆聽他對於現代經濟世界的警言,還有所揭示的人性與真理。

我們雖然活在這個巨大的商業世界裡,但我們的所作所為,最終應該「受人尊敬」、「自己對自己感到滿意」。面對生活、工作中的大小事情,若能夠秉持一個道德的觀點(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我們應該可以充滿自信、心安理得的面對未來。

道德,不是眾人之事,可是和每個人切身相關的大事!

搶救亞當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經濟新潮社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