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怒海戰艦》中的驅逐艦,部分成為陪伴國軍走過慘淡時光的「陽字號」

電影《怒海戰艦》中的驅逐艦,部分成為陪伴國軍走過慘淡時光的「陽字號」
《怒海戰艦》劇照,Apple TV+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艘佛萊契級驅逐艦與美國半買半送的基靈級驅逐艦、亞倫桑納級驅逐艦,組成了中華民國海軍的驅逐艦隊,由於當時的命名規則,驅逐艦都以陽字為名,因此又被稱為陽字級驅逐艦。

文:王臻明

是說湯姆.漢克的電影《怒海戰艦》(Greyhound),是近年來最精彩的海戰電影之一,故事主要聚焦於二戰時,美國與盟軍的運輸船隊如何冒險橫越大西洋,運補戰爭物資給英國。由於德國海軍的潛艇埋伏在大西洋深處,採狼群戰術偷襲這些運輸船隊,而讓美國與盟軍受到嚴重的損失。

湯姆.漢克所飾演的海軍軍官,是驅逐艦灰獵犬號(Greyhound , DD-548)的艦長,第一次奉派擔任護航艦隊的指揮官,要率領美國、英國、加拿大海軍的艦艇,掩護運輸船隊平安抵達英國,但在中途卻遭到德軍潛艇的猛烈圍攻,而展開了一場鬥智鬥力的海上對決。

在電影一開始時,湯姆.漢克所飾演的這個艦長,就曾說到他所指揮的是佛萊契級驅逐艦(Fletcher class),這是美國在二戰期間,興建數量最多的驅逐艦。

早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前,美國就認為與日本勢必會有一戰,因此從1940年初,就開始規劃一款適合在太平洋作戰的新型快速驅逐艦。艦體的細部設計在一年後完成。第一艘佛萊契號(Fletcher , DD-445)於1941年開工,而在1941年12月7日,日軍偷襲珍珠港以後,美國海軍立刻追加大量訂單,佛萊契號則於隔年下水服役,開始活躍於太平洋戰場上。

隨後美國以驚人的工業潛能,幾乎每個月都有同級艦下水服役,剛好趕上美軍接下來在太平洋上的反攻。佛萊契級驅逐艦同時也活躍於大西洋戰場上,阻擋德軍越過英吉利海峽攻擊英國,並保護運輸船隊不受德國潛艇的攻擊,讓佛萊契級驅逐艦在二戰中無役不與。

不過電影裡的這艘灰獵犬號是虛構的,歷史上並沒有這艘驅逐艦,海報上灰獵犬號的舷號是DD-548,你如果去查造艦記錄會發現是空號,原來的DD-548興建計畫在開工前就因故取消了,因此也沒有艦名。原著作者於是利用這個空號,創建了這整個故事。

不過佛萊契級驅逐艦的故事,並沒有在二戰結束後就完結,雖然在二戰已開始進入尾聲後,美國海軍就取消了最後13艘的訂單,但仍有高達175艘的佛萊契級驅逐艦下水服役。二戰結束後大批的佛萊契級驅逐艦被封存,但沒多久韓戰爆發,包括首艦佛萊契號都再度重返現役。

韓戰也揭開了美蘇冷戰的序幕,美國積極籌組圍堵蘇聯的民主同盟,於是將大批的佛萊契級驅逐艦援贈友邦,這也包括了中華民國在內,讓這一型驅逐艦能在許多國家繼續服役。

當時中華民國在國共內戰中慘敗,撤退到台灣,幾乎沒有任何海軍戰力,只有一些日本做為戰爭賠償的艦艇。美國的這一批美援艦艇成為了中華民國海軍的新骨幹,其中有4艘佛萊契級在1960年代晚期至1970年代初期,陸續移交給中華民國海軍,分別是貴陽號(DDG-908),之前是美軍的USS Twining(DD-540)、慶陽號(DDG-909),前身是美軍的USS Mullany(DD-528)、安陽號(DDG-918)前身是美軍的USS Kimberly(DD-521)、昆陽號(DDG-919),前身是美軍的USS Yarnall(DD-541)。

這四艘佛萊契級驅逐艦與美國半買半送的基靈級驅逐艦、亞倫桑納級驅逐艦,組成了中華民國海軍的驅逐艦隊,由於當時的命名規則,驅逐艦都以陽字為名,因此又被稱為陽字級驅逐艦。

這一批陽字級驅逐艦的服役時間非常的長,中華民國艱困的內外環境,讓海軍一直沒有辦法獲得新型作戰艦艇,而這批二戰或二戰結束後期所興建的驅逐艦,不止艦體已逐步老化,艦上武器也已經非常落伍。以佛萊契級驅逐艦為例,主要的武器是五座Mk 12型五吋艦炮,與各式的防空快炮,在進入飛彈時代以後,已無法有效負擔作戰任務。

面對這樣的窘境,國軍只好窮則變,變則通,展開了武進計畫,在這批陽字級驅逐艦上,安裝新型的作戰系統與反艦飛彈。武進計畫又分為三個階段,稱為武進一號、武進二號與武進三號。

這4艘在中華民國海軍服役的佛萊特級驅逐艦,就進行了武進一號升級。安裝了H-930 Mod1分散式戰鬥系統,雄風一型反艦飛彈,一座76mm快炮、兩座40mm快炮、干擾火箭,與四聯裝的海欉樹防空飛彈等。讓這四艘佛萊特級驅逐艦再服役了20年,直到1999年,台灣國造的成功級巡防艦開始服役,才逐漸退出現役。

即使以當時的眼光來看,進行武進一號升級後的陽字級驅逐艦,作戰性能也是差強人意,特別是老舊的艦體,是最大的問題。不過這也是無奈之舉,當時除了海軍被迫繼續使用老舊艦艇,空軍也苦等不到新戰機,繼續在飛F-104,陸軍大批的老舊M48戰車,妥善率也極差。

從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到台灣開始走向民主化之前的這一段期間,是國軍最為慘淡的日子。被戲稱為「老陽」的這批驅逐艦,就是最佳的歷史見證人。今日在緬懷過去部隊軍容壯盛,戰力精實,批評今日國軍毫無戰力的人,是昧著良心在說話。

台灣走向民主化,對國軍來說,其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折,因為這讓友台勢力可以在國會與輿論上強力支持台灣,逼使美國政府出售最低限度的自衛武器給台灣,再加上六四天安門事變,讓各國對中國禁運,而讓台灣有機會購入新型武器。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