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問題請大家一起思考,為什麼《礦業法》在立法院遲遲無法通過?

三個問題請大家一起思考,為什麼《礦業法》在立法院遲遲無法通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給予「特許權」,用很低的租金,把山上的礦區廉價租給水泥公司去挖礦,接著,又給予20年的「挖礦展限」,不用經過任何環評和審查,20年到了,礦權自動展延20年。這麼好的生意,誰不願意做?所以才會出現《礦業法》的修法爭議。

文:鬼才阿水Awater

之前我談到國家給予特定財團許多「特許權」,讓國家資源被私人獨佔,造成許多不公不義。這篇文章引起許多朋友的迴響,其中最讓我注意到的是,很多朋友特別關心「亞泥」和「礦業法」。

水泥業在台灣戒嚴時代是特許事業,亞洲水泥是第三家被核准成立的水泥公司,前兩家分別是「台灣水泥」及「嘉新水泥」。只要細看這三家水泥公司的大股東組成,就會發現,這些都是老蔣政府時期的權貴,也就是說,必須先得到國民黨政府的「恩准」,才能設立水泥廠,平常人想都別想。

國家給予「特許權」,用很低的租金,把山上的礦區廉價租給水泥公司去挖礦,接著,又給予20年的「挖礦展限」,不用經過任何環評和審查,20年到了,礦權自動展延20年。這麼好的生意,誰不願意做?所以才會出現《礦業法》的修法爭議。

關於《礦業法》和亞泥的問題,我很推薦大家去看博恩夜夜秀中的〈欸!礦業法〉。

徐旭東董事長關於亞泥的「名言」太多了,例如:「挖到不能挖就還給你們(原住民)」、「亞泥可以挖更深」、「挖出來的洞可以儲水、養魚,有保育功能」。這些話從徐旭東董事長的口中說出來,真的是很諷刺,更大大地凸顯了亞泥在取得「特許權」所獲得的龐大利益,徐董是不可能輕易放手。

因此,民間對修改《礦業法》的要求以及反亞泥的聲浪已經形成了民怨,但在立法院卻遲遲無法通過。

我先點出以下幾個問題,大家一起來討論。

第一:國會最大黨?

翻開政治獻金,遠東集團對於立委的「投資」始終領先台灣其他企業。

  • 第七屆立法院委員(2008年),遠東集團捐給31位立委候選人,總金額4100萬。
  • 第八屆立法委員(2012年),遠東集團捐給43位立委候選人,總金額4780萬。
  • 第九屆立法委員(2016年),遠東集團捐給42位立委候選人,總金額5400萬。
  • 第十屆立法委員(2020年),遠東集團捐給45位立委候選人,總金額5800萬。

遠東集團對立委的投資,不僅遠遠高於其他企業,而且人數眾多,範圍跨越藍綠。讓人不禁要聯想,遠東集團豈不是「國會最大黨」,「礦業法」屢屢不過,是否和這個有關?

第二:誰是「亞泥幫」?

翻開亞洲水泥的歷屆董監事名單,會赫然發現,高官雲集,儼然成為退休政務官的俱樂部。從前工程會主委、前台北市副市長、前經濟部長、前財政部次長、前行政院政務委員、前經建會主委、前金管會主委,都是亞泥的董監事,這等規模,已經是「財經小內閣」,更讓人好奇的是,「亞泥幫」甚或「遠東幫」,在遠東集團取得政府「特許權」的過程中,是否有所幫助?

第三:誰在阻擋《礦業法》?

之前李恆隆的sogo案搞得沸沸揚揚,李恆隆花了五千萬,買通「五名立委」,說要「推動公司法修法」,「重新取回sogo經營權」。花錢買立委推動修法,是犯罪,這我絕對認同。那請問,捐錢給立委,要立委「不修法」,這又該犯什麼罪?

從「國家特許」到「礦業法爭議」,可以明顯看見台灣財團與政府之間的關係,我們必須阻擋財團利用金錢政治去干擾社會的公平與公正,這是轉型正義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更是我們未來必須要嚴正面對的核心問題。

本文經鬼才阿水Awater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