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出現兩組選舉人票怎麼辦?這正是美國沒有成為獨裁國家的憲政精神

若出現兩組選舉人票怎麼辦?這正是美國沒有成為獨裁國家的憲政精神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選舉人計票法》給予國會干預選舉人團的權限不清,若不知節制,國會確實可以包山包海。2000年那次大選高爾放棄後,民主黨員多有不甘,眾議院已有十幾個民主黨眾議員連署提出動議,要挑戰佛州選舉人團。

文:李中志(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教授)

奧地利數學家哥德爾(Kurt Gödel,1906-1978)以嚴謹的數學證明,指出任何一個足以做簡單四則運算的數學系統,必定是不完備的,其內部必定存在系統本身無法解決的問題。這就是震古鑠今的「不完備定律」,斬斷了西方文明自亞里斯多德(Aristotle)以來的理性之夢,也讓哥德爾成為史上最偉大的邏輯學家。

納粹德國併吞奧地利後,哥德爾輾轉來到美國,加入位於紐澤西普林斯敦新成立的高等研究院,與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馮・諾伊曼(John von Neumann)等成為同事,並列為高研院天王級的人物。

戰後哥德爾決定留在美國,在1947年提出歸化申請。這對愛因斯坦可是個大好的決定,兩人以德語交談,不管在文化上或學術上,早已成為莫逆之交。愛因斯坦宣稱在高研院最大的快樂,是能夠下班一起和哥德爾散步回家。

哥德爾為了準備移民考試,要來了許多美國史的資料,包括美國憲法,仔仔細細地研究起來。古怪的哥德爾如此小題大作,大家不意外,但立刻引發關心他的朋友緊張。不出所料,沒多久哥德爾就宣稱,他發現美國憲法有內在的矛盾,能依憲法把美國轉變為獨裁國家。

一個能敲醒兩千多年理性之夢,史上最偉大的邏輯學家,十八世紀新大陸的制憲會議上,七嘴八舌的制憲者豈是他的對手?但這實在不是行禮如儀的移民考試要討論的,愛因斯坦與另一位同事,也是同為躲避納粹的知名德國數學家摩根斯坦(Oskar Morgenstern),極力安撫,只希望哥德爾在移民法庭上把這個「偉大」的發現忘記。

聽證會那天哥德爾由愛因斯坦與摩根斯坦陪同,一方面做為見證人,一方面安撫哥德爾緊張的情緒。沒想到移民法官問起哥德爾的原國籍是什麼樣的國家,哥德爾如實回答,奧地利,原本是民主共和,但因憲法有問題,後來變成獨裁國家。法官隨口回說,真不幸,但在我們美國,這不會發生。哥德爾立刻提高聲音,「不會?我能證明如何依美國憲法把美國變成獨裁國家!」

此語一出,法庭一片尷尬,大事不妙,好在那位法官與監誓愛因斯坦成為美國公民的法官是同一人,一直以認識愛因斯坦為榮,愛因斯坦再度出現在他的法庭讓他十分開心。哥德爾突如其來的抗議沒有惹惱法官,和愛因斯坦交換眼神後趕快轉移話題,讓哥德爾順利取得公民資格。

這段故事在高研院流傳多年,後來哥德爾的傳記作家在摩根斯坦的手稿中得到證實,但沒有人知道哥德爾到底發現了什麼。高研院科學家們的人文素養與對政治的關懷不低,但他們不像哥德爾,把憲法當數學證明研究,顯然不把哥德爾的發現當一回事。

哥德爾過世後較完整的傳記在90年代慢慢出現,這個故事開始廣為流傳,但並沒有引發憲法學者的好奇。直到2013年才由一位法學院教授瓜拉普約爾(F. E. Guerra-Pujol)發表〈Gödel’s Loophole〉一文(Capital University Law Review,vol. 41),企圖回答哥德爾到底發現了什麼憲法漏洞?

普約爾並非憲法學者,但他逐條檢驗美國憲法,最後直指第五條規定的修憲程序最有可能造成危機。作者認為自我修改將造成哥德爾式遞迴的難題,哥德爾必定對此感到不安,何況世界史上依憲自毀共和政體的惡例多不勝數。

但筆者認為這個結論過於武斷,悖論固然來自遞迴,但遞迴不一定產生悖論,而且在美國兩百多年的憲政經驗裡尚未出現修憲的負面效果。到目前為止的27個憲法修正案,在在都賦予憲法保障民主憲政的新規範,並無靠向獨裁的跡象。

倒是被普約爾簡單排除關於總統選舉的憲法第二條一直有不少爭議,今(2020)年的大選不也是一個正在上演的爭議?制憲會議時在聯邦與邦聯爭論中產生的選舉人團制,讓美國的總統選舉異常複雜(參見〈也談談美國大選中的選舉人團制),普選只是總統選舉一連串步驟的開始。現行一連串關於總統選舉的日子如下:

一,11月第一個星期一之後的第一個星期二為總統選舉日,今年這一天是11月3日。嚴格講這一天不是選總統,而是各州人民選出代表州的「選舉人團」(很多紐約州民可能不知道,今年他們才是真的選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她今年列為紐約州民主黨的選舉人)。隨著日漸成熟的政黨政治與總統候選人的全國競選,加上贏者全拿,「選舉人團」已與總統候選人緊密結合。許多州甚至不列出選舉人團的名單。

二,各州必須在選後指定選舉人團,並在12月過兩個星期三後的第一個星期一在各州議會集會投票,今年這一天是12月14日。

三,各州選舉人團投完票之後必須在12月23日將選舉結果送到國會,如果12月的第四個星期三還沒收到,參院主席必須想辦法用「當時最快的方法」把選票送到國會。

四,國會必須隔年在1月6日下午一點舉行兩院聯會,正式開票,計算各州送來的選舉結果。若無異議國會宣布下屆任正副總統當選人。

五,現任正副總統1月20日任期結束。

以上這些步驟與實行細節,若以數學家的角度來看,幾乎每一個環節都能挑戰,例如第二點,如何指定選舉人團?根據誰的意志投票;又如第四點,何謂無異議?有異議又怎樣?事實上現行辦法也是歷年面對挑戰後慢慢修正出來的。完備了嗎?顯然沒有,就如「不完備定律」,憲法不可能完備,但完備的憲法不是美國民主憲政維持不墜的原因。

AP_20349659779257
2020年美國大選紐約州選舉人團投票,圖為紐約州選舉人、前國務卿希拉蕊(左)與前總統柯林頓(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