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台人的「台灣Loss」:吃不到豆干、焢肉沒豬皮,家鄉味就是少一味

在日台人的「台灣Loss」:吃不到豆干、焢肉沒豬皮,家鄉味就是少一味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日本流行的「臺灣LOSS」一詞,主要是指喜愛臺灣的日本人因為無法訪臺,產生一種嚴重的失落感,事實上,不只日本人,住在日本的臺灣人也有嚴重的「臺灣LOSS」,短期內難以自由返臺或許還能忍耐,但無法滿足對家鄉味的渴望,可能才是觸發在日臺灣人「臺灣LOSS」的主因。

文:林翠儀

台灣人的日本七大不可思議之一:沒有「豆干」

日本和台灣距離很近且交流密切,想在日本吃到美味的台菜,要比其他國家容易,但若要下廚自製家鄉味經常會面臨「少了一味」的難題,理由在於有些在台灣像空氣一樣理所當然存在的食材,想在日本入手卻難如登天,其中最經典的食材就是「豆干」。

對於住在日本的台灣人來說,日本沒有「豆干」這種食材,應該可以列為日本七大不可思議之一。

日本的大豆肥美、水質優,豆腐類相關製品種類繁多且極為美味,走進超市可以看到各種品牌的豆腐商品排滿一整個貨架,絹豆腐(嫩豆腐)、木棉豆腐(板豆腐)、高野豆腐(凍豆腐)、寄せ豆腐(豆腐腦),還有加工過的厚揚げ(油豆腐)、油揚げ(油炸豆皮)、湯葉(豆皮、腐竹)等,但是在眾多大豆製品中就是獨缺豆干。

豆干在台灣料理中佔極為重要的靈魂角色,客家小炒、回鍋肉、干絲炒肉絲、涼拌干絲、豆干小魚、滷味豆干等,全都是台灣人魂牽夢縈的家鄉味,少了豆干這項食材,有很多菜想自己動手也動不了,事情的嚴重性可見一斑。

日本的豆腐據說源自中國,大約在奈良時代由日本遣唐使的僧侶帶回日本,主要用於奈良和京都等地寺院中的精進料理(素食),後來流傳於貴族和武家之間,一直到室町時期才普及於平民百姓家的飯桌上。

日本人吃豆腐講究滑嫩和豆香原味,或許對他們而言,脫水之後的豆干已是另一種食物,所以即使川菜的麻婆豆腐已成為日本人的定番家常菜,但炒豆干仍是非常陌生的菜色。日本德島縣的鄉土食材「岩豆腐」或是流傳於富山、石川和福井三縣的「堅豆腐」,都是經過脫水後質地較硬的豆腐,但口感比較像百頁豆腐,和豆干還是差很多。

雖然透過網購或是物產店還是能在日本買到豆干,但這些豆干都是進口貨,價格不菲,而且經過高溫殺菌以真空包裝的豆干,解封後經常缺乏新鮮豆干的彈性,入菜後的口感還是有些微的差別。

台灣人的日本七大不可思議之二:豬肉不帶豬皮

除了豆干之外,日本的豬肉不帶豬皮這件事,應該也可以列入日本七大不可思議之一,「豬皮」也是你以為日本理所當然會有,但事實上卻沒有的食材。

日本九州的長崎有一道名產「豚角煮」,據說是源自中國的東坡肉,長崎名產角煮饅(角煮まん),類似台灣的刈包,白白的刈包裡夾了焢到很軟爛入味的三層肉,但仔細一看,日本的焢肉卻沒有帶豬皮。要吃到帶有豬皮的焢肉,大概只有沖繩,沖繩用泡盛和黑糖滷透的黑豬肉「豚角煮」可是一道令人消魂的代理料理。

三層肉不帶豬皮,難以滷出完美的焢肉,更沒辦法做出香Q美味的滷肉飯,事情的嚴重性可想而知。

shutterstock_73513729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受到韓國料理的薰陶,日本人也吃豬蹄,但市販的豬蹄只有蹄花,頂多到腿節的部位,從未看到腿庫的部分,台菜宴席料理的代表「筍乾封肉」就是使用腿庫部位,沒有豬皮的腿庫是會讓台菜大廚抓狂的。

除了帶皮的豬肉,日本也很難買到豬大腸。源自日本福岡的「腸鍋」(もつ鍋)現在已成全國居酒屋的定番料理之一,主要以豬小腸和牛腸為主,雖然超市裡可以輕易買到這兩項食材,但奇怪的就是沒賣豬大腸。沒有豬大腸就做不了客家料理的「薑絲炒大腸」。

講到肉類食材,還要提一下,日本的雞肉幾乎不帶骨,除了雞翅之外,擺在超市販賣的雞肉都是無骨的,購買全雞也絕對看不到雞頭,當然這也反應了某種台日飲食文化的差異。

談到台灣美味的焢肉,當然少不了最佳配角筍乾,台灣的筍乾主要是以麻竹筍做成,由於緯度的關係,日本並沒有麻竹筍,較常見的毛筍也就是孟宗筍,口感有差。

台灣之光!麻竹成為日本拉麵的主要配角

日本拉麵裡的定番配料「麵碼」又稱「麵麻」是用麻竹筍製成,而且是在二次大戰後由台灣出身的丸松物產創辦人松村秋水構思而來,起初是進口台灣產的麻竹筍乾製成,但進口時可能是為了搭配「中華拉麵」,所以標示為「支那竹」(SHINACHIKU),因為在1950年代台灣政府提出了抗議,後來更名為片假名表記的「メンマ」。

台灣的麻竹成為日本平民美食拉麵裡的主要配角,可說是另類的台灣之光,但因為拉麵與麵麻的組合太過深植人心,日本人似乎從未想過筍乾在搭配拉麵之外還有其他的吃法,麻竹筍乾可說是日本全民都曾吃過,但卻很陌生的食材。

順道一提台菜招牌的「涼筍沙拉」,使用的綠竹筍和麻竹一樣都是屬於慈竹屬,綠竹筍水煮、冰鎮後清甜可口像水梨令人消魂,日本九州似乎有人栽種,但產量極少入手困難。

日本明明有,但吃起來就是不一樣的經典食材,還有一樣就是芋頭。日本的芋頭通稱為「里芋」,帶有黏性,較接近台灣的小山芋,台灣主要生產的檳榔心芋質地較鬆而且芋香味濃,很適合拿來做成糕點,不論是拿來做芋頭糕、芋粿或熬成蜜糖芋頭都非常可口。

日本芋頭也不是說不能做成這些台灣點心,但口感和香氣上就是差了那麼一點,如果要煮佛跳牆或是火鍋,用日本芋頭來取代台灣的檳榔心芋,絕對會大失所望。

無法替代的還有蒸芋頭糕時使用的「在來米粉」。在來米是指台灣傳統栽種的秈稻,米粒長但粘性差,米粒中蛋白質和直鏈澱粉含量均較高,很適合拿來做蘿蔔糕、碗粿或米苔目。由於米的品種不同,使用日本一般的米粉或米漿炊粿,做不出台式鹹粿的Q彈口感,這也是一種遺憾。

所謂的「家鄉味」,關鍵經常在於口感和氣味,即使在台灣,使用同樣的食材和相同的烹調法,還是會有自己媽媽煮的和別人家媽媽煮的差異,人在國外沒有計較的空間,只要能近似台灣味的料理就能讓人心滿意足。

不過如果在台菜餐廳吃到沒有加九層塔的三杯中卷或是炒海瓜子,有時還是會讓人出現難以言喻的失落感,日本現在已多能接受香菜這種具有異國色彩的香辛料,但九層塔這種帶有台灣靈魂的香辛料還是很少見,在新冠疫情阻擋遊子返鄉之路的當下,光是吃到一盤九層塔煎蛋,就能撫慰眾多身處異鄉的台灣人。

作者介紹:自由時報東京特派員。新聞科系畢業,政治新聞跑了10多年,趕上90年代初台灣首波哈日風改學日語,之後歷任報社編輯與日文編譯,著有《哈日解癮雜貨店》(印刻,2017)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