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際之國的有栖》:現實跟遊戲一樣殘酷,被圈養就會失去自由

《今際之國的有栖》:現實跟遊戲一樣殘酷,被圈養就會失去自由
圖片來源:《今際之國的有栖》海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際之國」裡的殘酷遊戲,其實跟我們日常生活的世界有沒有分別?

改編自麻生羽呂的同名漫畫,日劇《今際之國的有栖》(今際の国のアリス,台譯「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整體劇情刺激,選角獨到,佈景製作認真,還有劇中對人性的精彩刻劃,都是筆者喜歡的原因;不過劇中仍然不乏日劇常見的說教情節,部分觀眾可能會覺得沉悶乏味。

劇中出現過有關「活著」的對白,其實也很有深意,就像男主角有栖良平(山崎賢人飾)從前過著渾渾噩噩的日子,直到生命受到威脅,才說意識到要把握當下——這也可能是原作漫畫的主旨。

Screenshot_2020-12-21_at_4_23_14_PM
圖片來源:電影《今際之國的有栖》海報

當有栖跟友人於首集在街頭閒聊時,他們身後的廣告版寫著「摑み取れ、あたらしい自分」(找到新的自己),劇中滿是迷惘的角色,這其實可能是一個透過痛苦的經歷,找到新的自己的故事。

劇中有血腥暴力的畫面,也有瀟灑的動作場面,同時又有細膩的感情,至於部分角色糾結的往事,則隨劇情發展呈現觀眾眼前。

(以下文章內容含小量劇透)

現實跟劇中一樣殘酷

「今際之國」裡的殘酷遊戲,其實跟我們日常生活的世界有沒有分別?每天營營役役卻朝不保夕的生活,弱肉強食爾虞我詐的社會,當權者打著「我為人人」口號,表面上給予大眾玩樂溫飽轉移視線,事實上卻蠶食著住民自由的偽烏托邦,一切希望只是建構於空想與慾望之上的謊言;即使我們沒有被實體刀槍攻擊,但大家試過被朋友出賣(甚至出賣自己)、在學校或職場被背後捅刀、在網上被打壓欺凌嗎?

這不僅僅是動漫戲劇情節,其實聯想到現實世界的話,感覺也滿真實的。

FB_Image
圖片來源:《今際之國的有栖》劇照

為了生存,有些人靠的是智力,有些人靠的是體力,還有些人靠耐性、肉體、權謀、結盟等,劇中的角色,在「今際之國」中的表現,只是延續了他們日常生活的模式,也只是我們現實生活的縮影。

當中的武鬥派成員比較特別,他們明顯是典型「路西法效應」(Lucifer Effect)心態,當大眾同樣處於惡劣的環境,權力分佈不平衡而當權者又無法被制約時,好人很可能變壞人,天使也可能變惡魔。

選角出色

男主角山崎賢人是漫改常客,但這次的角色感情轉折比較複雜,也讓他可以好好發揮演技,把有栖各樣情緒都演繹得淋漓盡致;町田啓太(飾苅部大吉)顛覆《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的斯文帥氣形象,在劇中換上粗獷一點的金髮造型,還是難掩帥氣;村上虹郎飾演的苣屋駿太郎則散發著一份詭異的魅力。

Image_(1)
圖片來源:電影《今際之國的有栖》劇照
町田啓太(飾苅部大吉)顛覆斯文帥氣形象,在劇中換上粗獷一點的金髮造型,還是難掩帥氣。

至於女角們在選角方面水準也很高,土屋太鳳(飾宇佐木柚葉)散發健康正面的能量,水崎綾女(飾紫吹小織)作為第一位比較重要女性的角色則有刺激官能的演出,但筆者最喜歡的是三吉彩花與朝比奈彩,前者飾演的安梨鶴奈,有腦又有顏,後者樣子甜美,以水著之姿演出的動作戲視覺效果也不錯。

Screenshot_2020-12-21_at_4_21_15_PM
圖片來源:電影《今際之國的有栖》劇照
土屋太鳳(飾宇佐木柚葉)散發健康正面的能量。

今際之國的正體與角色名字的意思

日語「今際」就是「彌留」、「臨終」的意思,「今際之國」就是彌留的國度,就像是現實世界人們生與死之間的平行世界。有栖與友人首集在街頭看見的「煙火」,其實是隕石群,他們所處的東京遭隕石群撞擊,導致死傷者眾,而進入「今際之國」的人,都是事件中瀕死之人的靈魂。

男主角有栖的日語ありす,發音跟童書《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愛麗絲日語發音(アリス)相同,都是 a-ri-su,他就像突然墮入另一世界的愛麗絲一樣。女主角宇佐木的日語是うさぎ,跟童書中的白兔(ウサギ)都是 u-sa-gi;苣屋發音ちしや跟柴郡貓チシヤ(chi-shi-ya)同音;彈間剛(金子統昭飾)繼承父業賣帽子,被稱為「帽子屋」(對能童書中的瘋帽子)等。

主角面對熟悉卻又四下無人的環境,讓筆者想起香港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而當中的殺戮場面則頗有《大逃殺》的感覺,鬥智鬥力的情節又讓筆者想起動漫《全職獵人》中「貪婪之島」的模式;喜歡動漫電玩模式,或人性陰暗作品的觀眾可以看看喔。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王祖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