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加上天災,東南亞成2020年紅十字會最忙碌的救難地區

疫情加上天災,東南亞成2020年紅十字會最忙碌的救難地區
2020年11月20日,菲律賓黎剎省羅德里格斯市(Rodriguez),一處颱風梵高侵襲的村莊,一名男子在和坐在肩上的孩子,一起在泥濘中返家。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在亞太地區記錄到24起天災,東南亞更是他們投入救援最忙碌的地方,共發動了15起災害救援。

2020年,亞太地區的氣候災害影響了成千上萬已經遭受「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稱武漢肺炎)侵襲的弱勢民眾。

路透社》報導,2020年,在這世界上最多災難肆虐的地帶——亞太地區(Asia-Pacific),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IFRC)已紀錄到24起氣候災害,2019年也記錄到18起。這些災害包括洪水、颱風、極端酷寒和旱災。

亞太地區居住著全球近60%的人口,也是受天然災害衝擊最劇烈的的地方,也有許多人由於貧窮,生活處於脆弱的情況。

「武漢肺炎加劇了這些災害帶來的影響,還加上我們預期中的氣候變遷帶來的衝擊力。」紅十字紅新月氣候中心主任Maarten van Aalst表示,「疫情讓疏散和災害反應的做法複雜化,也惡化了其導致的經濟衝擊,尤其最窮的一群人受害最深。」

東南亞是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2020年投入的地區中,最忙碌的地方,共發動了15起災害救援,包括發生在菲律賓和越南的嚴重洪水、颱風和土石流,估計影響3100萬人的生活。

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8月的文章指出,極端氣候造成東南亞國家每年發生水患,甚至一年比一年嚴重,如今年已有大約960萬人因水災影響生活。

越南快訊》報導,越南商工總會(Vietnam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 VCCI)與越南傅爾布萊特大學(Fulbright University Vietnam)共同合作的第一份湄公河三角洲年度經濟報告14日發布,報告指出,已經超過130萬名住在越南湄公河三角洲地區的民眾遷至胡志明市(Ho Chi Minh City)或外地。

報告指出,擁有1730萬人口的湄公河三角洲,在2009年至2019年間的人口零成長,越南同期整體人口成長率是1.14%,而近兩年湄公河三角洲人口數則下降了0.2%。報告提到,該地區人們遷徙的理由,最主要是與氣候變遷相關,像是乾旱、土石流、汙染等,其他因素還包括不穩定的經濟結構及貧乏的基礎設施。

疫情與天災

路透社》報導,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災害救援督導Jess Letch說,一邊遏止武漢肺炎疫情散佈,一邊要幫助社區重建是深具挑戰性的任務。

致力於災後重建、消除貧窮的國際非政府組織CARE在菲律賓的重建計畫經理Mary Joy Gonzales說,他們的機構已經投入提供額外的、可以維持社交距離的庇護所,一旦原有的疏散中心有人染病,就可支援。

Mary Joy Gonzales補充,女性更是面對多重困境,在國家遭受天災打擊時,還因為疫情讓許多人失業使家暴情形更嚴重,並且要照顧無法上學的孩子與原本在家中的長者。

本月(12月)初,Mary Joy Gonzales也曾告訴記者,CARE預測災害衝擊會因為氣候變遷更加嚴重,「過去10年我們觀察到這個趨勢:颱風會變得更強勁,會使得更多人在災害中罹難。」

根據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2019年的世界災難報告,整個亞太地區有超過9400萬人被氣候災害衝擊,這類天災所致的緊急狀況次數,幾乎是美國或非洲的兩倍,2020年的數字則尚未發佈。

Maarten van Aalst說,各國對於救災都有更好的準備和裝備,但仍然無法妥善保護被天災打擊的脆弱群體。他舉例,像是5月颱風安芬(Amphan)襲擊印度、孟加拉時,預先疏散了大多數人免於被土石流掩埋而喪生的災難。但是,他預估最窮的一群人,所受到的經濟損失總約達到了130億美金(約3657億新台幣)。

CARE在越南的主任Le Kim Dung說,疫情讓復甦計畫更艱難,尤其是鄉村地區,10月上旬遭受接連的颱風和大雨侵襲。因應武漢肺炎疫情的限制措施,農人也難以賣出他們的作物,使得在各城市的從事街頭小販等工作的移民失業,無法匯錢回家。

「亞洲的人們習慣颱風和洪水的發生,但今年的狀況實在是觸碰到極限,測試成千上萬人從疫情中復原的能力。」Jess Letch說。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