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逐漸取代蘇聯式文化,成為蒙古社會追求的「時尚」

韓流逐漸取代蘇聯式文化,成為蒙古社會追求的「時尚」
蒙古庫蘇古爾省哈特嘎勒機場|Photo Credit: 楊俊業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細究「韓流」在蒙興起的原因,除了「民族認同」的情感外,也經由韓式「文化」和「物質」兩種方式對蒙人的日常生活進行「洗腦」,這種成果逐步取代前蘇聯文化的先占優勢,進而形成一股學習模仿甚至嚮往追隨的「時尚」。

2020年12月7日泰國《世界日報》刊登標題〈「韓流粉」挺學運苦了捷運救了嘟嘟車〉報導略以,泰媒觀察到,(泰國)捷運系統內許多「祝韓星生日快樂」的燈廂廣告近日陸續消失,而原因可能與反政府示威有關。

因捷運於上月常為此停駛,故韓流粉絲們決定將廣告標的轉移到嘟嘟車。K-pop(韓國流行音樂)粉絲們的舉動對BTS、MRT兩大捷運系統而言無疑是一記重拳,因為在過去數年中,兩捷運系統從「實力堅強」的韓流迷身上賺進數百萬銖的廣告收入等云云。

經由上述報導得悉,這股以韓國流行音樂、電視劇及電影等影視歌產業為代表的「韓流」文化,在泰國不僅獲得年輕族群粉絲的死忠支持,其等選擇擁護「韓星」偶像的做法與舉動,甚至可以直接影響泰國相關產業的營運與發展。

此種「韓流」滲入泰國社會的現象,不由得勾起我憶起18年前(2002年)外派蒙古從事外交工作的「韓流」見聞,當時親身體驗與觀察「韓流」如何藉由民族認同、影視娛樂及商品通路等各種方式,全面「入侵」蒙古的發展軌跡與崛起歷程。

蒙韓民族認同:外國人就是韓國人

「安紐哈誰喲!」一位蒙古計程車司機用韓語笑著對我說,

「你怎麼一眼就看出我是『外國人』呢?」我驚訝的以蒙語回答,

「在蒙古的『外國人』幾乎都是韓國人」他篤定地解釋,

「為什麼?」我又好奇的詢問,

「因為蒙古的外商大多是韓國人啊!」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而且會講蒙語的外國人應該是韓國人,沒錯吧!」,

「我不是韓國人,我是台灣人」最終我這樣告訴他。

蒙古人認為韓國人是與他們同屬一種「民族血親」,蒙韓兩國本屬「兄弟之邦」,蒙韓彼此的語言結構和生活習性類似,而且民族性格也都具有「彪悍」和「莽直」的共同特質,也許是因為近五百年來各自選擇了不同的社經發展模式,蒙古民族拒絕「漢化」,退回漠北草原,並保存遊牧生活,而朝鮮民族則被迫接受「皇恩」,並逐漸融入中原文化的發展差別,但是我在蒙古實際生活,並與蒙民深入接觸之後,始終覺得蒙、韓兩民族間其實存在著巨大差異。

細究「韓流」在蒙興起的原因,除了「民族認同」的情感外,也經由韓式「文化」和「物質」兩種方式對蒙人的日常生活進行「洗腦」,這種成果逐步取代前蘇聯文化的先占優勢,同時韓國文化經由「韓劇」催化及電視媒體的推波助瀾,從而進入蒙古社會獲男女老幼廣泛瞭解而逐漸被認同接受,進而形成一股學習模仿甚至嚮往追隨的「時尚」。

另外,大量來蒙投資的韓國國企集團或中小企業個體戶,不斷將韓國商品售往這個原本就物資缺乏且幾無任何輕工業產品的國家,因此在隨處可見的韓國文化與製品相互加乘作用下,經此潛移默化的文化入侵影響,蒙古人逐漸對韓國人產生好感,這種認同感就如同昔日台灣人對「外國人」的印象,認為只要是黃頭髮、藍眼睛、白皮膚的洋人都是「美國人」的概念一般。

影視娛樂產業:電影與電視雙軌並進

約莫20年前,韓國流行文化透過電視節目及電影娛樂等方式進入蒙古。

當時的蒙古除了一家國營電視台:蒙古國家電視台(MNB)之外,另有6家民營電視台TV5、TV8、TV9、TV25、S1和老鷹電視台(Eagle TV)等。但是除了MNB自有攝影棚和設備,及有能力自製簡單的談話性或娛樂性節目外,其他民營電視台最多有能力自製新聞性或單純播放音樂錄影帶(MTV)等類型節目。

剩餘節目大多以購買外國影集和電影,並直接配上蒙語播放來填補時段,而這些大量的外國影片中就以「韓劇」為最多,幾乎充斥了各個電視台及播映時段,成為韓國文化的「大外宣」渠道,「韓流」因此逐漸影響並融入蒙民的日常生活。

1990年代蒙古實施改革開放,在朝市場經濟發展的初期,也曾歷經一段物資極度缺乏的陣痛期,國營電影事業遭受嚴重打擊,人民生活困難,自然也無閒錢進入電影院觀看電影,國家經濟困頓導致原有的三家電影院相繼歇業,但在那往後的十年間,「蒙古國立電影學院」仍不忘作育英才,持續招生培養影劇人員,只是學生畢業後「無用武之地」。

直到2003年烏蘭巴托市內出現第一座由韓商投資,將舊有的俄式戲院改建成為現代化的大型電影院,名為「天空影城」(Sky Movie Center),該院之設備、裝潢和售票系統完全採用韓式風格,讓沉寂已久的蒙古電影娛樂圈瞬間注入新活力。

院內劃分為三個廳,專門以播放二輪電影為主,其中一廳則定期放映韓片,另外兩廳則播放西洋影片,有時也會播放蒙古首映電影,如此蒙古影劇人士得以有舞台發揮,普羅大眾得以有室內娛樂場所,於是該場所便成為蒙古人潮聚集最多的地方,也變成散播韓國流行文化的最佳平台。

蒙古烏蘭巴托藏傳佛教中心甘丹寺(21世紀初景象)
蒙古烏蘭巴托藏傳佛教中心甘丹寺(21世紀初景象)|Photo Credit: 楊俊業 提供

商品行銷通路:食衣住行育樂全包

本世紀初期的烏蘭巴托市內最主要的鬧區有兩處:一區是早期在社會主義階段就已發展而成的「國營百貨公司」周邊區,另一區則是九○年代資本主義時期才逐漸新興崛起的商業區「三四區」,兩區共同的特色就是隨處可見大小不一的韓式餐館和流行品商店。

此外,蒙古最大的百貨商場:天空購物中心(Sky Shopping Center)的業主也是韓商,商場內絕大部份的商品都是韓貨,因此「韓流」藉著這三種通路——電視頻道、電影戲院及百貨商店順勢「入侵」蒙古社會,韓國巧妙地藉由跨文化傳播方式,逐步達到國際宣傳的目的,並藉之爭取蒙古人的民族認同,這樣的過程是日積月累,潛移默化而成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