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青春換明天》:賺快錢還窮到脫褲?八大世界的借貸邏輯

《我拿青春換明天》:賺快錢還窮到脫褲?八大世界的借貸邏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小記者意外遇見手槍店女孩,開啟情慾的田野調查,小姐、幹部、酒吧媽媽桑與男師,被追捧的地下偶像及性愛工作坊講師一一登入,一場八大行業的奇幻之旅,就此上路。

文:陶曉嫚

【賺快錢還窮到脫褲?八大世界的借貸邏輯】

「下海賣笑賣身,圖的不就是輕鬆簡單發大財? 不然怎麼會有『笑貧不笑娼』這樣的俗語?工作是自己選的,兩腿開開還賺不到錢、留不住錢,一定是長得很抱歉,不然就是太笨了。」

網路的匿名性讓這類根深柢固的成見滾雪球,我覺得這大概就是為何台灣沒有任何地方政府敢違逆所謂的「社會觀感」劃設性專區。當性交易不合法、陪侍業遊走於法律邊緣,酒店公關與性工作者常被屏除在社會安全網與信用制度外,幾乎不可能和政府立案的金融機構借貸,這讓八大形成自成一格的融資體系——店家、經紀公司、經紀人與第一線互相借貸。

顏值身材=還款能力

經紀人除了確保小姐們工作時的安全、陪上下班跑店接送、情緒低落時灌心靈雞湯外,也經常是她們的債主甚至信用保證人。尤其遇上房屋、汽車這種大額的貸款,常需要恩客或經紀人來充當人頭。要放貸必須自己口袋夠深,不少經紀人被借錢借到倒。

「我會借出去的款項,基本上都是我覺得沒有還也還好的數目,當然也要評估妹仔有沒有這個產值,正妹優先。」一名酒店經紀這樣談自己的借錢哲學。「一個相貌普通的妹仔開口就要借個十幾萬,是不會有正常人想理她的,何況有的妹仔連上一任經紀人的錢都沒還完呢!」

在顏值與人頭都能變現的世界,經紀人的薪資由旗下男女公關坐檯的總節數換算。網路上不乏八大經紀人宣稱「我的收入不是從小姐/牛郎身上拿的」,但用常識思考,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不是第一線的公關有產值,經紀人要以什麼憑據來主張自己的勞動貢獻?

由於收入取決於旗下男女公關的業績, 經紀人會用各種管道開發有意進八大淘金的新血。有的則會從同行手中「 洗妹」,像洗牌一樣把屬意的小姐洗到自己旗下。

一名酒店小姐的經紀合約平均交易價格是三萬元, 所以挖角之後, 經紀人會絞盡腦汁為妹仔排工作、督促妹仔去上班——當客人在酒店、養生館消費後付款, 店家會按照事前商議的分潤比例, 把小姐和經紀人的薪水與收入明細一起轉給經紀公司,然後由經紀人把薪資袋轉交小姐。若小姐與前任經紀人仍有債務未清, 則會另議前後任經紀人的還款比例, 越弱勢的就會面臨越嚴苛的勞動條件。

一名經紀人能夠帶越多紅牌就意味著越賺錢,在業界講話也越有分量,更有籌碼去和店家談抽成條件,或是豁免旗下小姐的違規罰金。而誰不想帶一位守時、肯排班、好上檯、守規矩又身心健康的小姐?這樣的妹仔在你我眼中「奇貨可居」,在其他經紀人眼中當然也是一樣,越有產值或越有潛力的小姐人人搶;同樣的道理,小姐們也會打聽哪一位經紀人有手腕、哪家經紀公司可靠而且符合自己的調性。

P269圖示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酒店、養生館為了店內秩序,禁止小姐們交流薪資與經紀人的抽成比例,也難防耳語傳聞「唉唷妳的公司怎麼這麼苛?我一節就拿多少多少說!」、「妳這麼正,怎麼在這邊上不好?妳經紀人都不想辦法的喔?」、「我可以幫妳介紹某某,某某會幫妳如此這般……」

知道水深的老鳥不是幾句甜言蜜語過個水就洗得動,若要談得圓融點,小姐通常會和新經紀人形成默契,然後向舊經紀人表示需要大額資金、更好的勞動條件,或是想「休檔」休息一陣子、決定「下檔」(離職)乃至於上岸等等。小姐會怎麼開口,也是打賭舊經紀人十之八九沒辦法照自己開的條件行事,結清帳目後正好順勢解散。

此外,更強的推力莫過於感情關係。有些經紀人先跟屬意的小姐調情、曖昧或交往,然後吹枕頭風說「事業做一塊、感情不會散」,遊說對方跳槽來自己旗下,這種行為在業內被戲稱為「老二經紀」。

老二經紀的特色是有顏值、懂打扮,很會講好聽話來哄女生。一名入行十年以上的牛郎店男公關透露:「有些酒店、酒吧看到我這種打扮的,直接在門口攔人不給進場,就是防你來洗妹。」

小姐揮別原本的經紀人到新的經紀人那兒報到,通常也會換地點上班,只是江湖雖大不免狹路相逢,也很難藏得住祕密。因此,洗妹要不犯江湖忌諱是一門大學問,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事小的道歉包個紅包作結,大者是會動拳腳刀槍來拚命的。

「公司有個小姐交了男朋友,喊著不做了要上岸,老闆就叫我去調查那個男的是怎樣的來歷。」借錢是「正妹優先」的酒店經紀指出,如果小姐的男朋友是拜某個堂口的,就必須嚴肅面對;相反地,對方若從事一般職業是岸上人,那端看妹仔是不是真有決心告別八大,也不妨跟對方保持聯絡,說不定妹仔戀情告吹,過一陣子缺錢了又會回來。

被高利貸捆成命運共同體

一位按摩小姐說,許多網路招募號稱「會幫忙規劃還債,做幾年後登出」,但人算不如天算,誰知道做這幾年計畫趕不趕得上變化?而且能在這一行開店營生的老闆,自有一套算盤。

這位下海數年的按摩小姐猶記自己入行三、四個月時,店經理與行政小弟滿臉堆笑地把她拉進櫃檯,攤開帳簿打商量。「妳的業績很不錯,先前說的那些債也還得差不多了,應該可以借二十萬給公司展店吧?應急而已,保證兩個月後就還,還會給妳兩萬元的利息喔。」

人家都把帳簿攤到眼前,這時哭窮說自己沒錢不能借、不懂這些複雜的金融操作, 只怕敬酒不吃吃罰酒。在行政小弟的跟隨護送下,按摩小姐去領出二十萬,換到一張店經理手寫的借據。

「借二十萬元兩個月給利息兩萬元」的年利率到底是多少? 來套公式練習一下國小四年級就學過的四則運算——年利率60%是怎樣的概念? 近年來,各金融機構的新台幣一年期定存利率都不超過1%, 依據《民法》第二〇五條:「約定利率,超過週年百分之二十者,債權人對於超過部分之利息,無請求權。」翻譯成白話文,就是法律不承認年利率20%以上的高利貸。

「 所以啦,就算我手上有借據,是有什麼屁用?報警他們一樣可以賴帳,如果倒打一耙說我是專門放高利貸的,那怎麼辦?」按摩小姐說,當時她想不出其他辦法,只好來個緊迫盯人戰術,一直進公司報班,最後店經理依約奉還本金利息,她在那間店多做了兩、三個月,習慣了八大的步調作息就離不開了,一晃眼便是幾年過去。

問題

借款二十萬元,兩個月後奉還本金,並支付利息二萬元,請問借款年利率多少?

公式

日利率=年利率÷360=月利率÷30

利息=本金× 年利率× 存期

算式

20,000=200,000×年利率×60/360

解答

年利率=60%,月利率=2%,日利率=0.167%

不敗的「自我投資」神話

社會很現實,有錢才能獲得起碼的尊重,而且光會工作賺錢不夠,躋身用錢滾錢的資產階級方能贏得多數人的尊敬。

八大的受訪者們鑽研股票、基金、保單、代購、包租、房地產、商品代理、開店插股、入股網路平台,乃至於如何當夾娃娃機的檯主,除了各種想得到說得出名字的投資方式,受訪者們也經常遇到獵奇的募資與招商名目。例如想在業餘時間當線上荷官兼差,接著成為職業莊家嗎?請先進入某個聊天群組,然後由VIP會員引薦進入特別群組,由「專業老師」傳授賭博技術,學費佛心價五千元,學會後就能夠自設賭局,並且享有VIP會員引薦回饋制度……

我傻眼,這套商業模式不就是老師和舊會員拿新會員的學費當佣金,一層壓一層的線上版老鼠會嗎?

「買個希望嘛,反正才五千元,沒用的話就當作打水漂嘍。」已經繳了「學費」的酒店小姐這麼說。

其實不管投資的名目是什麼,最終打動人心的都是「我會變得更好」,把錢放在與自己有關的事情上總不會錯——舉凡去整形、做美容、報名健身教練課程讓自己變帥變美,自我投資;狂買衣服首飾包包鞋子化妝品,自我投資;出國旅行、上高級餐廳、參加豪華派對開眼界,自我投資;幫家人買房買車繳學費過上舒服日子,也是一種自我投資。

這裡放五千那裡投一萬,買個基金簽張保單再進場股市,信用卡分期付款刷下去,錢糊里糊塗地就消失了,身邊倒是多了不少「結帳時大概是腦袋掉線」的奢侈品甚至是無用的物資。

賣笑賣身賺錢卻賺到沒有錢,看似諷刺,但夢想總是最昂貴的,也經常讓人鬼遮眼。在八大的世界觀中,手頭上現金不夠沒關係,快趁現在用青春或保養得宜的肉體進行高槓桿操作,預購一個明天會更好的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三采出版

作者:陶曉嫚

這裡是用偏見、標籤、弱弱相殘建構階級的地下社會。
也是懷抱期待,用今天的青春預購「明天會更好」的夢想之地。

二〇一六年的冬天,
當小記者意外遇見手槍店女孩,開啟情慾的田野調查,
小姐、幹部、酒吧媽媽桑與男師,被追捧的地下偶像及性愛工作坊講師一一登入,
一場八大行業的奇幻之旅,就此上路——

  • 會逛華山與獨立書店的小姐:「我們身為低端人口,遲早要被現實悶死,那幹嘛不幻想到最後一刻?幻想已經是最廉價的娛樂了。」
  • 面對先笑貧、再笑娼的世界,幽默是按摩妹最後的武器:「你當我們是抱著魯夫成為海賊王那樣的志向,才來幹這一行的?」
  • 慾海浮沉多年的茶行幹部真心話:「要是尊嚴能當飯吃,需要忍這些客人這麼多年嗎?」
  • 供給愛與撫慰的地下偶像執著信念:「當別人連討厭你都懶的話,不就等於你一點魅力也沒有嗎?」

然而生猛嗆辣與紙醉金迷之後,只留酒醒散場了的淚。
不被正視的存在,不被理解的處境,在這裡,真心必須小心收藏,才能保護自己;
要面對命運無常與人情冷暖,只好在命理中求個安心指引;
當身心都疼痛,想離開卻沒有出路,無助以後,只能繼續沉淪……

但在地下社會如此生活的人們,依然有情感不吐不快,仍有故事等待聆聽。
這是慾海求生的寫實記錄——歡迎來到天堂與地獄的狹間。

getImage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