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意義來》讀後感:選擇面對苦難,是一個人的終極自由

 《活出意義來》讀後感:選擇面對苦難,是一個人的終極自由
Photo Credit: Yad Vashem.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即便一切痛苦都是無法改變的,一切悲傷都是註定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勞的,人類仍然有一個自由──「選擇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這一切」的自由,而這就是人類的終極自由。

「只有知道自己為何而活的人,才能夠承受幾乎所有如何生存的問題。」──尼采

「我只擔心一件事情,我怕配不上自己所承受的苦難。」──杜斯妥也夫斯基

「追逐夢想就是追逐自己的厄運,在滿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起頭看到了月光。......月亮是那崇高而不可企及的夢想,六便士是為了生存不得不賺取的微薄收入。多少人只是膽怯地抬頭看一眼月亮,又繼續低頭追逐賴以溫飽的六便士?」──毛姆《月亮與六便士》

《活出意義來》(Men’s search for meaning)作者Victor Frankl是一位猶太裔的奧地利心理學家,本書是他最有名的著作。內容共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半自傳式的描寫他在納粹集中營的生活,第二部分則回到心理學的角度,描寫因為集中營的經歷與體悟,創建了所謂的「意義治療法」(Logotherapy),解釋這個治療法的重點是什麼,如何幫助病人,甚至是一般人,找到生命的意義。

跟市面上許多描寫集中營生活的書不同的是,作者有深厚的心理學訓練,這本書深刻的描寫從進入集中營,到在裡面生活的心理狀態與轉變,並觀察他的獄友和他自身,面對這樣地獄般環境時的態度與反思,以及最後倖存下來的人仍然要面對的心理創傷。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光啟文化

集中營的生活

進入集中營的第一個心理狀態,是「震驚」。當囚犯被趕下火車後,他就會被剝奪身外的一切東西,連個名字都沒有,而代表每個囚犯的僅僅是一個編號而已。管理的獄卒可以任意的鞭打處罰囚犯,這種莫名其妙的處罰會讓人心理上非常難以接受,這些獄卒甚至打從心底不把囚犯當成人看。

作者提到有一次工作中,獄卒以為他在偷懶,但處理的方式卻不是鞭打他,而是隨手拿起小石頭直接丟向他,就像對待一隻野狗一樣。

剝奪身外的東西之後,接下來就是剝奪身體。集中營裡的每個人都在極度的飢餓之中,從事大量的勞力工作,這樣的後果就是皮下脂肪慢慢消失,最後連肌肉和內臟中的蛋白質都消失,就像是一個掛在骨架上的人皮。而這時也離死亡不遠了。

作者提到一個小故事,有天晚上他旁邊的囚犯正在呻吟,像是做了惡夢。他本來想叫醒他,但一下就放棄了。因為再可怕的噩夢,跟集中營的現實比起來,都跟天堂沒兩樣。

第二個心理狀態,則是「冷漠」,這是人本能的一種保護機制。當周遭的環境過於惡劣,又沒有能力去改變時,麻痺自己的感官,漠視周遭的一切,才不會持續的感到痛苦(可參考習得性的無助)。這時候每個囚犯對自己以及其他人的可怕遭遇,都會視而不見,不再關心任何事情,每天只像個行屍走肉般活著。

人類的終極自由

這樣的情境下,迫使作者思考:「我們所承受的這些苦難,到底有什麼意義?」如果意義是等到未來的某一天可以重獲自由,但沒有人知道會是哪一天;如果是為了所愛的人,但所愛的人是否還活著都是未知之數;當任何的努力都無法改變現狀時,我們所謂的「意義」又在哪裡呢?

但即便一切痛苦都是無法改變的,一切悲傷都是註定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勞的,人類仍然有一個自由──「選擇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這一切」的自由,而這就是人類的終極自由。

一般人所理解的自由,不外乎小至可以選擇晚餐吃什麼,大至選擇跟誰結婚共度一生、從事什麼職業、要不要生小孩等,但這些都只是初級的自由。

因為在某些環境之下,這些都可能隨時被奪走。

當我們看著《Discovery》頻道,一隻獅子追著兔子並最後成功捕獲到牠,我們可能會可憐那隻兔子,但卻不會覺得獅子殘忍,因為獅子只是順著牠的本能生存,所有的動物都只是順著物競天擇的本能在生存著。

但人類不一樣,人類擁有選擇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周遭環境的自由。在集中營之中,仍然可看到有即使自己已經瘦骨如柴,卻仍然把一塊麵包分給生病同伴的人;仍然可看到即使生活在地獄之中,仍努力鼓舞其他囚犯,勸大家不要放棄希望的人。

正是這些人,讓人之所以不同於其他的生物。假如在這樣極端惡劣的環境之下,生命仍然有意義的話,那正是這些人選擇面對的態度,賦予了他們所遭受的苦難最偉大的意義。

這本書之後許多的書籍與文章,上述的觀點一再的被借鏡與引用,毫不誇張地說,這個觀點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整個世代。科維(Stephen Covey)在他的經典暢銷書《與成功有約: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裡,就引用了這個觀點──「在刺激與回應之間有個空隙,我們有權選擇如何回應,而我們的回應則決定了我們的成長與自由」。

而現代幾乎所有的心靈雞湯書籍,也或多或少的引用諸如「你無法決定你的環境,但你可以決定如何面對它」等觀點(這裡要注意的是,心靈雞湯的走火入魔不在於這個觀點本身,而在於當你有能力改變環境時,你應該起身做出改變而不是繼續承受),就可以知道其影響之深遠。

Viktor_Frankl2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Prof. Dr. Franz Vesely
《活出意義來》作者Victor Frankl

苦難的意義

在第二部分有關「意義治療法」中提到,我們能從三種途徑去發現人生的意義:

  1. 藉由創造、工作
  2. 藉由體驗生活中的某種事物,例如美、愛情等
  3. 藉由遭受苦難

1跟2比較貼近生活經驗,也符合一般人對人生意義的理解。而第三點則是:如果一個人遭遇到一個無可避免的巨大傷痛,像是至親的人過世、突然失去工作、遭受伴侶的背叛等,他也等於是獲得一個機會,藉由他面對痛苦所採取的態度,去實現人生的價值與意義,而這就是苦難的意義。

人生免不了有痛苦、分離、疾病、死亡,如果人生是有意義的,那這些苦難自然有其意義,而一旦人發現這個意義之後,痛苦也就不成為痛苦了。

從這個想法延伸,即便沒有巨大的苦難,在生活中仍然充滿著許多不順心的事情。例如上班時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路上橫衝直撞的汽車、捷運中人潮壅擠的車廂,無時無刻不在挑戰我們的理智線,而我們的反應正能夠定義我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如果順著本能發怒、不耐與煩躁,那代表你是個易受外界刺激的人;如果你選擇冷靜以對,對周遭的事物多點包容,你就是選擇了一個順從本能以外的態度,掙脫基因與演化的束縛(深入的討論可見於《自私的基因》一文),也因此而獲得「真正的自由」。

不隨著本能反應,自己選擇面對這一切的態度,那一刻起,我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本文經翰林小書僮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