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值得台灣回顧的5場大選:無論民主自由是否退潮,無法團結的國家絕稱不上偉大

2020值得台灣回顧的5場大選:無論民主自由是否退潮,無法團結的國家絕稱不上偉大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退潮中」這句話近年來不斷出現,世界局勢確實也令人樂觀不起來。2020年全球數百場選舉,有些關乎世界各強權未來走勢,有些值得台灣回顧或借鑑,盼能從中探索未來發展,特別是國際生存之路。

據美國智庫「全球安全」(Global Security)網站統計,2020年全球約有300場全國性質的大選(含不被承認的國家)。雖受疫情影響,不少選舉日期都有變動、甚至延後到明年,但大多國家仍在今年順利完成選舉。本文回顧今年值得台灣關注的5場大選,可能牽動國際勢力未來走向、或可供台灣借鏡或警惕。

1月11日,台灣總統暨國會大選

這場選舉被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在去年年底選為「2020年全球值得觀察的10個重要選舉」之一,因為「可能大大影響地緣政治」。

2018年,國民黨籍前北農總經理韓國瑜帶起「韓流」,當選高雄市長數個月後,旋即宣布參選總統,打著為「庶民」著想的形象,強調應深化與中國往來。他的主要對手是尋求連任的總統蔡英文,主張維護台灣主權、拒絕屈服於中國的文攻武嚇。

對台灣人而言,這場選舉最重要的是關乎台灣未來將走向親中或親美,特別是看見香港幾乎喪失自治地位的情況下,讓不少台灣人頗有唇亡齒寒之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過去稱會在「一國兩制」的狀況下讓台灣自治,這個說法顯得不攻自破。外界亦關注韓國瑜一路以來提倡的親中理念與保守思維,是否代表著多數台灣人的想法。

評台灣大選結果 新華社:受到外部暗黑力量操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場選舉最終由蔡英文勝出,獲得817萬231票,打破中華民國民選總統得票數紀錄;蔡英文所屬的民進黨也拿下過半立委席次,民進黨持續完全執政。從地緣政治的角度而言,這個結果有利美國的印太戰略佈局,觸發美國國會其後批准了多項對台軍售案。

對比接下來要說的幾場外國大選,台灣人確實應該對自己這場選舉感到驕傲。雖然有參選人言論中隱含歧視中資媒體大力為特定參選人抬轎之虞,但政府未迫害、任意逮捕反對派參選人,選民投票守秩序,選後積極監督開票狀況、透明度高,仍稱得上是今年全球選舉模範。

6月24日,蒙古國會大選

或許有不少人會訝異蒙古國會大選為何值得關注。其實對蒙古人而言,他們面臨著和台灣相似的憂慮;身為被擅自併入「漢滿蒙回藏」這個所謂中華民族概念的一員,蒙古雖於1911年獨立,且在冷戰結束前很大程度靠向蘇聯,但被泛中華主義者當成統一或同化目標的隱憂一直存在心中(畢竟內蒙古新疆西藏的例子就活生生擺在旁邊)。

蒙古民調組織聖鹿基金會(Сант Марал сан)今年1項調查指出,近8成蒙古人認為俄國是蒙古的最佳夥伴,而認為中國也是的僅約4成。蒙古全國的能源幾乎完全仰賴俄羅斯,不過蒙古南部的銅、鐵、金礦每年有90%出口至中國,獲得135億美元收入來推動國內經濟,因此勢必得與雙方維持往來。

RTS2P082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9年9月俄國總統普亭(右)訪蒙古,蒙古總統巴圖嘎勒(左)以盛大典禮歡迎。

有不少迷思認為俄、中關係良好。若以國際關係中的結構現實主義而言,大國之間永遠存在競爭關係;在中國「一帶一路」將手探進中亞國家之後,蒙古是俄羅斯現在非拉攏不可的盟友。《美國之音》今年1篇文章指出,蒙古已經受邀加入俄國主導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比起另一個夾在中俄之間的國家哈薩克,蒙古離北京更近,對俄國軍事部署價值相當高。

現今蒙古採取「三邊主義」,曾獲蒙古頒發外國公民最高榮譽勳章的美國蒙古學會主席坎皮(Alicia Campi)今年撰文分析,蒙古的三邊主義有兩個形式,一是在俄、中、蒙之間尋求地緣平衡,二是在美、日、蒙之間追求更多元的經濟利益。這兩種形式都強調平衡,與此同時,蒙古也藉著這兩種形式以維持親民主陣營和親專制國家之間的路線平衡。

蒙古為半總統制,若國會最大黨與總統所屬政黨不同,則總理權力可能大於總統。蒙古總統巴圖勒嘎(Khaltmaagiin Battulga)是民主黨(DP),而國會在6月大選前,是人民黨(MMP)為多數,並掌握了蒙古大多政府機關,總理為呼日勒蘇赫(Ukhnaagiin Khurelsukh)。

AP_19339681641503
蒙古總理呼日勒蘇赫(左)與俄國總統普亭(右)2019年12月在俄羅斯索契。

人民黨本次在76個議席中拿到62個,呼日勒蘇赫成功連任。不過,人民黨與民主黨的經濟政策並沒有太多不同,透過政治力和干預司法來打壓小黨或異議人士的行為亦差不多,據《蒙古通訊社》報導,本次選舉有6名參選人被逮捕,其中5人來自小黨或無黨籍。外交方面,因考量自身的經濟能力和地緣,上述的「平衡」則是兩黨共識。

既然政見都差不多,為何人民黨大勝?原因有四:

  1. 形象包裝成功,人民普遍認為呼日勒蘇赫比民主黨黨主席額爾登(Sodnomzundui Erdene)更具領袖魅力。
  2. 人民黨政府去年重新劃分選區,使選舉對其更有利。
  3. 對手民主黨內部有派系分裂問題。
  4. 人民黨執政防疫成功,截至12月23日下午2時,武漢肺炎累計1063例確診,死亡數0。規定投票日當天選民須維持2公尺以上距離,亦執行得井井有條。
AP_2017653729822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蒙古2020國會大選投票狀況。

7月12日,波蘭總統大選

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在大選中險勝華沙市長佐薩斯科斯基(Rafal Trzaskowski),成功連任。這場選舉可說是波蘭對民族主義或親歐路線的選擇、也是對保守主義或自由主義的關鍵之爭。

杜達主打民族主義,在爭取波蘭利益上相當強勢,比起歐洲領袖梅克爾、馬克宏等人,他與美國總統川普更投緣。對內則鞏固鄉村和老人票,推出保障退休金等福利,是贏得選舉的關鍵;他還強調「維持傳統」,反墮胎、反對同性伴侶民事結合等權利。

杜達和執政黨「法律正義黨」近年加強箝制司法,數度引起歐盟批評,但這無礙政府繼續將手伸進法院。波蘭憲法法庭11月一個有關墮胎的裁決,幾乎完全封殺波蘭女性未來的墮胎選擇,這很難不說是杜達勝選之後才能發展出的效應。

RTS3JEN5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波蘭總統杜達發表勝選感言。

波蘭近幾年是歐盟強勢升起的中流砥柱,靠著歐盟基金補助,經濟和科技發展快速,戰略上是北約應付俄羅斯的東線前緣,戰力更勝波羅的海3國,亦頗獲美國青睞。如果波蘭和西方國家能團結一致,歐盟發展自然可更順遂;然而波蘭近年更像是歐盟裡帶頭發動爭議的成員,例如為了不讓歐盟在後疫情振興計劃裡加上保護司法的條款,乾脆否決預算、使計劃遲遲無法通過。

波蘭帶來的挑戰,就是歐盟吸收中東歐保守國家之後的問題縮影。中東歐國家和西歐、北歐國家的價值觀差異,使歐盟在自由、法治、平權、移民等問題上難有共識,效率越來越差;而歐盟缺乏強力規範和制裁成員國的機制,對於波蘭的反骨精神無能為力。

和波蘭一樣抱持強烈民族主義和介入人民自由的還有匈牙利,這也是歐盟難以制裁波蘭的原因之一。歐盟想制裁成員,必須全體成員國同意,波、匈因此協議,若有制裁波蘭的議案,匈牙利就否決,反之亦然。

此外,羅馬尼亞今年國會選舉後,中右翼的政黨聯盟仍佔多數,還有極右翼的保守小黨竄起。歐盟過去逐漸吸納中東歐國家加入,今年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摩爾多瓦等巴爾幹半島國家也有大選,且無論結果如何,爭取入歐盟都是各政黨共識,但對歐盟而言,這種地域性質的擴大不見得有利發展,可能增加經濟負擔,對基本人權規範也可能沒有共識。

RTS3JEN5
2020年底的歐洲地緣,可以看見東歐和南歐國家大多積極爭取加入歐盟,俄羅斯只剩下白羅斯可稱得上是盟友。然而中東歐國家加入歐盟,大多是為了歐盟資金補助,對於歐盟原先倡導的平權與開放價值並不完全苟同,其中波蘭和匈牙利最明確表達保守立場。羅馬尼亞今年選舉後,極右翼小黨「羅馬尼亞統一盟」(AUR)崛起,取得國會9%席位,後續發展值得關注。

杜達成功連任,波蘭接下來5年可能都會維持目前這種強勢作風。假如其他保守成員國向波蘭群起效尤,想要歐盟補助、但又不甩歐盟價值,「有吃又有拿」,可能只會讓歐盟更快速分裂。

8月9日,白羅斯總統大選

在國家機器強力運作之下,已經掌權26年的獨裁者盧卡申科6度贏得大選,不過這次人民不再忍氣吞聲,要求盧卡申科下台的抗爭至今仍在持續。疫情與抗爭使白羅斯經濟大受影響,加上凜冬將至,民眾示威能否爭取到他們想要的公平選舉,令人相當悲觀。

選前聲勢最浩大的反對派領袖契哈諾烏斯卡雅(Sviatlana Tsikhanouskaya)被迫流亡歐洲,奔走於歐洲各國,冀望能促使歐盟施壓來改變家鄉的政局。然而,契哈諾烏斯卡雅是政治素人,若不是代替被捕的丈夫出馬選總統,她或許依然過著主婦和英文老師的生活;頻繁與歐洲各國政要會面,最大效用是增加白羅斯民主人權問題的曝光率,實際上很難改變白羅斯現況。

歐盟對盧卡申科沒有太大影響力,介入太多還可能引來俄羅斯反彈。要讓盧卡申科退位的最佳方式是由俄國親自出手,這在抗爭期間一度有希望。白羅斯在大選前曾逮捕外國旅客,宣稱他們是企圖來干預選舉的「俄國傭兵」,似乎打算和俄國撕破臉;選後抗爭的頭幾周,俄國總統普亭也一直保持沉默,沒有立即回應盧卡申科求援,被認為是在評估盧卡申科的忠誠度。

白羅斯這場選舉引起歐俄關注,在於白羅斯是俄羅斯唯一的歐洲盟友。波羅的海3國早已加入歐盟、烏克蘭也積極靠向歐洲,俄國南方的土耳其野心勃勃,若白羅斯政局有變,就算不是立刻倒向歐洲,走上歐洲奉行的民主自由之路,也有助歐洲拓展版圖、推進陣線、孤立俄羅斯;反之,對俄國來說,白羅斯誰主政不是最重要的事,重要的是主政者聽不聽話、以及絕對不可太親歐。

AP_20299576654468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白羅斯民眾選後持續抗爭,鎮暴警察封街。2020年10月25日資料照

俄國並未太積極幫助盧卡申科,一面同意「必要時」會協助維持社會秩序、一面偶爾發言稱盧卡申科應與反對派民眾對話。這也許是盧卡申科的忠誠度勉強及格了,也許是俄羅斯還在尋覓(或安插)合適的對象,時機一到就取代盧卡申科。

對白羅斯民眾而言,公平選舉還很遙遠;對號稱民主世界的歐洲而言,將白羅斯攏絡成自己人也很遠,但如果目標只是先終結號稱「歐洲最後獨裁者」的盧卡申科,與其強硬制裁、不如與俄國聯手,就算不會全贏,至少算是個和局。

至於對全世界而言,白羅斯這場選舉引發的抗爭讓世人看見,鬆動獨裁政權不是不可能。雖然白羅斯人尚未成功拉下盧卡申科,但相比前幾次選舉,累積十多年的怨氣爆發讓獨裁者盧卡申科也膽戰心驚,對俄羅斯態度因此從選前不可一世的高姿態,立刻髮夾彎變回從前的小老弟。

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暨國會部份改選

美國大選是今年重頭戲,畢竟是世界第一強權,絕大多數國際議題都需要美國參與;台灣更宛如自己也是美國其中一州那般關注著美國大選,擔憂若川普敗選,美國將減少對台灣的支持以修復美中關係。不過,外交並不是美國選民最關心的議題,最重要的考量仍是健保、學貸、能源、環保、經濟、防疫等問題。

受疫情影響,本次提前投票和郵寄投票人數都創新高,共和黨籍的現任總統川普選前不斷呼籲支持者勿採取郵寄投票、民主黨籍參選人拜登則相反,因此較晚開始點算的郵寄投票以拜登的票為多,導致川普在部分地區的領先狀況出現逆轉

RTX88195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2020美國大選威斯康辛州密爾瓦基驗票。2020年11月20日資料照。

拜登最終拿下25州和華府的選舉人票共306張;川普亦拿到25州,但其中有些州份人口少,因此選舉人票共只有232張。以普選票來看,拜登約8128萬票、得票率約51%,川普則是約7422萬票、得票率約47%。

川普和拜登的外交路線截然不同,前者強調單邊主義、後者秉持多邊合作。拜登上任後,有可能將川普先前退出的多項條約再一一加回,重新修復盟國信任感。

不過,拜登的戰略思維相當傳統,始終聚焦於俄羅斯;在美國兩黨對於中國帶來的威脅已有共識的前提下,美中關係不見得能回到過去,但拜登政府、民主黨策士會否像川普政府一樣看重印太戰略,又或者要用何種他們自認更靈活有效的手段應對中國,仍需要再觀察。

美國大選會影響各國策略,這無庸置疑,各國各有對策。如果要說美國大選對誰帶來最嚴重的衝擊,那肯定就是美國自己。大選前的美國流竄著陰謀論、互相指責和對立、民粹高升、媒體公信力減弱,這些現象在川普選後持續強調選舉舞弊之下更加升級;而川普在新任總統就職前開除多名國安相關部門主管,只會使美國暴露於國安風險。選後的美國不僅讓世人看盡民主大國的笑話,更讓敵人稱心如意、有機可趁。

2020年,你對世界失望嗎?

全球今年數百場大選,但似乎無助於「民主世界」推廣其法治、自由、平權理念,僅是本文所列出的5場大選,其中4場過程中都有爭議;蒙古在選前有多名小黨參選人遭打壓或逮捕,波蘭投票日當天有多起違規狀況,白羅斯因獨裁總統操縱選舉而引發長期抗爭,美國郵寄投票和開票引發質疑不斷。

美國甚至沒有「中央選舉委員會」這樣的權責單位。美國確實有個「聯邦選舉委員會」(FEC),但此單位只監督選舉捐款金流,不負責選務。單純就選舉機關獨立與組織能力、選舉秩序和開票透明度而言,台灣確實值得為自己感到驕傲。

除了台灣,韓國、新加坡、紐西蘭等今年亦有國會大選。韓國政府由於即時防疫有成,最初在大邱爆發的新天地教會群聚感染成功獲得控制,執政黨共同民主黨在國會選舉取得勝利;新加坡雖然仍由總理李顯龍的人民行動黨一黨獨大,但反對黨工人黨有顯著成長。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執政以來,對於白人至上主義槍擊事件、疫情皆處理得宜,使工黨本次大選單獨過半,阿爾登成功連任;此外,紐西蘭公投通過安樂死合法化

AP_2028883081444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的工黨競選廣告。

由此看來,自由、開放、民主也不是毫無進展。只是保守、專制、獨裁的殺傷力更大,加上疫情所致,2020年全球社會顯得混亂。例如原本應該列在本文中的1場重要選舉——香港立法會選舉——就在港府打壓民主人權的爭議中,以疫情為由而宣布延期1年。

或許今年對土耳其來說,稱得上是豐收的一年,不但在地中海發現天然氣,盟國亞塞拜然也擊潰宿敵亞美尼亞、攻佔納卡地區,北塞浦路斯的親希臘派總統阿肯哲(Mustafa Akinci)則在大選中輸給親土耳其的右翼參選人塔塔爾(Ersin Tatar)。土耳其在地緣上強勢擴張,但太過強勢,後續效應焉知禍福。

中、俄今年的國際外交局勢也稱不上好,中國在科技上被美國與盟友封鎖,一帶一路計劃中的國家不少已起防備心,戰狼外交又引發外國鄙視和不滿。俄羅斯除了普亭成功修憲、有機會連任至2036年外,今年亦是過得坑坑疤疤,遠東地區有抗爭,蘇聯時期至今唯一仍相挺的兄弟白羅斯處於動亂;俄國沒有積極幫助亞美尼亞對抗亞塞拜然,也使其在外高加索的聲勢似乎不如土耳其。

不過,在2020年尾聲,大國之中沒有誰比美國更混亂。國際政治很少有絕對的贏家或輸家,但一個分裂的國家也絕對稱不上有多偉大;本次美國大選首場辯論後,美國媒體和網友對總統辯論的評價是「我們全輸了」,若拜登上任後無法修復國內裂痕、使國家再次團結(至少在面對危機和敵人時團結),那或許真的應驗了那句評價,美國在自己人眼中都成了輸家。

AP_20347732748942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川普支持者選後上街挺川「再做四年」,黑衣者大多為極右翼團體「驕傲男孩」成員。2020年12月12日資料照。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