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易出現「季節性憂鬱」,是否與體內特定蛋白質含量有關?

容易出現「季節性憂鬱」,是否與體內特定蛋白質含量有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究竟季節變化是否會影響到人的情緒,甚至使人憂鬱呢?我們邀請專家釋疑。

議題背景

坊間流傳「季節變化會讓人憂鬱」此說法,一篇2016年的研究使用正子攝影(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PET)檢查季節性情緒失調/季節性憂鬱症(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SAD)患者,和健康的人比較,結果發現在SAD患者腦內,一種與人體內回收血清素有關的蛋白質(SERT)含量,在冬天與夏天之間變化的程度比健康人的更小(ref. 1)。

最近(2020年)一篇研究分析共5282位受試者自我評估情緒的資料,研究結果表示,普遍來說季節對情緒的影響其實很小,但會影響高神經質的(high-neuroticism)受試者(ref. 2)。

研究原文:

相關報導與討論:

究竟季節變化是否會影響到人的情緒,甚至使人憂鬱呢?我們邀請專家釋疑。

一起來看看專家怎麼說。

蔡宇哲(台灣應用心理學會理事長)
2020年11月23日

綜合回應兩篇文獻,其實這兩篇文獻並未衝突,甚至是相輔相成。

2016那篇是從季節性憂鬱症(SAD)患者中,挑出季節性症狀的程度得分高跟低的來比較,發現兩群人的血清素機制略有差異;2020年那篇研究是涵蓋健康的受試者,雖然說整體而言季節對情緒的影響不顯著,但對神經質的人而言,季節與情緒是有關的。這很合理,就像2016年那篇SAD患者得分較低的結果一樣。

季節或光照的變化對不同人的影響力本來就不同,即使在高緯度國家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得季節性憂鬱症。如果去請教熟悉精神科相關業務的專家,應該會對秋冬憂鬱患者增加的情況習以為常。

季節性憂鬱症的治療方式其中之一就是光照治療,此治療方法可能的依據是,透過光照校正冬季時人體的晝夜節律,或是減少血清素的回收、讓更多血清素可以運作(ref. 1)。面對季節性憂鬱症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照光,尤其是在早晨。如果可以白天出去運動兼照光,那麼效果就更好。

高神經質的人情緒比較不穩定,也比較容易有情感型疾患。有研究發現這類人的血清素運作機制可能有所不同(ref. 2, 3)。就如同2016年那篇研究提到,SAD與血清素運作機制有關,神經質、憂鬱、血清素這三者彼此相關(ref. 4)。

但雖然高神經質者容易憂鬱,神經質與憂鬱又都跟血清素有關,但有研究發現高神經質的人與季節性憂鬱的人,血清素回收機制並不相同(ref. 5),因此並不能說神經質高的人就一定會有季節性憂鬱的現象。

  • 相關利益聲明:工作上與此主題並無相關利益

李信謙(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台北醫學大學醫學院醫學系精神學科主治醫師)
2020年11月23日

醫學研究中,早有季節變化與情緒波動的相關觀察報告。目前通用的精神疾病診斷準則(DSM-5)也建議,若情感性症狀的發作出現固定的季節性規律者,應加註「季節型發作」說明。

情緒症狀出現季節性的波動,通常較容易出現在秋冬之際,過去對病因的研究,主要著重在光照變化與個體生理節律的關聯,以及血清素與褪黑激素等內在物質濃度的改變。研究認為,秋冬季節光照量減少,會影響生理節律的恆定,也會減少維持情緒的重要神經傳導物「血清素」的分泌,更影響時間調節物質「褪黑激素」的釋放,讓生理節律更加紊亂。

一篇2016年發表在《大腦》(Brain)期刊的研究即證實,罹患季節性情緒疾患的個案,體內運送血清素的蛋白在夏季與冬季間的變化,與健康對照組有顯著差異(ref. 6)。

過去認為,這樣的季節性變化,在四季分明的高緯度地區較為明顯。但近年的研究發現(ref. 7),台灣的自殺率與精神疾病的住院率,都有明顯的季節變化趨勢。一些研究也證實特殊波長以及照度的光照治療,對季節型發作的鬱症有療效(ref. 8, 9)。

不過一般健康族群是否會發生季節性的情緒變化,仍未有定論。如這篇2020年的大型調查研究,就指出情緒的季節性變化,可能只出現在有特定人格特質的部分人身上(ref. 10)。

雖然有許多研究提供佐證,但季節變化與情緒症狀之間的關係,仍未完全清楚。許多研究也存在生態學謬誤(ref. 11)的研究限制,例如:環境中的光照變化,未必等同個體實際生活中接受到的光照量。另外,環境中有季節性變化的,也不僅僅光照而已,許多社會因素與活動也會因為季節而有變化,進而可能影響情緒。

從預防醫學觀點而言,過去病史中,情緒症狀有明顯季節性變化的人,在季節交替之際,個案本身、家人親友以及醫療照顧者都需要特別關注,以減少情緒症狀的負面衝擊。

參考資料

  1. Campbell, P. D., Miller, A. M., & Woesner, M. E. (2017). Bright Light Therapy: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and Beyond.The Einstein journal of biology and medicine : EJBM, 32, E13–E25.
  2. Tuominen, L., Miettunen, J., Cannon, D. M., Drevets, W. C., Frokjaer, V. G., Hirvonen, J., Ichise, M., Jensen, P. S., Keltikangas-Järvinen, L., Klaver, J. M., Knudsen, G. M., Takano, A., Suhara, T., & Hietala, J. (2017). Neuroticism Associates with Cerebral in Vivo Serotonin Transporter Binding Differently in Males and Female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20(12), 963–970.
  3. Ward, R., Sreenivas, S., Read, J., Saunders, K., & Rogers, R. D. (2017). The role of serotonin in personality inference: tryptophan depletion impairs the identification of neuroticism in the face.Psychopharmacology, 234(14), 2139–2147.
  4. Murray, G. W., Hay, D. A., & Armstrong, S. M. (1995). Personality factors in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Is seasonality an aspect of neuroticism?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9(5), 613–617.
  5. Gordon, T., Keel, J., Hardin, T. A., & Rosenthal, N. E. (1999). Seasonal mood change and neuroticism: the same construct?.Comprehensive psychiatry, 40(6), 415–417.
  6. Mc Mahon, B., Andersen, S. B., Madsen, M. K., et al. (2016). Seasonal difference in brain serotonin transporter binding predicts symptom severity in patients with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Brain, 139(5), 1605-1614.
  7. 陳秀育(2000)。《台灣地區自殺率和季節,氣候及重要節日之長期趨勢分析》。台北:國立台灣大學流行病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8. (ref. 8) Westrin, Å., & Lam, R. W. (2007).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a clinical update. Annals of Clinical Psychiatry, 19(4), 239-246.
  9. Pjrek, E., Friedrich, M. E., Cambioli, L., Dold, M, et al. (2020). The efficacy of light 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Psychotherapy and psychosomatics, 89(1), 17-24.
  10. Winthorst, W. H., Bos, E. H., Roest, A. M., & de Jonge, P. (2020). Seasonality of mood and affect in a large general population sample.Plos one, 15(9), e0239033.
  11. 是一種在分析統計資料時,以全概偏的錯誤。國家教育研究院「雙語詞彙資料庫」釋義:以團體為單位進行生態相關性研究時,當團體的經驗不能反應個人的經驗時,所產生研究推論的誤導。

本文經新興科技媒體中心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