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僵局進入另一階段延長賽,對中國來說是好事嗎?

美國大選僵局進入另一階段延長賽,對中國來說是好事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接下來這四年如果變成永遠不會結束的大選,讓中國干涉大選、威脅美國安全的議題,變成民主、共和兩黨不斷拿出來討論、彼此攻防的議題,那最後很可能形成全面反中的共識。

文:王臻明

是說美國總統大選雖然仍處於僵局中,川普並未放棄在司法訴訟上尋求翻盤的任何機會,但情勢似乎已對拜登極度有利,他有很高的機會將成為美國下一任總統。中國政府的重要財經智囊則在演說中,自得意滿地透露,中國在美國的政經高層中擁有充沛人脈,可以輕易解決美、中爭端,所以佔盡便宜。似乎說明了中國對未來的美、中關係充滿信心。

不過這樣的看法,恐怕失之樂觀,因為就目前的情況看來,這次美國大選很可能進入另一階段的延長賽。川普在離開白宮以後興辦媒體,準備四年後捲土重來,或是培植伊凡卡踏入政壇當接班人的機率都相當高。

其實不論是川普或拜登當選,只要有一方能獲得顯著的勝利,讓這場大選能夠順利落幕,現階段來說,對中國都是有利的。因為川普除了要鞏固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還必需與中國進行第二階段的貿易談判,對中國不可能趕盡殺絕,讓接下來的談判徹底破裂,甚至影響到第一階段的成果。

川普在選前會大打中國牌,有一大部份原因是選舉手段,也是在為第二階段的談判製造籌碼。而拜登在選前對中國的強硬姿態,也是在川普的強力威脅下,不得不為的選舉動作。因為在當時反中的氛圍下,若不跟進加碼,很可能對選情會有不利的影響。

過去美國總統在選前對中國採取強硬姿態,選後立刻低調調整立場,與建制派站在一起的例子太多了。甚至連台灣的總統大選也是如此,再親中的候選人都會在選前不斷強調,台灣的未來要由二千三百萬人決定,但選後馬上就對北京唯命是從。

即使因為疫情的關係,讓美國社會對中國的負面觀感快速升高,近來中國與許多國家的衝突與齟齬,也讓國際社會更加防範中國,但如果美國的總統大選沒有爆發爭議,順利結束的話,中國是有機會與下一任美國總統重新展開對話,使美、中關係緩和的。畢竟不論是川普或拜登,都有妥協的動機,拜登本身就是建制派政治人物,川普雖然有時不按牌理出牌,態度強硬,但是個精明的商人,是會見好就收的。

但隨著大選陷入這樣的僵局,川普若在最後含恨離開白宮,準備四年後捲土重來,那最好攻擊點,肯定就是拜登兒子的醜聞。近日因為美國聯邦檢察官會同聯邦調查局與國稅局,開始調查杭特.拜登的醜聞,並鎖定他與中國的商業交易,讓美國媒體開始報導相關新聞。

對川普來說,這是最好的突破口,他肯定不會放過這個議題,隨著調查的展開,一定會有更多見不得人的交易被攤在陽光下。這對於拜登而言,將是痛苦的凌遲。而如果最後喬治亞州的參議員補選,再由共和黨拿下任何一席,讓共和黨控制參議院的話,拜登勢必要面臨立法與司法兩方面的圍攻。

共和黨所控制的參議院,如果祭出調查權,要進一步調查杭特.拜登與中國的商業往來,以進一步打擊拜登的話,整個過程可能橫跨拜登的總統任期。以川普直到最後一刻,仍不放棄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情況來看,他卸任以後是不可能回家養老的。

川普絕對會以打選戰的規格,繼續攻擊拜登家族貪腐、親中、出賣美國利益,以維持選民的支持度。川普本身曾是節目主持人,極會製造話題,這也是他能選上總統的原因,在有幾乎一半的美國人選擇投票支持他的情況下,他的舞台極度寬廣,甚至卸任後將更有揮灑的空間。

RTX8I0S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一旦情勢最後變成這樣,美國在接下來的四年內,都處於總統選舉規格的準動員狀態中,那對中國來說,就會是非常不利的情況了。因為過去對於中國的接觸政策是否已經失敗,本來就是目前美國社會辯論的議題,要如何反制中國的威脅,也成為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重點。

當未來的四年,川普及其支持者緊咬拜登不放,並以中國操弄大選,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為最主要的攻擊點。讓美國社會除了面對疫情外,都聚焦於這個議題上,那美、中關係怎麼可能有轉圜的餘地。更不用說川普還主張,要在疫情之後,向中國求償。中國間諜滲透美國並色誘眾議員的新聞也正鬧的沸沸揚揚。

很多觀察家都認為,拜登很可能會成為一個上任即跛腳的弱勢總統,就目前這種情況看來,這樣的看法雖不中亦不遠矣。中國或許會認為,一個紛亂又缺乏領導力的美國對中國會很有利,特別是這個總統還是自己可以影響或掌握的政客。但是中國的這種想法,是以自己的體制邏輯來思考民主國家的運作模式。

接下來這四年如果變成永遠不會結束的大選,讓中國干涉大選、威脅美國安全的議題,變成民主、共和兩黨不斷拿出來討論、彼此攻防的議題,那最後很可能形成全面反中的共識。拜登在這種情況下,可以選擇的政策空間也將被嚴重壓縮。更值得注意的是,這很可能就是川普的目的,他在白宮最後一段時間快馬加鞭在做的那些事,已可預見他在下台後,會如何利用輿論來牽制並攻擊拜登。

在經歷這場疫情與美國大選爭議後,台灣人才赫然發現,自己竟然領先整個世界。過去台灣社會出現的許多問題,並不是台灣太落後才會發生,而是因為我們距離中國最近,所有問題最早在台灣出現。因此對如何防範圍堵來自中國的疫情很有經驗,台灣在SARS與口蹄疫等事件上都吃過大虧,因此從非洲豬瘟到秋行軍蟲,都非常的戒慎恐懼。

甚至連不在籍投票,郵寄選票的問題,台灣社會也早就爭辯過一輪了,最後的結論就是中國不可信,太容易被操弄,可能會出現重大爭議而被否決。台灣在親中的馬英九執政時,進行了極激烈的中國政策論戰,最後爆發太陽花運動,反中勢力以佔領國會的方式,阻擋馬英九的親中政策。

中國要小心的是,美國接下來會不會出現跟台灣一模一樣的場景,對中國問題的激烈辯論,最後導致大規模的反中示威,甚至發展成佔領政府機關或華爾街的運動。畢竟川普在下台後,以發動遊行、集會的方式來繼續凝聚支持者,是最有效的方式,一旦情勢走到這一部,對中國就是極度不利了。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