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攝影師余梓勤的色彩學:從夜店感受色彩、從劇場理解色彩、從電影吸收色彩的「Colour Hacker」

建築攝影師余梓勤的色彩學:從夜店感受色彩、從劇場理解色彩、從電影吸收色彩的「Colour Hacker」
Photo Credit: 余梓勤作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擅長拍攝建築的余梓勤,在美國建築師協會洛杉磯分會(AIA|LA)舉辦的建築攝影大賽中,成為唯一一位奪下兩座最高榮譽獎的參賽者,也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台灣參賽者奪得此大獎。

文:雪莉。A-Shely

擅長拍攝建築的余梓勤,今年初便報上喜訊,在美國建築師協會洛杉磯分會(AIA|LA)舉辦的建築攝影大賽中,他是唯一一位奪下兩座最高榮譽獎的參賽者,也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台灣參賽者奪得此大獎;「色彩突顯出它的優雅」、「我可以看著這張照片好幾個鐘頭」,這是評審對余梓勤作品的評語。

_TCY7158-編輯
Photo Credit: 余梓勤攝影
AIA|LA建築攝影大賽得獎作品。

究竟余梓勤的影像有什麼魔力,讓他深受評審青睞,甚至賦予他兩座最高榮譽獎?

從本次得獎作品的影像當中,或許能略知一二。在近乎透明的建築體上,留下了藍色的線條,以及呼應線條色彩的人像,構圖上可稱完美無瑕。但余梓勤真正厲害的是,他近乎神技的色彩調配。看余梓勤的影像,不禁讓人聯想到幾年前突然爆紅的著色本,從書封到內頁,皆可照著輪廓塗上自己喜歡的顏色,當時幾乎人人一本,不論大人小孩,皆愛不釋手。對余梓勤而言,拍攝出的影像,就如同著色本描繪出的輪廓一般,而調色軟體,就是他的色鉛筆。

從夜店感受色彩、從劇場理解色彩

余梓勤究竟從何時開始擁有如此敏銳的色彩技能,得從他大學時代開始說起,台灣師範大學圖文傳播系畢業的余梓勤,在學期間開始接觸攝影,就此踏入攝影界,從人像、活動、產品等,各式各樣的拍攝工作余梓勤均接觸過。

一次偶然的契機,余梓勤加入了公視人生劇展的美術團隊,從背景、環境的色彩設定開始做起,漸漸對色彩的配置工作燃起興趣,而後在其他的平面攝影工作上,也不自覺地開始著重色彩上的搭配,在拍攝夜店活動紀錄時,對於光源混亂的舞台,隨著音樂舞動的人群,余梓勤注意每一種燈光照射在人群裏頭時所呈現的模樣與感受,隨著DJ播放樂曲的步調,跟著燈光捕捉每一瞬間人群的情緒。夜店拍攝的工作,讓余梓勤開始追逐顏色、追逐燈光,抓準最關鍵性的一刻,按下快門鍵。

DSC04509-HDR-編輯
Photo Credit: 余梓勤攝影
電影《鋼鐵人2》取景場地。

夜店工作告一段落以後,余梓勤開始拍攝劇場,由於劇場的燈光是隨著劇本變換,如何控制光線、各種顏色的燈光與劇情如何搭配,都是門學問。余梓勤在劇場裡頭待得久了, 漸漸抓出色彩與人物、情緒,甚至與劇情發展之間的關係,他發現在色彩的應用上,竟能有如此巨大的影響,以及傳達訊息的能力,便一頭鑽下去研究色彩學,並漸漸運用於自己的作品當中。

余梓勤開始將影像調成電影色調的最大轉機,是在接到劇照拍攝的工作時,劇照通常為電影尚未完成前拍的影像,為了與電影成品有所呼應,劇照的調色均照著電影的調色為主;這場戲主要的顏色、時間的光線變化等,在拍攝劇照時,製片便會告知這些資訊給攝影師,確保劇照出來的成品與電影一致,才能作為宣傳使用。余梓勤便在劇照拍攝的工作當中,學得如同電影般的調色技能,也更進一步的了解到各種色彩的調配。

Colour Hacker——看盡無數電影,吸收各種色彩調配

著迷於色彩的余梓勤,發現電影當中對於色彩調配的細緻與專業度,開始一股腦地投入電影的色彩學之中,這部電影在什麼樣的情境下使用什麼樣的色調、那部電影在人物角色的塑造上使用什麼樣的色彩,還有導演本身對電影色彩的風格,就這樣一部接著一部看著,吸取每一部電影裡色彩的特色,再試著用自己拍攝的作品,調配出與電影本身一模一樣的色彩,「Colour Hacker」是身邊的友人對余梓勤的暱稱,光看一部電影作品,就能調出與電影如出一徹的色彩,像這樣擁有特殊技能的駭客,身旁能有幾人?

余梓勤樂於吸取電影裡調色之餘,也喜歡實際探訪各種電影場景,並拍攝下來調配出如電影相同的色彩,如去年廣受歡迎的電影《小丑》,當中主角跳著舞下階梯的經典場景,余梓勤也實際去了一趟,並調出與電影一模一樣的色彩。除了《小丑》,余梓勤也拍攝過《捍衛任務》、《鋼鐵人2》、《明天過後》的取景場地,將影像調出電影作品的色彩,創作一系列與電影相關的影像作品;將日常景象成為電影意象,是余梓勤作品最大的特色,他用影像做基底,用色彩說故事,每一張影像,都可以成為一部電影。

DSC01277-編輯
Photo Credit: 余梓勤攝影
電影《小丑》取景場地。

著迷建築攝影,創造出虛實交錯的作品

畢業後的余梓勤不間斷地從事攝影相關工作,也曾接過奧地利管弦樂團的案子,赴維也納進行拍攝,更曾在法國巴黎展覽過自己的攝影作品,甚至受到法國人青睞,收藏他的作品;直到後來與建築攝影師李易暹走近,意外發現建築攝影的有趣之處,開始一股腦地進行創作,無論在台灣,甚至出國旅遊,他都不放過拍攝建築的機會。余梓勤投入於某件事情時,熱衷忘我的程度是他人無法想像的,這也是近三四年才開始以建築攝影為目標的余梓勤,就能夠在本次攝影大賽中脫穎而出吧?

DSC00112
Photo Credit: 余梓勤攝影
美國建築大師Frank Gehry作品,拍攝於紐約。

熱衷於調出與電影相似色彩的余梓勤,同樣也將這樣的技術放入自己的建築作品中,讓每一張建築作品彷彿虛實交錯般,你認為的建築,也許是再習慣不過的日常景象,但經過余梓勤的手裡,卻有如幻似影的感受,靠著十多年的攝影經驗,抓準時機點按下快門,形成獨一無二的構圖,以及對於色彩有極度敏銳的特性,最後得出的作品,

你無法確認它是否存在,但它確實存在,擁有這種虛實交錯般的感受,便是余梓勤作品與他人與眾不同之處。

許多攝影師愛的是拍攝的過程,但余梓勤愛的反而是拍攝後對著影像調色的過程,因為著迷於色彩,因此學得許多調色技巧,余梓勤調色時不用外接觸控版,也不使用滑鼠,而是雙手在筆電上操作,時而按下快捷鍵,時而手指來回移動筆刷,看過余梓勤調色的人,皆不可置信地看著那雙手在筆電上來回飛舞的模樣,而要練成這樣的速度、要懂那麼多的快捷鍵,究竟得費多少苦心鑽研?認識余梓勤攝影師,才能更深刻體會出,要成為一位攝影師,不是只有按下快門鍵,就能得出一張好照片。

_TCY0650
Photo Credit: 余梓勤攝影
高雄海音中心。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