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誤成了急切的必需品?心理學談成癮

酒精誤成了急切的必需品?心理學談成癮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既然成癮這麼危險,為什麼我們的前額葉皮層不能控制我們停止這些行為?

文:Tin Yan(香港教育大學心理系四年級學生)

成癮會令我們難以抑制地重複做同一件事,即使這件事會影響日常生活,甚至危害生命。大腦有三個主要區域與成癮有關,有前額葉皮層(prefrontal cortex)、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和中腦(midbrain)。

前額葉皮層負責決策過程,處理一切邏輯和推理。邊緣系統擁有獎賞系統(reward system), 專門負責記住讓自己舒適和有利的經驗,提醒我們再次重複做那件事。中腦負責我們所有生存技能或功能,對於影像、聲音和嗅味有一定警覺性,同時負責逃跑和戰鬥的即時反應。

我們以酒精來做例子,當我們飲酒,大腦內的神經傳導物質(neurotransmitter)——多巴胺(dopamine)會大量增加,並多於正常水平。多巴胺負責很多認知功能活動和製造欣快感。大腦亦會釋放第二種神經傳導物質——麩胺酸(glutamate)。麩胺酸負責記憶功能。釋放越多麩胺酸,我們就越能詳細地記得飲酒時的舒適經驗。

這時,多巴胺和麩胺酸使中腦對於使用酒精的需求越來越大,令飲酒這行為變得重要。當酒精成了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chy of Needs)中的最底層——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較高層次的需求,例如愛和歸屬感的需求變得越來越不重要。所以有些成癮的人會遠離正常社交生活,甚至影響學習或工作表現。

既然成癮這麼危險,為什麼我們的前額葉皮層不能控制我們停止這些行為?這是因為中腦是最接近脊髓的大腦區域,所有感官得來的訊號會先刺激中腦再去前額葉皮層。所以在我們決定應否用藥或飲酒之前,中腦已經激活了邊緣系統,酒精成了急切的必需品,最後造成了成癮。

相關文獻:

  • Blume, J. (2012). An attitude of gratitude: how a grateful disposition impacts relapse during recovery from drug and alcohol addiction (Doctoral dissertation, The Chicago School of Professional Psychology).
  • Taber, K. H., Black, D. N., Porrino, L. J., & Hurley, R. A. (2012). Neuroanatomy of dopamine: reward and addiction. The Journal of neuropsychiatry and clinical neurosciences, 24(1), 1-4.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內文與題目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