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位「白團」成員瀧山和的故事,連結了海峽兩岸共同的歷史

最後一位「白團」成員瀧山和的故事,連結了海峽兩岸共同的歷史
四式戰鬥機「疾風」|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提到海峽兩岸共同的歷史,我們往往首先想到的是北伐抗戰,或者陳納德將軍組織飛虎隊來華助戰的事蹟。卻沒有想到在近代中國歷史上扮演「壞人」的日本,而且還是日本陸軍航空隊的飛行員其實也扮演著海峽兩岸的重要歷史連結。

由李崗監製,許明淳導演拍攝的《光計畫》紀錄片,是一部以「白團」為主軸,介紹兩岸75年來的發展史。《光計畫》或許不是唯一一部關於「白團」的紀錄片,卻可能是唯一由台灣方面拍攝,卻訪問到「白團」實際參與者的紀錄片。而且訪問到的參與者,正是在2015年去世的最後一位「白團」成員,日本陸軍航空隊出身的瀧山和少佐。

瀧山和並不是一位簡單的人物,他在日本投降前於滿洲國擔任飛行第104戰隊長,從1939年諾門罕事變以來便多次投入與蘇聯空軍還有美國陸軍航空軍的戰鬥,總計創下擊落九架敵機的紀錄,是日本陸軍航空隊排名第98的王牌飛行員。在日本防衛廳戰史編輯室出版,由台灣國防部史政編譯室翻譯的《關外陸軍航空作戰》一書中,就曾多次提及瀧山和與他指揮的飛行第104戰隊。

飛行第104戰隊是日本陸軍航空隊在滿洲國部署的最強作戰部隊,以中島飛機設計的一式戰鬥機「隼」、二式單座戰鬥機「鍾馗」以及四式戰鬥機「疾風」為主力。1945年8月17日,飛行第104戰隊因關東軍無力抵抗蘇聯紅軍攻勢而宣告解散。蘇聯紅軍俘虜了絕大多數飛行第104戰隊的人員,並將他們的飛機裝備轉一手交給中國共產黨。

所以關於飛行第104戰隊的戰史,筆者反而只能仰賴中共的資料來做研究,畢竟該大隊可能還是有為數不少的飛行員,後來進入中共在丹東成立的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服務。那麼為什麼身為飛行第104戰隊首任戰隊長的瀧山和少佐,沒有留在中國替中共創建空軍,反而來到台灣成為「白團」的一份子呢?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把視野拉回到75年前滿洲國的天空。

飛行第104戰隊的成立

1939年5月到8月間,在滿洲國與蒙古人民共和國的邊界諾門罕地區爆發了一場蘇聯紅軍與日本關東軍之間的武裝衝突。這場衝突的規模不大,卻同時動用了日蘇雙方的地面和空中武力參戰,最終以日滿聯軍敗給蘇蒙聯軍收場。自此之後,日本徹底放棄「北進」的幻想,與蘇聯簽署《日蘇中立條約》,並將矛頭全面指向英美在太平洋的殖民地。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鑒於蘇聯同時在歐洲面對德國大舉入侵,無力派兵威脅滿洲國,日本陸軍航空隊的精銳飛行部隊都被投入對東南亞英美殖民地的「南進」攻勢之中。滿洲國本土並不在美軍或者中華民國空軍的打擊範圍內,也不需要擔心蘇聯空軍的空中攻勢,基本上處於不設防的狀態。直到1944年6月,美軍開始將B-29遠程轟炸機部署於中印緬戰場,才讓滿洲國的空防出現問題。

更重要的一點,則是英美盟軍登陸法國,在西歐戰場上發起反攻,大幅減輕蘇聯紅軍在東歐戰場上的壓力。為了防範蘇聯趁機配合美軍轟炸滿洲國,日本陸軍航空隊以小月的飛行第4戰隊人員為基礎,於1944年7月26日創立飛行第104戰隊,並指派瀧山和少佐出任第一任的戰隊長。飛行第104戰隊將以新銳的四式戰鬥機「疾風」為主力,保衛滿洲國空域的安全。

由於《日蘇中立條約》尚未失效,所以飛行第104戰隊的主要對手還是由美國陸軍航空軍第20轟炸機司令部派出的B-29轟炸機為主。可是當B-29於8月20日空襲福岡的八幡鋼鐵廠時,仍以小月為基地的飛行第104戰隊一架「疾風」都沒有取得。整個戰隊只有一架老舊的一式戰鬥機「隼」,由中村和雄少尉駕駛執行了一次毫無成果的攔截任務。

當瀧山和於8月底前往滿洲國首都新京(長春)就任時,飛行第104戰隊的戰力還是只有「隼」一架,根本無法有效攔截B-29的轟炸。於是在關東軍第2航空軍司令官板花義一中將要求下,滿洲國境內的所有「隼」與「鍾馗」都被納入非行第104戰隊的指揮,以確保中國東北這個後花園免於來自B-29的騷擾。可即便是如此,瀧山和手下也只有兩架「鍾馗」與一架「隼」可投入戰鬥。

對B-29實施自殺攻擊

1944年9月8日,B-29對鞍山發動空襲,瀧山和戰隊長親自率領兩架「鍾馗」前往攔截,卻無法取得任何戰果。要等到1944年11月,飛行第104戰隊被納入土生秀治少將的獨立第15飛行團後,瀧山和才得到12架四式戰鬥機「疾風」。不過飛行第104戰隊的戰力,還是由30架「鍾馗」和10架「隼」所組成,並非如一開始所設定的是一支完全由「疾風」組成的戰鬥隊伍。

而且45名飛行員當中,只有六人真的擅長於駕駛「疾風」,而且六人之中又只有包括瀧山和在內的三人被評定為「高水平」者。飛行第104戰隊並非日本陸軍航空隊在滿洲國唯一的戰鬥部隊,還有裝備二式複座戰鬥機「屠龍」共30架的獨立飛行第25中隊。把飛行第104戰隊的51架飛機,還有獨立飛行第25中隊的30架飛機加起來,僅82架飛機的戰力是不可能保衛住整個滿洲國的。

滿洲國在日本帝國的設定中,是一個由滿族、漢族、蒙古族、朝鮮族與大和民族組成的多民族國家,也有屬於自己的空中武力。然而日軍並不信任以漢族為主體的滿洲國籍飛行員,害怕他們暗中替重慶或者延安等抗日政權服務,所以還是讓加入滿洲國國籍的日本裔飛行員主導滿洲國軍飛行隊的大權。而且日軍提供給滿洲國軍飛行隊的飛機,都是比「隼」還要更為老舊的九七式戰鬥機。

面對動輒就能動員100架B-29空襲東北的美軍,日滿聯軍的飛行部隊無論是在飛機數量還是質量方面都難以正面抗衡。唯一的方式,就是組織特攻隊實施自殺攻擊,將B-29由空中「撞」下去。飛行第104戰隊麾下,就有由遠宮光夫中尉等4名飛行員組織的特攻隊,隨時為大日本帝國獻出生命。以奉天(瀋陽)為基地的滿洲國軍第二飛行隊,也組織了一支「蘭花特別攻擊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