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陳文茜轉投TVBS,原來天下真能有不散的筵席

【關鍵眼中盯】陳文茜轉投TVBS,原來天下真能有不散的筵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2月初陳文茜發了一篇感人肺腑的貼文,感謝《文茜的世界周報》團隊在關台之際堅守專業,好加在過沒幾天就傳出與TVBS簽下新合約。只是筆者仍然擔心陳文茜轉至中天新聞眼中的「綠媒」TVBS,會不會引起原本觀眾的反感?也不僅想問許多人如此糾結要「上電視」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12月11日晚上11點59分不只是搶網購雙12優惠的前一分鐘,也是中天新聞執照到期進入黑畫面的那一刻。當晚幾家歡樂幾家愁,有人在廣場哭著守夜,有人喝紅酒開關台派對,也有些網路頻道舉辦直播告別活動,找來議員和立委鞠躬獻花。

然而討厭的罵歸罵、喜歡的和蔡衍明擁抱歸擁抱,中天新聞離開52台最沒有實質影響的應該就是兩種人:螢幕外喊燒的觀眾、螢幕裡最大的那些大頭。例如傳奇國際知識節目《文茜的世界周報》的主持人陳文茜。

早在12月初,陳文茜就發了一篇感人肺腑的貼文,感謝人心惶惶狀態中仍然堅守專業的節目團隊,也感慨這個15年節目和團隊20年的努力,都將「化為灰燼」。

好加在,過沒幾天就傳出TVBS將與陳文茜簽下新合約,要把《文茜的世界周報》移到T台,TVBS官方也在12月14日正式宣布,要在年底推出《TVBS文茜的世界周報》、《TVBS文茜的世界財經周報》兩個節目,令人感慨揪吃飯的人對了,天下真能有不散的筵席。

其實這個合作並非無來由,早在今年8月傳出中天不予續照的可能時,陳文茜就到舊友趙少康的《少康戰情室》當了幾集來賓,雖然沒有譯電可念的陳文茜在和趙少康拚比國際觀點時稍嫌拙澀,但其自信仍在節目中全然展現。現在回想,應該就是場全民公播的試水溫。

如果中天說的「只有自己不是綠媒」為真,陳文茜不就是「投靠綠營」?

不過節目雖已確定要開,陳文茜仍得面對許多潛在的問題。

首先,中天新聞在過去幾個月,不斷以「唯一敢說不同聲音的電視台」自居,報導中也曾以精美的圖表,提醒觀眾年代、東森、TVBS等電視台其實都是「綠媒」。

File_000_(1)
截圖自中天新聞

不久前才在蔡衍明一旁呼喊「我老闆最大方」的陳文茜,是否會遭受中天觀眾「投靠綠營」的質疑批評甚至抵制,仍有待觀察。

再者,陳文茜主持費的高昂業界人盡皆知,媒體就曾揭露其在中天一集周報的主持費大約10萬元,轉戰TVBS之後,過往一集15萬元的製作費每周兩集,TVBS等於一年要在陳文茜和他的節目上砸下1500萬,而且這或許還不包括他個人號稱一年4000萬元的外電費用。

和中天系統相比,TVBS興辦媒體的目標和哲學十分不同,此等大手筆投資是否能夠「回收」?TVBS傳統上偏向「知識藍」的收視族群能否符合節目調性?新製作團隊又會不會提出過往沒有的要求而造成嫌隙,都端看陳文茜在鉅額的薪資條下,能不能保有當時的初衷。

中天歡慶「OTT全新出發」,為何仍有人非上「電視」不可?

上頭總總論述有些聽來或許誇張,但其實都基於發生過的事實、真人說過的話,而人們在觀望15年老節目新風貌的時候,或許還該問另一個問題:現在還在看電視的,究竟是哪些人?

筆者早先在立法院服務時,就曾於2014年《公共電視法》修法討論期間,提出將「公視新聞台」擠入49至55台的建議,當時許多專家都告訴我,除了難在頻譜已被佔滿之外,還有台灣整體的媒體趨勢已轉向OTT平台,與其在第四台糾結,不如超前部署數位平台。

六年過去,我們在2018年的韓國瑜熱潮中,發現傳統電視的動員能量雖然凋零,但仍不容小覷;2020年,這股力量前前後後已有200萬人陸續跟著中天新聞轉移到了YouTube平台上,長輩群組間也開始流傳「退訂第四台,改裝安博盒子」的耳語,過去的收視者和未來的收視者,好像都已經離開了傳統系統商,不在原本的收益經濟圈內。

File_000_(2)
作者提供

有趣的是,陳文茜本人兩個月前在YouTube開了「文茜世界日報」的頻道,然而他對自己節目不跟著中天走上YouTube的理由,卻是「網路養不起外電的支出」,但陳文茜不知道有沒有思考過今天台灣電視機的觀眾剩下誰?之後電視台的收入會如何增減?這種時候向電視台投錢的人,又都是為了什麼?

先回答這些問題,確認台灣觀眾流向和平台選擇的趨勢,我們才能知道TVBS與陳文茜這個一年可能至少1500萬元的合作,將能走向何方。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