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電影去旅行大受歡迎,但要小心過度電影觀光化的危機

跟著電影去旅行大受歡迎,但要小心過度電影觀光化的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影作為一種快速化與全球化的文化產業,也是一種快速遺忘的產業,一時熱度的電影觀光,時常凸顯觀光對在地的負面衝擊。

當此兩者不一致時,就可能遭致爭議與競爭,魔戒原著故事以英國中部為背景,但電影卻是在導演的家鄉紐西蘭拍攝,在紐西蘭政府的包裝行銷下,讓觀光客趨之若鶩,而原著英國則有著錯失一電影觀光商機的遺憾。

電影所引動的觀光現象也成為不少城市發展城市行銷的策略。以英國為例,SPI專責單位幫全國與倫敦為主的旅遊局與影視部,在2007年出版了《國家吸引力:如何讓電影與電視節目促銷英國觀光》。北京奧運期間,北京政府也邀請十位名導為北京創作劇碼,羅浮宮對蔡明亮導演邀約的《臉》,台北市政府重金禮聘法國導演呂克貝松讓台北入鏡的科幻大片《露西》,台中市政府提供李安導演《少年PI奇幻漂流》的製作團隊場地,都是近期的電影城市行銷案例。

但這些以行銷為導向的電影政策,卻忘了種族、階級、性別等社會關係,以及人文與自然關係,在以票房為依據的主流影視產業中的產品,總是簡化與聳動,有時甚至以惡質的方式呈現,長期在好萊塢電影中的亞洲異國情調與功夫病夫意象的再製,西方科幻片中幾近異形白癡的亞洲科學怪人呈現,種種為了讓邊陲國家意象在全球支配影視中出現,但不惜犧牲其所呈現形象的搶灘作法,是電影引動觀光時尚需思考的議題。

影視所帶動的大眾歷史,特別是不合史實被扭曲的故事,也常成為令嚴肅的古蹟營運者極為頭痛的問題,當參觀者帶著電影中的虛構或不實故事來尋訪文化古蹟時,其成為古蹟論述必須去面對與矯正的對象。當然這些電影敘事也成為活化古蹟激起參觀者興趣,甚至結合導覽製作成為極佳的教材。就某種程度而言,旅遊場景與場所也在電影觀光潮流襲捲的影響下被迫作出因應。

電影的各種類型與異質媒介關連,形成了不同的觀光現象

當前電影觀光的討論較為一般與廣泛,但是事實上不同類型的電影產生不同的凝視與觀光影響。比如說紀錄片或寫實主義的電影,從義大利導演狄西嘉的《單車失竊記》中的義大利、英國導演麥克李英倫絕路》中的馬克思之墓、納粹大屠殺相關的影片,引領觀看的不只是絕美的地景、更是影像中的社會關係與歷史記憶,對電影觀光的期待則是與事實相符。

而奇幻電影,如《魔戒》、《納尼亞傳奇》、《哈利波特》都造就了對特定地景的幻化想像與參觀旅者可操作參與的魔奇劇碼。偵探電影,如瑞典的《龍紋身的女孩》、英國的《福爾摩斯》影集,都建構了特定地景的神祕感與故事性,倫敦貝克街上的福爾摩斯博物館也成了吸引人的參觀景點。電影觀光則在虛構性的創造力期待下,仍對地景呈現與原劇本一致性有所要求。

電影觀光也從好萊塢式的主流電影,如講述澳大利亞殖民史與各地方的《澳大利亞》、英國浪漫愛電影《愛是您.愛是我》、到較為另類或藝術電影的描述屋頂上愛丁堡風情的《在屋頂上流浪》、威士忌酒與蘇格蘭階級社會的《天使威士忌》、東倫敦文創族裔地景《金石街》、《冬日甦醒》的土耳其安那托利亞。

甚至政治實驗型的藝術電影,亞倫雷奈的《夜與霧》中的集中營、婁曄的《頤和園》、《愛的十個條件》中的東突厥(新疆)風情,都透過電影讓爭議性的地點成為吸引力景點。近期藝術與城市的電影,從《碧娜鮑許》的伍珀塔爾(Wuppertal)舞蹈城市、溫德斯的《里斯本的故事》中的聲音、到蔡明亮的《郊遊》中重新發現高俊宏的廢墟壁畫,都藉由電影讓城市有了不同的意象與記憶。

滑動4

電影也不再只是電影院放映的專利,透過網路、LINE、YouTube、App、DVD、電視中的電影頻道、租借、影展、交通工具上的播映、與展演結合的電影、為特定行銷而結合的微電影;與文學、展演、事件,城市行銷整合的改編與共構之電影,都成為電影觀光的新現象。

電影敘事所形成的集體記憶因之也全然不同,片段零碎地既斷線又重覆地飄搖在影迷的心中。與旅遊攝影(snap shot)一樣,旅者的DV錄像創作,也隨著手機錄像功能的更新與傳遞上流行方便化的社會媒介,顛覆了電影的生產壟斷,讓人人得以成為導演與製片,形成新的旅遊意象的再現循環(Circle of representation)。

不僅景點行銷運用業餘風景影片來推廣自身,旅者也樂於尋找各式造訪旅客的第一手影片,來認識地方的當今真實面貌。當然這些業餘者製作的影片,也在各式影像侵入後,醞釀再製,或者複製前人的意識型態陳腔濫調,或者提供一種另類突破的可能性。

電影觀光的永續性與社會關係的再製

電影作為一種流行媒介,作為集體記憶的一種媒介,時間性與流行性極快,沒念過電影史的二十歲年輕人,不太有人知道媒介文本研究課本圖片上,歐洲第一大美女明星凱薩琳丹妮芙(Catherine Deneuve)是誰,同學們只認識還當紅的妮可基嫚。當現在念幼稚園的孩子長大了,她們還會去造訪哈利波特主題樂園嗎?

經典故事的重新搬上螢幕,如新版安娜卡列尼娜悲慘世界,以及電影的續集化,8集哈利波特,跟著影迷成長的007,都是讓電影與其帶來的觀光效應延年益壽的方式。商業化十足的迪士尼更深知此道,結合多角化經營的影視、主題公園、玩具產業等等,讓其影響力持續幾世代不墜,經典翻新不斷與時代俱進,整編跨國文化故事進入其敘事結構,招攬世界各國的觀眾與參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