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田信忠與松姬的愛情故事:始於政治聯姻,終於本能寺之變的悲劇

織田信忠與松姬的愛情故事:始於政治聯姻,終於本能寺之變的悲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聯姻是古代國與國間常見的外交手段,看似成了家人,實則是雙方互將子女作為談判人質。雖說是始於利益,然而只要彼此相戀也一樣能譜出猶如電影情節為人津津樂道的愛情。

文:Stanley

政治聯姻是古代國與國間常見的外交手段,看似成了家人,實則是雙方互將子女作為談判人質。雖說是始於利益,然而只要彼此相戀也一樣能譜出猶如電影情節為人津津樂道的愛情。

1567年,織田信長準備西進上洛,以防東方強權武田信玄趁機背刺,信長以嫡長子信忠與信玄的四女松姬訂下了同盟婚約,不過當時的信忠才十一歲、松姬也才只有七歲,未及適婚年齡,所以只是未婚夫妻的關係。

縱使清楚自己都只是父親霸業的籌碼,然而信忠與松姬兩人卻都互相依賴著對方。並沒有見過面,但兩人透過頻繁的書信以及送禮等等方式不知不覺已經在談一場柏拉圖式的戀愛。

信忠的父親信長是那個被稱為魔王的男人,而信忠則是將來魔王的繼承者,所以自幼便受到父親嚴厲的哉培。有個無法超越的父親,即使不斷追隨著父親的腳步,卻始終得不到父親的肯定,使幼年的信忠飽受到極大的壓力。這些壓力,信忠不敢對旁人提及,唯一的方式就是透過書信告訴松姬,再透過松姬的關愛與陪伴一路支撐過來。

而松姬身處的武田家雖横霸一時,卻也因為哥哥謀反的事件對家族造成了極大的衝擊,也深患在父親死後衰弱的武田家與逐步擴大的織田家衝突再所難免,對於家族的憂慮,松姬也同樣只能夠過書信表達。無論是一些童言童語、鼓勵激勵的話、焦慮或是憂慮,彼此都透過了書信告訴對方自己最真實的想法,收到對方的書信成為了兩人在童年每天最期待的事。

然而現實的殘酷終究還是讓信忠與松姬分離。1572年,織田家與武田家正式決裂。兩人婚約不僅被取消,甚至就連書信也無法傳遞了,等於完全斷絕了聯絡。但兩人的感情非但沒有被沖淡,反而越隨著時間越加思念對方。松姬不與其他武家有所婚約,始終保持著黃花之身;而信忠迫於繼承責任雖娶了側室,但正室妻子的位置就是一直從缺。

Battle_of_Mikatagahara
Photo Credit: 歌川芳虎 @ public domain
1573年1月25日織田、德川聯軍與武田軍爆發「三方原會戰」

故事就這樣經過了10年,到了1582年,織田家逐步統一天下,而武田家卻終究日落西山。最終,信長指派信忠完成對武田家最後一項任務——殲滅武田家,其實自信忠成年後信長就安排信忠為攻略武田家的總大將,這樣的安排多少是想讓信忠明白身為我信長之子決不容情,如同當年的信長也是狠心殺死了多次背叛自己的弟弟。

信忠也明白父親的用意,所以在進攻武田家時不僅不徇私情,且精準的判斷、迅速的出擊,大出信長所料。原先信長認為信忠表現已相當出色,但偌大的武田家並非一朝一夕可攻破,命信忠停止追擊,但信忠這回卻選擇不再追隨父親腳步,繼續追擊,最後只花了不到兩個月,就殲滅了擁有長達400年根基的武田家。

信忠的出色表現不僅讓自己總算爭取到父親的認可,也從此名滿天下,人們不再以信長之子稱呼,而記住了他的名子叫織田信忠。武田家滅亡後,織田家距離統一天下又跨進一大步,但信忠對於這些的光環並沒有多大喜悅,而是不斷打聽這十年來總是夢裡相見的未婚妻松姬下落。

在哥哥們的保護下,松姬並沒有死.面對父兄被信忠滅族,松姬並不責怪信忠,她知道信忠是迫於亂世的無奈,也知道這是她身為武家之女必然面對的宿命,而這樣或許也是生於武家的兩人能夠再次聯繫的唯一方式。

信忠得知松姬沒死的消息,欣喜若狂,立即寫了一封信並遣人迎接松姬往自己所處的京都,打算以正室妻子的身份迎娶松姬。十年來每天的想念,松姬也一直期待著能與信忠見上一面,如今總算如願得償,便即刻起身前往京都⋯⋯。

松姬,請你原諒我以這麼殘忍的方式與你聯繫,但這十年來我真的每天都好想妳,我們都歷經了好多事情,也都成長了,我們的感情也從一張張書信到了可以正式婚嫁的時候,現在的我們已經沒有從前武家的束縛阻擋了,請讓我以正室妻子的身分迎娶妳,我現在在京都,妳可以來找我嗎?

我還有好多好多說不完的話想跟妳說⋯⋯等將來織田家統一天下而我繼承父親的家督後,妳就是我織田信忠這個天下人最尊貴、最寵愛的女人,而我們將來的孩子也會繼承我的成為下一代天下人,我真的好想⋯⋯

只是沒想到在松姬還在半路上,信長、信忠父子竟碰上了本能寺之變,最後信長、信忠父子雙雙死在了本能寺。

錦繪 本能寺燒討之圖 本能寺之變 織田信長
Photo Credit: Watanabe Nobukazu Public Domain
本能寺燒討之圖

松姬得知這項消息後,知道不管還要等多久都再也無法跟信忠在一起了,在失去家族與愛人的雙重打擊下,便決意在心源院出家,以信忠的信與松姬的松各取一字,法號信松尼,紀念信忠與松姬這段無法開花結果的愛情。就這樣松姬遠離了武家的塵囂,在佛門養蠶、織布、教小朋友讀書、祈求信忠與武田家的冥福,松姬就這樣渡過了她往後34年的餘生。

而在松姬晚年,武田家舊臣太久保長安等人為松姬建造了一座草庵,為現東京都八王子市的信松院,是現今不少日本女生祈求愛情的寺院。大家將來到了東京不妨也來參觀,並祈求信忠與松姬能夠在另一個世界成為任誰也拆不散的正式夫妻。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