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賞櫻會爭議」,持續打擊民調下滑的菅義偉政權

安倍「賞櫻會爭議」,持續打擊民調下滑的菅義偉政權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9月卸任後,重回眾議員身份,不過環繞在他身邊過去執政的風風雨雨依舊沒有停止。其中他過去任內時花大錢舉辦春天的「賞櫻會活動」,宴會的部分金額使用上有許多政治上的灰色地帶,讓他將赴國會說明。

文:鄭仲嵐

就在12月18日時,東京地檢署特搜部跟日本媒體表示,17日前已正式傳喚安倍晉三本人與其他相關人士,在經過一連串的蒐證與訊問後,最後決議在2020年底前暫時不起訴安倍晉三。

日本東京地檢署特搜部從2020年秋天開始即展開縝密的搜查,包括約談安倍晉三事務所及其相關人士共100多人,釐清帳目的使用方式等。其中,擔任安倍晉三的公設第一秘書(由國家出資給付但屬議員個人聘用的秘書)在事務所的金錢運用上,被特搜部列為重點中的重點。

根據調查,安倍的公設第一秘書在2013年開始即以「安倍晉三後援會」為名,在東京的高級飯店內舉辦賞櫻會的「前夜祭」(活動當日前先舉辦的盛大宴會),2015年至2019年五年間的開銷總金額更達到2300萬日幣(約22.2萬美金)。

參加該前夜祭,需要繳交5000日幣(48.4美金)的參加費用。不過,安倍晉三後援會的會員人數總額加一加,繳交總費用也不過1400萬日幣(13.5萬美金),中間產生的約900多萬日幣差額是怎麼填補的?成為檢調追查的重點。

日本媒體報導,公設第一秘書在應訊時坦承金額有填補,也知道沒有做好詳細的收支報告等是違法的。檢調懷疑,如果這筆填補費用是安倍事務所自己出的,那就有買票固樁嫌疑,但秘書表示是「支持安倍的其他政治團體」給予的政治獻金,那金額來源為何?將成為檢調追查的重點。

安倍「願意誠實面對」

對此,安倍晉三本人也在18日時強調,自己願意在特搜部作出任何調查結果後,隨時赴國會做出說明,他並直言會「用最高的誠意面對疑問」。

事實上,安倍過去還在首相任期時,就已經在環繞「賞櫻會事件」等問題做過多次答辯。在2020年2月17日的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安倍就表示多出的金額是「事務所職員募款,宴會舉辦時飯店官方也開立收據。事務所的人在當場交付現金。」

而在2019年的11月20日時,他在參議員本會議接受質詢時也回答:「舉辦宴會的流程是事務所職員跟飯店商量,但飯店沒有給出明細表。」同時他也稱雖然收取5000日幣,但就是吃飯的宴會,未提供更進一步的服務,甚至認為後援會的收入與支出,是不用記載在政治資金收支報告書上。

安倍的說話內容或多或少跟檢方調查的有些出入,已經成為調查重心。跟執政的自民黨合組內閣的日本公明黨主席山口那津男就表示:「安倍過去所發言的答辯內容,如果有出入的話,一定要到國會親自說明。」

部分在野黨則認為安倍應該要以證人的身份出現在眾議院的預算委員會上,立憲民主黨的國會對策委員長安住淳就強硬表示:「安倍不來預算委員會是不行的!應該要有是否以作偽證罪的高標準來請他進行答辯才是。」

AP_2012537851492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菅義偉政權的警鐘

特別是目前執政的首相菅義偉,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擴大與旅遊獎勵「Go To Travel」沒有即時喊停等,在防疫與經濟復甦上都碰到雙重夾擊,目前NHK在14日的民調顯示,菅義偉的民調為42%、較11月滑落接近14%。如今又殺出安倍晉三「賞櫻會事件」程咬金,持續的民調下滑已經威脅政權信賴。

特別是菅義偉先前在上任強調「打破既得利益」、並要推進行政數位化與陳腐機制改革等,但前一任的安倍晉三正好屬於需要改進的「既得利益」,加上2021年菅義偉的一年代理將到期、也面臨眾議院半數改選等,如果無法處理得當,將會嚴重影響政權的營運。

因此,根據多家日本媒體報導,安倍晉三前往國會說明,也是自民黨內部許多幕僚的集體獻策。一旦夜長夢多,對菅義偉政權的批判只會多不會少,必須要即時止血才行。上一位以前首相身份前往國會進行答辯的,則是2004年的橋本龍太郎,當時他被質疑涉嫌從日本牙醫聯盟收取不當政治獻金。

逐漸被惡用的賞櫻會

賞櫻會活動源自1952年,由日本首相作為官方邀請人,每年邀請各界知名人士與會,一同欣賞東京新宿御苑的櫻花。但自從安倍晉三上任之後,該活動預算開始飆升,人數不斷增加,到2019年時邀請人數已經飆破1.8萬人,跟2013年比足足多超過6000人。最後在各方質疑下,安倍晉三在2019年宣佈任內不會再舉辦賞櫻活動。

不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之後的賞櫻會的前夜祭費用問題,再度成為媒體追逐焦點。進入2020年後,全世界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籠罩,安倍也在3月底沉痛宣佈奧運延後,終於到了8月時表示「痼疾復發」而辭去首相職位。其實一連串下來,從當初的賞櫻會事件後,安倍一年多以來確實早已積累太多疲勞。

緣起日本奈良時代,從中國的唐朝而來的賞櫻活動,一千多年來早已從傳統的幕府將軍的雅興、到了江戶後期轉變為一般庶民的娛樂,賞櫻至今已經是日本國民每年春天必做之事。只是安倍過去拿庶民的稅金,行個人方便來廣發邀請函遭人批評,最後也爆出前夜祭帳目不清等,確實始料未及。

目前對自民黨來說,安倍的賞櫻會事件希望能在2020年底結束,否則拖到隔年,對自家的政黨選舉都有負面影響。雖然離開首相大位,但是安倍在日本政治圈仍有不小影響力,未來日本政局因安倍所展開的朝野攻防,預料將會比想像中還激烈。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