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英逃亡潮BNO港人:寧做有自由的二等公民

赴英逃亡潮BNO港人:寧做有自由的二等公民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300萬港人合資格申請BNO簽證移居英國,有多少人會去?德國之聲訪問三位已經或即將赴英的香港人,他們有什麼心聲?

香港745萬人口,約300萬人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BNO)資格,這批港人及其受養人可在明年1月31日起申請移居英國,期間可就學丶就業,住滿5年可獲永久居留權,再住滿一年後可入籍成為公民。

美聯移民顧問週三(12月16日)公佈的統計顯示,港人心儀移民英國的比例較今年初激增五成,至84%。英國內政部估計,在極端情況下,BNO簽證開放後首年最多有50萬BNO港人及其受養人赴英,5年後高達百萬人。

打算移民英國的港人遍及不同年齡丶階層和背景,德國之聲訪問三位BNO港人,有的已經到達英國,有的整裝待發,有的正在籌備。

已赴英新婚夫婦:怕晚一點走不了

「膽粗粗(大膽)移民,很多人問我怕不怕?我很怕,但我的決心比恐懼更大!」28歲香港人Nigel隔著長途電話說。她和31歲的丈夫Eric都持有BNO,未待英國政府明年1月31日正式開放申請BNO簽證,已先用過渡性准許證LOTR(Leave Outside the Rules)入境,10月初抵英,上月在諾丁漢(Nottingham)租了房子,並從香港接回寵物犬「一家團聚」。

此前,兩人從沒到過英國,在當地也沒有親友,離鄉背井全因香港局勢急劇惡化。「在英國也許是二等公民,但起碼有法律和人權保障,社會是自由的。在香港,現在中共要清洗舊香港人,再過幾年你會被視為三等丶四等公民。」

Eric本身在電子用品維修公司任職,數月前開始在網上尋找英國工作機會,9月份獲聘為手機維修員,兩夫婦隨即在一個月內辦好文件丶訂機票丶收拾行李,還沒好好道別香港就上飛機了。他們坦言走得很急:「再拖下去怕中國耍手段,不承認BNO甚至不讓人隨意出境,所以可以走就盡快走。」

有別於其他西方國家,BNO港人移民英國門檻相對低,不需要投資,也可以即時在當地就業。Nigel在香港是瑜伽導師,收入不穩,與丈夫的月入加起來僅4萬多港元,他們只帶著30萬港元就出發。Nigel笑言,窮反而是移民優勢,「我們在香港都是艱苦過日子的人,樓又買不到,要放棄的入息又不多,這樣走得灑脫」。

兩口子2018年結婚,早有共識若待在香港就不生孩子,免得下一代受苦。如今順利抵英,他們說開始有生兒育女的打算,「現在感覺安定了,有心情計劃將來,可以在英國成家」。

AP_2001236373729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去年在街頭揮舞旗幟的港人從未想過,這類行為如今被列違法。

將起行中產家庭:不想女兒做雙面人

除了年輕人,香港不少中產家庭也整裝待發,而且是「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先將大量資金匯出。

37歲的Summer(化名)早在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開設離岸戶口,把幾百萬港元資產調走,以便隨時逃亡。到今年英方宣佈開放BNO入籍計劃,她立即決定赴英,定好在聖誕節後帶同6歲的女兒定居伯明翰(Birmingham)。

她說身邊約有10個家庭已經或即將移民,目的地幾乎都是英國。她將與其中一個家庭同行,對方本來希望在港過完年丶明年2月才動身,但Summer斷然拒絕。「我等不到了,一日還沒走一日都不放心,你不知道中國會不會施壓,令英國政府突然關上這扇門。」

從事文字工作的Summer讀新聞系出身,今年7月1日《國安法》生效後,香港公民社會被噤聲,新聞自由遭受前所未有的衝擊,都讓她深感不安。「那個對比太大了,你一出生就擁有的權利可以突然消失,然後要開始自我審查丶提防別人舉報你。」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關乎下一代,除了擔心香港課程「大陸化」丶憂女兒被洗腦之外,她也有作為家長的掙扎。「有一次女兒在公眾場合問我什麼是遊行丶什麼是光復香港,我立即叫她別再說,這些話只能在家裡講,那一刻我覺得很悲哀,我居然要審查自己的女兒!我的矛盾是,如果我教她成為正直丶有良知丶敢言的人,她可能會犯法,如果我要保護她,她就要學做雙面人——兩者我都不能接受。」

BNO港人的子女可免費入讀英國的公立學校,Summer說等一家人在伯明翰安定下來,就會幫女兒報名入學。至於她自己,她表示未知就業前景,但並不擔心,自言能放下身段,「收銀丶掃街也願做」。

到了英國,她希望繼續為香港人發聲,會參與當地相關組織,並用自己擅長的文字或拍片技巧出一分力。她表示,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流亡給她很大啟發,「他很聰明,三代同堂一起走,因為中共最喜歡用家人來威脅和控制你,現在他最親的人都一起走了,就可以在海外無後顧之憂地繼續做他要做的事。」

olvxcj0hw9amqgrg7gzsdadccvvnvx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90後情侶:儲錢兩年後動身

雖然BNO簽證申請手續簡單,但一時間離開香港也不是輕易的事,不少港人正積極籌備,希望未來一兩年動身。「英國疫情嚴重,經濟很差,未必很快找到工作,如果去起碼要有一年生活費才安全。」現年27歲丶任職公關的Victoria(化名)說。

她和從事編輯工作的男友正努力儲錢,計劃兩年後赴英。除了財務準備,她也在港報讀碩士課程學習電腦程式,為日後轉行做準備。「我查過英國就業市場很渴求電腦人才,那就按著需求裝備自己吧。」

從零開始的心理包袱不輕,Victoria坦言若非香港弄得如斯田地也不會走。「這不算是移民,而是逃難。本來在香港好端端的,我要捨棄喜歡的事業,在這裡累積的人脈和經驗,以及所有家人朋友。可以選擇的話,誰會離開?」

自從去年「反送中」運動,她認為香港人已經別無選擇。「原來香港警察和大陸公安沒差別,有女記者眼睛被射爆,警方可以隨意攻入大學校園,太多超乎想像的事情。接著《國安法》把香港變成大陸,光復香港不能說,在Facebook留言也要很謹慎,否則半夜有警察上門抓你⋯⋯做順民就不會有事,但你頭上永遠有一把刀。」

而按照Victoria的說法,香港「赤化」不光是政治層面,也影響到年輕人事業發展前景。 「《國安法》後外資撤走,越來越多中資,他們當然優先聘用和提拔大陸人,香港人向上流的機會只會越來越小。」

她和男友去年開始計劃移民,當時想過去台灣或新加坡,但兩地門檻都很高,及至英國開放BNO簽證才有一線曙光。

Victoria大學時曾到英國利茲(Leeds)交換,男友也曾在英國度過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兩人都熟悉當地制度和文化,有信心能適應。Victoria直言:「這是一扇逃生門,既然大門打開了就試試看吧,反正香港已成這樣,我們可能很快變成猶太人。」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