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中國文化與現代變遷》:我們可以把「創新」與「保守」,理解為中國哲學的「動」與「靜」

余英時《中國文化與現代變遷》:我們可以把「創新」與「保守」,理解為中國哲學的「動」與「靜」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守」的帽子是誰也不肯沾的,而打擊敵人的最厲害的武器也莫過於贈以「保守」或「反革命」的惡謚。這是二十世紀中國知識分子之間一個相當普遍的心理現象。我們無以名之,只好稱之為「革命情結」。

文:余英時

「創新」與「保守」

狄更斯在《雙城記》中開頭就說:「這是最好的日子,也是最壞的日子;這是智慧的世代,也是愚蠢的世代;這是信仰的時期,也是懷疑的時期;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我們面前好像樣樣都有,但又像一無所有;我們似乎立刻便要上天堂,但也可能很快便入地獄。」狄更斯所刻劃的是法國大革命時代一般人的內心感受,但是也完全可以適用於現代的中國人。這是因為二十世紀的中國一直是處在革命的狀態之中,和十八世紀末年的法國頗為相似。

在社會大動盪的時代,像狄更斯所形容的兩歧的心理現象自然是避不了的。這種矛盾並不必然是分別地存在於不同個人的心中,譬如說,革命派認為「這是最好的日子」,而保守派則說「這是最壞的日子。」相反地,矛和盾也可以同時存在於同一個人的胸頭。除了頭腦特別發熱的人以外,一般理智和情感比較平衡的人總不免對我們這個時代抱着複雜的矛盾感。他們既不會毫無保留地謳歌它,也不會一味地詛咒它。

狄更斯如果生在今天,他的對比的詞語也許還要加上一句:這是創新的時代,也是保守的時代。「創新」和「保守」正是二十世紀中國人所最為關心的問題。「創新」和「保守」當然是任何時代都並存的文化現象,不過在一個劇烈變動的歷史階段,如法國大革命時期或二十世紀的革命中國,兩者的對照更為突出、也更為強烈。

革命可以說是創新的最高形式。無論我們說「政治革命」、「宗教革命」、「工業革命」、或「科學革命」,我們所指的都不只是其激烈的變動過程,而是其全新的結果。因此在革命時代,主張變革的人在價值取向上往往是偏在「創新」的一面,「保守」則成為他們嘲駡的對象;二十世紀中國的思想狀態大致正是這樣。

一部現代中國思想史,其中主要的篇幅大概都給了講「變法」、「維新」、「革命」、「進化」、「進步」、「創造」、「啟蒙」⋯⋯之類的創新人物。至於唱反調的保守人物,能够列名其間已屬不易,他們的思想則很難得到同情的瞭解。從歷史的影響來說,這種處理當然也不是完全不公平,因為在最近七八十年中,「創新」的價值取向確已席捲了中國的知識界。

在專門的學術研究方面,這種偏向近來已得到某種程度的矯正。現在漸漸也有學者重視中國近代和現代史上的保守人物及其思想了。但是這一風氣似乎是從西方學術界開始的,然後才傳回到中國的。從這件事我們可以看到中、西兩方對於「創新」和「保守」一對觀念,是抱着不同的態度的。西方人並不把這兩者看作「善」與「惡」或「好」與「壞」那種不能共存的敵對關係。在西方人眼光中,「創新」和「保守」毋寧是相反而又相成的互倚關係,無論就個人或整個文化而言都是如此。

個別的思想家也許稱之為「革命」的或「保守」的。然而細加分析則「革命」者的思想中含有「保守」的成分;「保守」者的思想中也未嘗沒有「革命」的因子。馬克思是最徹底的「革命」思想家,但人人都知道他在思想上承繼了黑格爾的衣鉢。後者「保守」立場是毫無可疑的。布爾克(Edmund Burke)是近代西方「保守主義」的先驅,但他在《法國革命的反思錄》那部名著中說:「一個國家若沒有改變的能力,也就不會有保守的能力。沒有這種能力,它將不免冒着一種危險:即失去其體制中它所最想保存的部分。」(企鵝叢書本,頁一○六)這是一位「保守」者強調「變革」的必要。

以整個文化來說,也是一樣:有宗教革命,接着便有反宗教革命;有啟蒙運動,而幾乎同時便開始了反啟蒙運動。在西方文化史上,一般人對這兩種相反的發展是同等加以重視的。西方的「容忍」觀念最初起於新教和舊教之間的爭持、教會和俗世思想之間的衝突,最後則成為俗世社會中一項最高的原則。這正是因為「創新」與「保守」兩種傾向永遠是並存的。其實不但西方如此,中國文化傳統中也沒有把「創新」和「保守」看成勢不兩立的敵對價值。

中國文化整體而論固較偏於保守,但孔子已說三代之禮雖相因而都各有「損益」。所以有「因」有「革」乃是常態。(清代學人惲敬寫了一系列的〈三代因革論〉。)中古以下重視保存傳統的人無過於朱熹,然而他又特別欣賞張載「濯去舊見,以來新意」之說,故曰:「若不濯去舊見,何處得新意來?」杜甫論詩,也說「不薄今人愛古人。」甚至現代有識量的學人如蔡元培依然對新舊思想採取兼容並包的態度。這固然已受了西方文化的啟示,但其中也有傳統的因素。

現代中國人對「創新」和「保守」兩種價值的極端對立化,以及價值取向的主流偏在「創新」一邊,其造因是很複雜的。不過我相信政治所負的責任要比思想、學術來得大。近代中國人要求「變」首先是從政治改革的強烈要求上開始的。戊戌變法時康有為上書光緒說:「守舊不可,必當變法。緩變不可,必當速變;小變不可,必當全變。」康有為說這話時,其身份是政治改革家而不是思想家。等到民國初年,他重回到思想家的地位時,他卻要說:「利不十,不變法」了。(〈中國還魂論〉)這不是單純的先後矛盾,而是急功近利的政治觀點和長治久安的文化觀點之間的衝突。

今天大陸上在「速變」、「全變」之後,竟有學人惋惜中國沒有走戊戌變法的漸進之路,而這一觀點還博得不少知識分子的同情,其道理正和康有為的先後矛盾是一樣的。民國以後,一次一次的政治革命接踵而至,兩極化的發展終於成為無可挽回的狂瀾。在文革以前的中共統治下,「落後」、「保守」、「反動」、「反革命」居然正式成為輕重不等的「罪行」;輕者要「勞改」,重者可以處死。這真是價值偏向在中國史上所造成的最大悲劇了。


猜你喜歡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我們從四個面向帶你看台灣作為「智慧國家」到底有什麼實力!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自己說不如讓國際單位做的調查更客觀顯示。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每年9月公布的世界數位競爭力(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評比,最近一次報告2021年台灣在全球64個主要國家及經濟體當中排名第8,獲得歷年來最佳名次

而且值得關注的是,支持數位競爭力的核心要素之一,也就是「科技」競爭力。IMD評比報告揭露台灣拿下全球第2的佳績,從2018年的第11名年排名持續上升,顯見台灣無愧於科技強國之名。

科技小百科: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是一個長期研究國家與企業競爭力,在國際上具盛名及公信力的評比機構,並自1989年起發布「世界競爭力年報」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其評比報告與調查結果更是各國政府擬定相關政策之參考。IMD每年會定期公布兩份競爭力評比報告,其一是「世界競爭力年報」,每年在6月公布,2022年台灣在63個受評比國家中排名全球第7名。另一份報告為「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每年在9月底公布,本篇文章引用的資料為這兩份研究。


也因為科技與國家發展息息相關,有哪些技術是台灣不為人知的優勢?或是未來產業可大力投資布局的領域?我們找出其中四大項與智慧國家最有關的科技,展現台灣具備強勁的科技能量,或許你已經受惠,也或許你能從其中找到發展的機會。

關鍵科技一、融合海陸空領域的多維通訊

圖解_2_1

隨著國家管理範圍逐漸擴大,通訊範圍多元且彼此關聯,相關科技如低軌衛星、5G通訊、海底電纜等,形成環環相扣的多維通訊聯網。

仔細洞察2021年的IMD報告,台灣在「行動寬頻的用戶比例」這項指標,拿下全球第1的傲人成績。顯見台灣在通訊基礎建設的投資及普及率,是走在全球領先位置。

尤其5G/6G關聯科技更是未來多維通訊的具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是5G衍生的價值鏈相當廣泛,舉凡從晶片、模組、終端、邊緣、系統、到應用服務,可形成完整生態圈。為了強健台灣5G專網的自主技術與供應鏈,從2018年先後成立5G產業發展聯盟、5G垂直應用聯盟、以及5G Open Networking平台,逐漸形成5G國家隊。

除了把5G領先國視為戰略目標,當創新技術落地,更能帶來龐大商機。根據工研院的預估,將5G的小基站、邊緣運算、網路虛擬化等關鍵產品、模組、元件加總起來,2025年的市場規模上看2,510億美元(約新台幣7.5兆元),其他國家還在積極推動5G聯網建設,顯見相關商機仍有相當大發展空間。

關鍵科技二、新型態數位經濟與網路服務

圖解_2_2

邁向Web 3.0的交叉點,元宇宙被視為下一代網際網路的新機會,市調機構Gartner預測,2026年全世界將有25%的人口,每天至少有一小時投入元宇宙虛擬世界,進行工作、社交、教育、購物、娛樂等活動,並藉由虛擬貨幣、NFT進行數位資產的交易,虛擬經濟逐漸成形。

所謂元宇宙,需要以5G/6G高速網路為基礎,透過VR頭盔/眼鏡作為進入3D虛擬世界的載體,在元宇宙的各種互動體驗則需仰賴AI運算、雲端/邊緣儲存、區塊鏈等核心技術支援。人們在元宇宙內可以滿足從現實世界做不到的事情,形成穿梭虛擬、現實之間的生活體驗與商業模式。

近七成投入元宇宙相關應用的企業,認為元宇宙在未來5年一定會蓬勃發展,虛擬音樂會、虛擬時裝秀、媒體及產品聯名展示活動,將是元宇宙優先發生的商業體驗。

那麼台灣要投入元宇宙有何利基?解析元宇宙供應鏈版圖,主要可分為晶片、光電、通訊、AR/VR裝置、內容以及AI技術,台灣科技可從硬體方面,包含晶片、感測IC、光學零組件、伺服器等擅長領域切入。像是大家熟知的半導體大廠台積電,對於相關晶片的供應就至關重要,另外光電產業也有揚明光、玉晶光、中光電等企業,讓投影技術更精緻,再來連接元宇宙的通訊技術,也有聯亞來支援,而裝置軟硬體、AI技術則是有創意、世芯、智原等企業投入,最後想到AR/VR集大成者,就不能遺漏宏達電在這一塊的耕耘,同樣威盛電、佐臻、未來市(XRSPACE)等品牌也積極佈局,可見台灣已有完整的供應鏈,接下來有志於加入元宇宙的廠家,不妨從自身的專長去思考,相信不論是哪個領域的企業,都能有更多的創新、應用內容投入,完善整個元宇宙生態。

關鍵科技三、疫後時代興起的智慧型代理人

圖解_2_3

近年因疫情持續延燒,越來越多領域開始導入「智慧型代理人」,像是零售業者引進半自動化機器,協助人力處理訂單、點餐;又或是醫院使用機器人,藉由AI辨識功能分擔部分醫護工作。

所謂智慧型代理人,以它所知的知識範圍內,自主完成人類所給予的指令任務。智慧型代理人發展至今,能協助人類的廣度、深度越來越多,主要是受惠機器學習的技術更為先進,加上其他的自動規劃、互相協調等演算法的成熟,讓智慧型代理人成為下一波產業發展重點。

世界先進國家紛紛把AI納為國家產業重要發展策略,台灣從2018年就推出「台灣AI行動計畫」,全面啟動產業AI化。發展至今,AI應用已從測試階段逐步應用於各式產業,資策會統計發現,掌握AI技術的新創企業在台灣有300家,逐漸摸索出不同的商業策略與獲利模式。

尤其資通訊、醫療照護是台灣兩大擁有頂尖人才的雙軸產業,在疫情之下,就可以看到醫療+科技所衍生的智慧型代理人應用。像是過去為了解決醫療量能不足,開發「5G智慧防疫機器人」,用來隔離病房消毒、運送餐盒及藥品物資,比傳統人力消毒方式有效節省50%時間,還能降低醫護人員感染風險,讓醫事工作更有效率。

關鍵科技四、資訊安全網保護每個人數位資產

圖解_2_4

我國面臨網路犯罪、駭客入侵政府、機關,甚至竊取個人資料事件持續增加,如何保護國民安心使用數位科技、保障財產安全將是未來重要方向。隨著AI普及所衍生的龐大資料量之隱私及資安問題,成為棘手的挑戰。從國際AI資安發展現況來看,歐盟在2021年提出人工智慧規則草案(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ct),鼓勵值得信賴且道德的AI進行研發與應用。微軟更在今(2022)年禁止提供AI推測情緒技術,並制定「負責任AI標準第二版」、Google則停止AI機器人具有自我意識、能與人類溝通等爭議事件,這些做法也都反映美歐在立法之際,業者也在努力自行節制敏感AI技術。

AI資安,是挑戰也是機會。未來,台灣政府與企業也須密切關注美歐相關草案的立法動態,找出AI規範的共同點,以此界定使用AI產品與服務之要求;因此,AI資安不僅需透過科技來防禦,更需要治理與法規,降低AI所帶來的衝擊。

另外,針對5G資安議題,台灣有展開大型科技防禦策略,包含5G資安防護系統、跨機關資安聯防。5G資安防護系統致力確保業者使用的5G系統具備安全、可靠、信賴,與國內5G專網業者進行服務驗證,以強化國產5G系統的整體資安防護能力。跨機關資安聯防的目標放在建立政府與民間的資安聯防體系,藉由橫向整合跨部會,全面提供威脅情資,減少機關隱匿資安事件,降低事件誤報與漏報。

持續提升台灣的科技能量 打造全方位的智慧國家

圖片_1
圖片資料來源:IMD 2022 世界競爭力年報

台灣的科技能量持續提升,從2022年的IMD世界競爭力年報可發現,而且該報告還指出我國擁有高素質勞動力、經濟活力、企業治理能耐、高教育水準等優勢。上述四項與智慧國家高度關聯的新興科技,涵蓋「數位基盤、數位創新、數位包容」等元素,如何借助科技打造創新、包容的社會,在台灣強勁的科技應用產業鏈上,補強創新的能量,並延續發展優勢項目,將是台灣要持續努力的方向。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