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電影去旅行大受歡迎,但要小心過度電影觀光化的危機

跟著電影去旅行大受歡迎,但要小心過度電影觀光化的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影作為一種快速化與全球化的文化產業,也是一種快速遺忘的產業,一時熱度的電影觀光,時常凸顯觀光對在地的負面衝擊。

文學藝術故事則是另一種為景點創造吸引力的論述,通常我們不會將莎士比亞、張愛玲、福爾摩斯當成旅遊論述之一,但其所間接形成對某一景點的文化造境,與其所揭起觀光客的孺慕之情,卻讓景點熠熠生光,從對文學藝術家的故居生平之旅(如莎翁故居與英國史特拉斯堡文學觀光,張愛玲的上海)到作者筆下人物與其所提及地方的想像之旅(如羅密歐與茱麗葉的義大利維諾那(Verona)、哈姆雷特的哥本哈根克倫伯格(Kronborg)城堡),都成了新的旅遊形式。

滑動2

然而除了靜態的攝影與傳統文學的敘事,專業電視頻道,如旅遊生活頻道大陸尋奇電視節目,到娛樂性較強的旅遊節目,如冒險王等,也都參與了對景點造境與詮釋中介的象徵建構;這些影像「如實地」身歷聲地建構了旅程與經歷,建構了視野觀點與視聽體驗。

然而近年來,除了以不同角度的空照與環保關懷影片,從盧貝松的《搶救地球》到齊柏林自費空拍的《看見台灣》等紀錄片式的另類環境觀點建構,其激起大眾對環境的重視,也同時建構了觀光的另類視野與實踐。另一種因著影像而產生對景點的建構,則屬電影觀光(film induced tourism, cinematic tourism)、電視觀光或媒介影像觀光(media induced tourism)。

電影如何引動觀光?

在電影的運鏡造境中流轉的視野(mobile gaze),不只形成一種定格的觀看,更是有著速度與美感的瞥見(Glance)。影像所提供的身歷聲體驗建構,如拉岡(Lacan)的鏡像階段之主體建構般,也提供了俱身化身分認同與社會關係之想像建構。

首先、場景調度中的實體地景的選擇取景與觀看視角,美化虛構造境與電腦繪圖影音處理的潤飾後製,讓其所建構的地景,從城市到鄉野,古蹟到文創空間更有著想像力與故事性,增加了歷史與文學想像的層次感。為了電影拍攝所臨時搭建的場景或長期的影城佈景建置與主題公園,也成為布希亞(Baudrillard)所謂的擬像(Simulacra)景點。

更有旅者對電影的幕後製作有興趣,從好萊塢電影城、寶來塢影城、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寫作的愛丁堡Elephant House咖啡館、《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製作海浪的工程團隊等,都成了電影觀光的朝聖地。甚至反對電影後製的前衛Dogma 95電影拍攝在地運動,也引動了其對哥本哈根創意文化之旅,英國的復古電影院運動也讓有著歷史風華的老電影院再度成了影迷的新古蹟。

其次、電影作為無數停格影像的串連,其視線以及富有想像力的故事情節,也串連建構了旅遊路徑的連結與交通的選擇,配合著電影中場景的調度與跳接,更形成一種合於劇情的時間之旅。電影成為一種創意式的中介導覽,讓旅者帶著劇情想像到達即使再也不存在的古蹟所在地時,仍然得以順著想像遙想過往文化遺產。

而車站、機場、捷運、火車、電梯、走廊、公路等等流動非空間的觀光對象再建構,《哈利波特》的英國之旅、《東方快車謀殺案》,《鐵達尼號》之旅、《中央車站》的巴西里約熱內盧車站、《航站情緣》的紐約甘迺迪機場、《珈琲時光》的東京地下鐵等都營造了新想像的旅程路徑。電影音樂與影像的配合更豐富化了對地景的想像,數位影音導覽與電影音樂的配合也讓創意多元化了。

滑動3

更甚者、劇情中角色所提供的服裝與儀式身體操演劇碼,也成為參觀觀光景點的旅者所期待與模仿的身體操演儀式,或是嘲諷抵抗的劇碼,而依著此操演形成特定的電影觀光參觀主體(Cinematic tourist)。不僅僅是電影研究者對觀影經驗對影迷的明星崇拜,觀影凝視與性別主體建構之關係,電影觀光提供的更是身歷實境,Butler式的換裝操演(performativity)主體建構生成。

從景點所提供的制式體驗服務到影迷旅者自行創發的行程扮裝操演,如《藝妓回憶錄》與cosplay角色扮演與拍照,到哈利波特幻奇之旅的騎掃把飛翔,在魔戒博物館中穿戴戲服裝置幻想入鏡,到維諾那茱麗葉家的陽台扮演茱麗葉被求婚,或寄一封電子信給虛構的茱麗葉,或在《賽德克巴萊》臨時場景中穿著戲服遊走,換裝成主角感受電影情節氣氛等等。電影的衍生性紀念品,正如哈利波特、迪士尼,更掀起新一波的文創產業與消費文化風潮。

目前的學術討論對電影影像與觀光的辯證,強調的則是電影的虛擬性(virtuality)與觀光的俱身性(embodiment)之關連性,一方面討論的是電影移動影像的仿真性,某種程度可以取代了旅遊移動的動機,特別是甚至可以提供對當地更深廣的知識探索與捕捉特定時間才能經驗的節慶儀式與觀景角度,將資訊送入家中,讓躺在沙發上的觀影者透過影像環遊世界;另一方面討論的是觀光親身真摯體驗的不可取代性,特別是味嗅覺與視聽感官交織的身體經驗,以及在旅程中非典型的驚奇意外與日常經驗。

就電影觀光的真摯性與虛擬性的討論,則在於當前電影拍攝已是一鉅型文化產業,許多拍攝地點不只是虛構的場景或複製的影城,而是一神似劇情的其他景點,因著電影再現而聲名大噪的景點,則可能是電影原著小說中所指涉的地點地景,或是電影所拍攝的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