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代際衝突:是「年輕人不講武德」,還是「長者不講公德」?

中國的代際衝突:是「年輕人不講武德」,還是「長者不講公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結合「入關學」的宏大背景,似乎就不難理解這一「川建國」現象。在「愛國者」們看來,川普對中國越強硬只會讓中國人更團結、更愛國;美國對中國晶片禁運,只會讓中國加快晶片研發的進程;美國不買中國商品,只會讓中國的內迴圈風生水起。

最近,一位自稱「當代李小龍」的中國「武術大師」因一句「年輕人不講武德」,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這件事最早要追溯到今(2020)年5月,在山東一場民間武術比賽中,69歲的「武術大師」馬保國與50歲的民間武術家、搏擊教練王慶民進行PK,結果後者只用了4秒的時間就擊中前者的臉三次。事後,馬保國帶著傷錄視頻控訴說:「年輕人不講武德,偷襲我這個69歲的老人家,傳統功夫講究的是點到為止,點到為止他就輸了,如果我這一拳發力,一拳就把他鼻子打骨折了。」

50歲的民間武術家是不是年輕人、講不講武德尚存爭議,但是以前輩自居的馬保國卻無意中挑起了代際衝突。

近些年,隨著中國人口紅利漸失,社會逐漸步入老齡化,代際之間的衝突也日趨激烈,用現在最熱門的詞就是「內卷」。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年輕人因為沒有給老人讓座,經常遭到後者「中國式的道德批判」;中國的養老金其實就是「寅吃卯糧」的模式,現在的「年輕人」所繳納的社保供養著當前退休的長者。

目前中國多地的養老基金已經出現短缺,年輕人的壓力本來就很大了,前途還一片渺茫;人口的老齡化間接導致了退休年齡的延遲,本該退休的「老人」還要和「年輕人」在職場競爭,年輕人上升的機會也相應減少。

代際之間的競爭和衝突,不過是中國社會「內卷」的一個面向,「內卷」其實是無處不在,無時不有。「內卷」一詞最早來源於農業生產,它指的是農民在人口壓力下不斷增加水稻種植過程中的勞動投入,以獲得較高的產量。然而,勞動的超密集投入並未帶來產出的成比例增長,出現了單位勞動邊際報酬的遞減的現象。

現在人們用「內卷」,來形容某個領域中發生了過度的競爭,導致人們進入了互相傾軋、內耗的狀態。

中國人自打娘胎裡出來到入土為安都離不開「內卷」。計劃生育的年代,一對夫妻如果生了二胎,那麼就要交高額社會撫養費,不交的話,孩子淪為黑戶,享受不到基本的社會公共服務,所以說打投胎那會兒就開始「內卷」了。等待孩子上學,「內卷」開始愈演愈烈。

為了不輸在起跑線,父母給子女報補習班,託人情、走後門上名校,等到高考又是「內卷」的轉捩點。工作後依然是「內卷」,拼加班,拼升職,單位裡屢見不鮮的排擠和傾軋才催生了《杜拉拉升職記》這樣的國民神劇。退休的大爺大媽坐在一起嘮嗑的話,也沒少了攀比兒女在哪裡高就。等到百年之後,「內卷」依舊沒完,有沒有找到一塊風光寶地可關係著子孫後代能不能光耀門楣。

英國經濟學家馬爾薩斯(Thomas Robert Malthus)在研究人口增長與經濟發展之間的關係時,曾經提出人口增長是按照幾何級數增長的,而生存資料僅僅是按照算術級數增長的,多增加的人口總是要以某種方式被消滅掉,人口不能超出相應的農業發展水準。這一理論也被後世稱為「馬爾薩斯人口陷阱」,和上面所講的「內卷」也有著異曲同工之處。不過後來,英國通過工業革命越過了馬爾薩斯陷阱,成功地實現了人口和生活水準兩方面的提高。

今天的中國也效仿當年的英國,企圖通過第三次科技革命來化解社會「內卷」的問題,因此又誕生了「加速主義」和「入關學」。

AP_07031604155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加速主義」原指一種政治與社會理論,認為資本主義制度或歷史上某種技術相關的社會進程,應該被加速以產生巨大社會變革。如今它在中國的語境裡近乎大破大立,希望事情在變好之前,要先變得足夠壞。

「入關學」起源於網友回覆明朝滅亡的歷史教訓,本是用來形容當年的滿族人一開始在關外受到明朝的打壓,後來明朝衰微,滿洲鐵騎積極進取,越過山海關,取代明朝,建立了清朝,滿族人從此迎來了空前美好的發展機遇。後來人們用此暗喻今天的中美關係,認為中國需要像滿洲跨越山海關、改朝換代般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強國並重新制定世界規則。

「加速主義」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消極抵抗,也因此受到官方遮罩。而「入關學」就不同了,它充滿了昂揚的鬥志,也迎合了近些年中國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和愛國主義熱情。對中共來說,「入關學」順利地轉移了中國內部的各種矛盾,緩解了執政壓力,未來還可以實現更大的企圖心。

近兩年來,中美之間的貿易戰、科技戰殺到刀刀見骨,不按常理出牌的川普(Donald Trump)頻頻對中國使出殺手鐧。中共對川普當局一度恨得牙癢癢,官媒《人民日報》在今年8月26日曾罕見地用三個整版近塞萬字的長文痛駡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不惜配上「人類公敵」、「噴射毒汁」、「突破做人底線」等駡街字眼。

與官方的發怒跳腳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一大波中國線民卻將川普親切地喚作「川建國」,《紐約時報》也曾撰文分析這一有趣的現象。文章稱,「建國」是共產黨愛國者中一個普遍的革命人名,它在諷刺地暗示川普對美國的治理不當實際上是在鞏固習近平的政權。

如果結合「入關學」的宏大背景,似乎就不難理解這一「川建國」現象。在「愛國者」們看來,川普對中國越強硬只會讓中國人更團結、更愛國;美國對中國晶片禁運,只會讓中國加快晶片研發的進程;美國不買中國商品,只會讓中國的內迴圈風生水起。

這樣的邏輯頗有一種唾面自乾的精神,遙想當年韓信能忍胯下之辱,最後封王拜相,終成為一段美談。倘若只是阿Q的精神勝利法則,恐怕會貽笑大方。

今年美國大選,中國人繼續秉持著「入關學」的信念和唾面自乾的精神。儘管兩位候選人川普和拜登(Joe Biden)在選前都不約而同對中國比狠,但是不少中國人卻異口同聲地將他們兩位年過七旬的老人稱作「恩人」,一個川建國沒完,又來了個拜振華(振華,振興中華之意),一副不管誰贏,中國都是最後贏家的迷之自信。中國股民們為了表達對兩位候選人的支持,還發明了「川大智勝」和「登雲股份」兩個概念股。

儘管選前民調顯示拜登大贏川普,但是海外華人社群對川普支持熱情高漲。有川粉甚至打出了「爹親,娘親,不如川普親」的口號,海外公知和異見人士幾乎一面倒地支持川普,他們和政見不同的人也經常發生口角。有兩位筆者一直很景仰的海外公知竟因政見不合反目成仇,相互揭老底,令人唏噓不已。

有趣地是,這次美國大選讓原本政治觀點對立的兩個華人群體,有了合流的機會。中共官媒除了延續一貫以來批評西方民主選舉「骯髒和混亂」的官樣文章,並沒有明確表示支持哪位候選人。但是牆內各種自媒體幾乎一面倒地支持川普連任,有人在朋友圈曬出在賭博網站買川普贏的截圖,還不忘輕描淡寫地附上一句「我不關心政治」。

牆內的「小粉紅」和牆外的「老反賊」,在支持川普這件事上難得的達成了共識。一個主張川建國是他們「入關學」的功臣,一個深信川大神是他們對抗中共的救星。他們都是中國人,不對,應該是華人,不知道是中華文化博大精深,還是川普真有過人之處,讓原本兩個對立的群體竟同時喜歡他。連接他們的共同價值觀是什麽,值得深思。

民國初年,李宗吾的《厚黑學》甫一問世就洛陽紙貴。他在書中列舉了曹操、劉備、孫權、司馬懿、項羽、劉邦等人的事蹟,說明了要想獲得成功,就要「厚而無形,黑而無色。」今有好事者,將川普的人生經歷和厚黑學聯繫起來,寫成了一本《川普厚黑學》,令人嘖嘖稱奇。

AP_2020917961728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如今美國大選結果基本已經抵定,川普還在打選舉不公之訴。明(2021)年1月到底誰入主白宮,對很多旁觀者來說是I don't care。選舉的熱度一過,誰還會捧一個冷的保溫瓶呢?中國的文化裡有「肉食者鄙」,誰當王侯將相和小老百姓有啥關係,他們氣的是「王侯將相甯有種乎」,真正在乎誰當王侯將相的恐怕是那群身處同溫層的信徒。

有叫話說:「裝睡的人叫不醒。」你和川粉、登粉、入關粉再講道理,無異於對牛彈琴,他們只相信自己的偶像和信仰。但是有一些血淋淋的事實,應該能讓人清醒清醒。

當年國破家亡、民族存亡的危急之秋,各路仁人志士大聲疾呼「支持國貨,就是愛國」。今天的中國比起過去可揚眉吐氣了不少,在中美對峙的大背景下,中國人也是同酬敵慨,喊出了支持某某國貨的口號。雖然一些企業對待自己的員工有時很絕情,但是不少人還是為了他們的「「入關學」」信念,無奈忍一忍。

筆者依稀記得,當年八旗子弟入關後,原來是大爺的,後來還是大爺,原來是包衣奴才的,後來還是包衣奴才,能像年羹堯這樣從包衣奴才飛黃騰達成封疆大吏的人物,屈指可數,可惜他最後還是因為忘記了自己的身份被拿下。瞧!最近一家中國知名的手機名牌就給您長了長記性。

早年憑藉中低價位、高性價比取勝的小米手機一路走來,不僅牢牢掌握了國內市場,還到海外開疆擴土。自2018年以來,其市占率高居世界第四,在印度市場長期獨佔鰲頭,小米的發展路徑可以說非常契合「入關學」的精神。

小米創始人雷軍也毫不避諱地稱他們賣的是屌絲手機,時過境遷,當年的屌絲們並不忌諱別人稱呼他們屌絲,今天的屌絲已不可同日而語。近日,一位小米的高管因為屌絲言論惹了眾怒。小米集團清河大學副校長王嵋在一次人才發展論壇上脫口而出:「小米認為未來的天下,得屌絲者得天下,得年輕人得天下。」

她的這一言論激起網友熱議,吐槽聲音不斷,不少小米用戶感覺受到了冒犯,有網友評論稱:「年輕人≠屌絲,我有一種被侮辱的感覺。」

中國政府經常形容一些西方國家「端中國的飯碗,砸中國的鍋」,小米的屌絲論其實更像是「端中國人的飯碗,砸中國人的鍋」,中國不少企業都有這樣的通病,他們打心底裡就看不起自己的顧客,顧客在他們眼裡不過是韭菜,中國人真能指望他們帶領自己入關嗎?

近期,中國的長租公寓頻頻爆雷,那些交了長期租金的打工年輕人在凜冽的寒風中被掃地出門,有位剛畢業的大學生在絕望中跳樓自殺。而那些拿著租戶血汗錢的資本家們,玩投資遊戲玩得不亦樂乎,未來說不定還要到納斯達克上市呢,繼續騙美國人的錢。用中國網友的話來說:「賺錢時跑步第一名,出事後逃跑第一名。」

中共難道就可以獨善其身嗎?據相關報導,多個官方背景的機構曾經為出事的蛋殼公寓站臺和背書。2018年到2019年連續兩年,蛋殼公寓均是共青團中央的「大學畢業生成長計劃」唯一的租賃租房合作方。就連一貫高舉民族主義大旗的《環球時報》旗下的環球網,也在2019年授予蛋殼公寓「年度責任踐行獎」。

可喜的是,這些年屌絲們也開始覺醒了。以前馬雲、王思聰開直播,彈幕的內容多被「爸爸」、「老公」刷屏,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是「××資本家」。近日,一位署名孔傑的廣東工業大學學生在微信朋友圈發佈《蛋殼公寓受害青年的退團宣言》,他聲稱:「我現在宣佈,我不想做共青團員了,我也不想做大學生,更不想做狗屁接班人,我想做一名公民,只想拿回自己應得的權利,不想接班你們虛偽的事業。」

當馬保國這樣的「長者」指責年輕人不講武德的時候,恐怕也要反思自己講不講公德。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