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中日愛的大抱抱,台灣的CPTPP戰略在哪裡?

明年中日愛的大抱抱,台灣的CPTPP戰略在哪裡?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展望日本未來一年,日本的政權核心,是親中與重視觀光業的結合,他們首要工作是提振經濟,台灣要加入CPTPP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遠的事情。台灣要有所覺悟。

文:郭永興(京都大學經濟學博士;教育部早稻田大學台灣研究講座教授;在交流協會獎學金以及外交部學者海外駐點計畫的支持下,曾經在慶應義塾大學、中央大學、青山學院大學等大學當任訪問學人;現任台中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

中國的CPTPP戰略與可能性

11月中旬《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簽署完成,強烈衝擊國內,然而一週後的APEC,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又表示,中國將積極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

眼前台灣要加入RCEP暫時無望,如果中國又早台灣進入CPTPP,輿論憂心忡忡台灣將在亞太地區徹底經貿邊緣化。中國揚言要加入CPTPP的戰略意義為何?

首先,筆者要說明,習近平的宣言,並非突發事件。今(2020)年五月人大會議的中外記者會,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接受日本《朝日新聞》記者訪問時,就已經表明,對於參加CPTPP,中方持積極開放態度。習近平的進一步定調,有助於相關部門將檯面下的CPTPP推動,浮上為重要政策議題。

事實上,我們相信中日雙方在中國加入CPTPP此議題上,至少有一年以上的接觸了。《日經新聞》的「底流」專欄,專門介紹日本政府政策背後的各種角力與趨勢,此專欄早在今年二月底就有一篇〈TPP擴大浮現出來的三國〉報導。裡面提及,除了泰國與英國之外,TPP最有可能的第三國是中國。

報導中說,日本對外交涉部門的人士表示,從2019年開始,中國官方的訪日人士便積極的詢問CPTPP內容。日方認為在中美貿易戰下,中國經濟急踩煞車,中國不得不考慮CPTPP作為貿易困境的解方之一。然而該報導也引用日本高官的話,在可以窺見中國亞太戰略的考量下,日本政府對於中國加入CPTPP是保持開放態度的。

所以我們可以理解,中國在欲擺脫中美貿易戰困境的背景下,以及日本在透過協商來摸中國底的動機下,雙方一年前在事務層級已經展開了互動。此外,《The Nikkei View》12月初的社論也分析,習近平在此刻宣布要加入CPTPP,有圍堵台灣加入的戰略意涵。

然而台灣無須恐慌,因為從目前日本的輿論走向,以及RCEP的協商結果可看出,中國要加入CPTPP還是一條非常漫長的路。習近平宣言之後,日本主要媒體的《讀賣新聞》、《日經新聞》與《產經新聞》,都提出批判性社論,他們主張日本必須維持CPTPP的高水準自由貿易度,千萬不能為了中國而調降水準;再者,這些社論皆主張日本當前的CPTPP戰略重點,應該是將美國新政府拉回CPTPP之內,中國的加入是美國之後的問題。

就日本的實際經貿利益而言,因為RCEP的簽訂,中日之間已經有實質性的FTA,日本並不急於再與中國簽訂另外一個FTA。RCEP與CPTPP最大的差別在於自由貿易開放程度,就製造業而言,日本的工業產品在CPTPP中,是99.9%的出口品都獲得最終零關稅的優惠,但在RCEP架構下日本出口到中國的工業產品只有86.3%獲得零關稅。日本工業界最大利益的汽車產業,在RCEP架構下並沒有獲得整車輸出中國的零關稅優惠。

此外,除了商品貿易之外,服務業貿易方面,RCEP與CPTPP更是天差地別。現任首相菅義偉的經濟政策幕僚,「内閣官房参与」高橋洋一教授,日前在參加日本網路節目討論時 ,就透露日本與中國在RCEP談判的內幕,高橋說當談判內容關係到服務業貿易的直接投資時,中國方面就不斷閃躲,結果就是RCEP在名義上是一個多元合作的經濟夥伴關係(EPA),但實際上接近於一個只有貨物自由貿易的FTA。

相較之下,CPTPP在服務業方面卻是大幅度開放,就算是發展中國家,在零售、通訊、金融等方面都對外展現相當大的善意,例如馬來西亞准許外資銀行可以無設限的自由設置ATM。但是中國在通訊、金融等重要服務業,都是近乎國營或公有企業獨佔的局面。從日前中國螞蟻金服上市臨時被喊卡的事件來看,中國政府對於民營企業要介入金融業務都保持警戒的情況下,金融業要開放給外資恐怕是很大的難關。

綜合以上討論,我們可以瞭解到中國要加入CPTPP是玩真的,因為水面下中日雙方至少已經接觸一年以上。但台灣目前無須恐慌,因為日本目前的主流意見是力守CPTPP的高層次自由貿易,而這對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是結構性的挑戰,需要長期調整。

但是我們也要認清,台灣如果不腳踏實地的處理台日之間的經貿問題,例如福島五縣食品進口,中國彎道超車,早於台灣加入CPTPP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RTX8BJYT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左)與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右)|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明年中日愛的大抱抱,台灣的CPTPP戰略

展望未來一年,台灣的CPTPP戰略為何?首先筆者必須很殘忍的說,就筆者觀察,未來一年台灣希望透過日本的協助,大幅進展加入CPTPP,是很困難的事情。

在日本政策的推動,主要有兩股力量,一股是官僚體制,另外一股是政治主導(內閣與國會議員們)。然而就實務上,日本通過的法案,有九成都是官僚體制的提案,國會議員們的提案才一成,所以日本才會長期被說是官僚主導的國家。

若從官僚體制來看,台灣要加入CPTPP是很艱困的。CPTPP是外務省的管轄範圍,而在外務省的編制裡面,中國事務永遠優先於台灣議題。台灣參加CPTPP的議題在外務省裡面,會由亞細亞大洋洲局中國蒙古兩課(一課管政治,二課管經濟)下,各別有一個台灣班來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