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中的百越密碼:那些在現代漢語中,從越南語及泰語借來的字彙

漢語中的百越密碼:那些在現代漢語中,從越南語及泰語借來的字彙
Photo credit:Fran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實上,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黃銘崇已經透過語言、DNA以及考古學的分析,重建「越人」的形象,「越人」或是中文古籍中的「百越」可能「是一個歷史悠久,而且曾經分布相當廣的人群。在兩萬多年前,舊石器時代晚期,就已經遍佈於巽他古陸、兩廣、閩南,以及當時尚浮於水面上的南海陸棚。」

文:法蘭克(南洋誌)

漢語文字源遠流長,可上溯至距今3000多年前的甲骨文,後又有2000多年前秦始皇統一文字,除了是華人世界不同方言的溝通橋樑之外,甚至影響周邊族群語言和文字的發展;直到今天,日本人仍採用漢字,越南人使用的「漢越語」占越南語字彙近七成,而泰語中也有不少字彙來自潮州方言。這種現象使得「中華文明澤被四方」的觀點深植人心,並且成為近代中華民族主義的特徵之一。但是近代研究發現,漢語不是只是單向向周邊語系散播,也有其他語族反過來影響漢語的證據。

img_1231
Photo credit:Frank
周邊國家至今仍使用漢字或是語言仍受漢語發音影響,直觀上覺得漢語影響周邊文明,但其實這種語言互動並非單向。

從19世紀末起,以英國漢學家艾約瑟(Joseph Edkins)和瑞典漢學家高本漢(Klas Bernhard Johannes Karlgren)為首的西方學者,就已經提出「上古漢語」具有複輔音的理論,經過百年的論證,也逐漸獲得許多中國語言學者的支持。所謂複輔音,就是目前歐洲語言中常見的sp-、cr-、bl-等兩個以上子音叢聚的結構;當代漢語已經失去複輔音的特徵,而持「上古漢語具複輔音」論點的學者認為,當代漢語具有「音調」,就是為了避免失去複輔音而造成字彙發音混淆所演化出的結果。譬如我們高中讀國學常識提到漢語文字「六書」的「轉注」時,一定會引用許慎《說文解字》的這段話:「轉注者,建類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透過意思相同的「考」和「老」,可以推論出「老」字的上古漢語發音可能是kl-這樣的複輔音。

9dfb7836-db58-41f8-b5a1-30eba2965585
Photo credit:Frank
上古漢語具有複輔音的理論發展已經超過一世紀,圖片攝於故宮博物院。

除了漢語之外,法國語言學家歐德利古(André-Georges Haudricourt)也針對越南語的聲調起源提出了類似的觀點,即上古越語亦有複輔音,當代越語失去複輔音,音調也隨之出現,此外,漢語和越語的音調演化約莫在西元一世紀左右時平行發生,越文同時受到漢語影響,而形成許多「漢越語」,此特色也使學者間對越南語之語系分類爭論不休,莫衷一是。

49b8c19c-9b39-492b-826d-ee368d572be6
Photo credit:Frank
越南語因受到漢語影響很深,導致學者對於越南語到底屬於哪一個語系爭論不休。圖攝於順化皇城,顯示19世紀的阮氏王朝的公文有純漢語、拉丁化「國語」(quóc ngữ)以及法語並用。

站在上述語言學者的肩膀上,美國學者羅傑瑞(Jerry Lee Norman)和中國學者梅祖麟在1976年時將部分中國南方漢語、越南語及泰語的字彙進行上古語音的比對分析,認為現代漢語中遺留不少從越南語及泰語這類「南亞語系」借來的字彙。有些字彙是中文使用者習以為常的,甚至以為源自中原文化,但實際上可能是來自中南半島,甚至更遙遠的印度次大陸。

江─上古音*krong

「長江」和黃河並稱中華文明搖籃,多數人應該都會認為江應該是漢語的原生字,但就古漢語來說,以象形型態出現的字僅有「水」和「川」,而「江」、「河」則是以形聲型態出現,而且專指「長江」和「黃河」,加以「江」字僅出現在商朝的金文中,而未出現於更早的甲骨文中,「江河」可能是假借字其他語言的發音。羅傑瑞和梅祖麟認為,南亞語系有*krong的同源詞,例如越南語的河流叫sông,泰語則是稱khlong(คลอง),因此「江」可能源自南亞語系,而「河」字則可能源自北方的阿爾泰語系。有學者認為,橫貫中南半島的湄公河(แม่น้ำแม่โขง, Mekong river),其名稱就是來自mae(แม่)和khlong這兩個指涉河流的字組。

1c38b017-99e6-4a2a-a02b-a919f208c45a
Photo credit:Frank
湄公河是中南半島重要的河流,中游一段構成泰、緬、寮的邊界,也是著名的金三角。

更有趣的是,湄公河在中國境內稱為「瀾滄江」,其語源則是和寮國的舊稱「南掌」有關,寮語和泰語相當接近,「南掌」為lan chang(ล้านช้าง)之音,意為「百萬大象」,今日許多文獻則稱當時的王國為「瀾滄王國」,今日寮國的首都永珍在中國譯為「萬象」亦與此有關。無論是「瀾滄江」或是「湄公河」,究其語源,可能都是來自南亞語系,而與漢語無關。

79cf61fc-cca7-4b24-b7e2-a909a6396391
Photo credit:Frank
湄公河上游源自中國西藏,中國稱瀾滄江,但其實瀾滄一字來自寮國的古王國,而「江」字可能也是來自「南亞語系」。

弩─上古音*na

從許多中文古籍之中,「弩」這種武器是來自中國南方,例如《漢書地理志》記載:「……武帝元封元年略以為儋耳、珠厓郡(按:海南島)。民皆服布如單被,……。兵則矛、盾、刀,木弓弩、竹矢,或骨為鏃……。」日本學者藤田豐八更進一步認為,依據印度史料,「弩」在西元前4世紀就已經在印度次大陸的戰場上運用,而「弩」的梵語為dhanu,泰文為thanu(ธนู)或namai(หน้าไม้),越南文為ná或nỏ,可以推論「弩」具有南亞語源。

img_4837
Photo credit:Frank
古螺城遺址群內的小池中,矗立著安陽王的雕像,手中還握持「神弩」。

此外,越南河內市西北郊區古螺(Cổ Loa)城遺址以及越南上古歷史傳說,似乎也證實了「弩」由南向北傳播的推論。只要提到安陽王(An Dương Vương),越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且每個大城市都有以他為名的道路。安陽王是西元前3世紀左右越南「甌雒國」的君主,當時定都於古螺城,他所發明的「神弩」(nỏ thần)多次成功抵禦來自中國秦朝將領趙佗的入侵。趙佗為了擊潰安陽王,使出「美男計」,派出自己的兒子趙仲史娶安陽王女兒媚珠為妻,讓趙仲史偷走「神弩」,趙佗最終成功滅了「甌雒國」。這個上古史神話隨後獲得考古學的佐證,學者發現古螺城的城牆遺跡中具有特別用來安裝「弩箭」的垛孔,出土遺物也有箭鏃,證明趙佗當年進攻古螺城時,應該曾經受到「弩」的攻擊。

img_4764
Photo credit:Frank
依據古螺城考古發現,其城牆遺跡中具有特別用來安裝「弩箭」的垛孔,似乎顯示在歷史上的某個階段,「百越」的遠程兵器發展一度超過來自中原淮河區域的民族。

牙─上古音*ngra

「牙齒」是漢語中再平常不過的字彙,衍生出「蛀牙」、「牙周病」、「牙齦」等用法,搞得好像「牙」才是牙齒的簡稱。但上古漢語其實用「齒」來指涉所有包括人類以及動物的牙齒,「牙」這個字反而是比較晚才出現的字彙,且起初只會用來稱呼其他動物的牙齒,尤其是象牙。大象這種動物通常生長環境氣溫較高,中國北方雖也曾有象牙一類的出土遺物,但是多半是從外地進口。一般來說,當我們向國外進口一種貨物時,如果國內沒有,自然就會直接使用外國語言對該種貨物的稱法,譬如中國的「茶」出口到全世界,全球各種語言的「茶」如果不是採閩南口音的tea,就是採北方口音的cha。象牙也是如此,越南語象牙稱為ngà,泰文為nga(งา),今日漢語的「牙」可能是借自「南亞語系」。如果覺得現代漢語「牙」字發音和nga差很多,台灣的讀者只要用台語讀一遍「牙」(gâ)就馬上能理解。

99893929-9ab0-4bfe-80ef-9d8bf97eb4b0
Photo credit:Frank
「Nha Khoa」屬於漢越語,即中文「牙科」,不過其實「牙」可能是漢語借自南亞語系的遺跡。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