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電影去旅行大受歡迎,但要小心過度電影觀光化的危機

跟著電影去旅行大受歡迎,但要小心過度電影觀光化的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影作為一種快速化與全球化的文化產業,也是一種快速遺忘的產業,一時熱度的電影觀光,時常凸顯觀光對在地的負面衝擊。

虛構的故事王國於是成了普世實體的共同記憶,誰若不知米老鼠是誰,或許不能稱作地球人了。不知何時,迪士尼王國或會歩上退休的宮崎駿王國的後塵,讓一代人的記憶成為絕響,電影觀光的永續性仍是一大難題。

而觀光對環境破壞的宿命,也常在電影引動的觀光現象上發生。比如一賣座電影常意外迅速地讓拍攝地點爆紅,成為觀光景點,或是當地發展部門為了開發,將地方削足適履地與電影情節相適應,或者一開始被電影情節引發觀看地方的新視野,但漸漸地過度商品化的餐飲、住宿與紀念品商店,擠爆的外來觀光人潮,讓一地引發電影情節的原始風情不再,喪失其吸引力。

而逐漸地隨著電影過氣,原來熱門的景點也隨之被旅客拋棄遺忘,而相關的硬體建設於是成為新廢墟。正如吳念真導演曾在一公開演講中提及,他常後悔拍了某些片子,其隨著電影觀光興起,間接破壞了他深愛的美麗景點。

結語:小心過度電影觀光化的危機

電影觀光已經成為一種新社會現象,電影產業與觀光產業的合作,或因電影的風行,意外地讓其所拍攝的地景與故事蔚為流傳,引動觀光朝聖;或城市主動行銷,讓地景入鏡,令地方歷史與故事成為情節,塑造在地人物成為演員明星。因系統性的觀光制度所建構的觀光凝視,是一種符號的織造提供與收集實踐,電影整合了文學影像與聲響,成了新型態的流動符號文化產業。

電影的情節重新塑造了地方的吸引力,建構新的觀看角度,述說新的大眾歷史故事;從地景到交通的連動,甚至讓電影的運鏡與剪接提供了景點串連的新行程;中介媒介的影音也常與旅遊導覽的媒介共構,劇碼中提供的服裝道具與身體操演性想像,也讓參觀者在特定地景中進行主體的製作與操演。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不同的電影類型,從魔幻、偵探、寫實、浪漫、生態,在電影觀光運用的過程與要求期待也有所不同。電影也在新媒介時代,附著在各種新媒介上傳輸,與各種事件共構,集體記憶的組構也產生了新時代的意義,其衍生的電影觀光動態也有所不同。當城市創發與電影觀光共構時,不只是啟發新創意,也可能是為了搶灘讓城市意象進入全球媒體而扭曲自貶身價,更總是在影像充滿社會權力關係的論述中,再造景點與觀光社會關係。

電影作為一種快速化與全球化的文化產業,也是一種快速遺忘的產業,一時熱度的電影觀光,時常凸顯觀光對在地的負面衝擊,總在極盛之時過度擁塞,而電影過氣之後,觀光產業也隨之被遺棄而廢墟化,以上總總是在頌揚電影觀光作為文化產業與消費文化的新現象之餘,尚值得進一步研究的新議題。

本文獲巷仔口社會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參考資料請見原文)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