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崛起的內幕與代價》:在臉書主宰下,Instagram如何賦予用戶更大權力,成為網路烏托邦?

《Instagram崛起的內幕與代價》:在臉書主宰下,Instagram如何賦予用戶更大權力,成為網路烏托邦?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臉書就像是希望妳盛裝出席派對的姊姊,但不希望妳打扮得比她還漂亮。」——前Instagram高階主管

但斯特羅姆不想與他爭論,他曾見識祖克柏和更剛愎自用的其他臉書領導人拚搏,尤其是跟收購來的WhatsApp以及虛擬實境領域的Oculus,也清楚他們的下場如何。舉例來說,當祖克柏於2014年買下Oculus之後,他想要把他們的虛擬實境頭戴顯示器Oculus Rift改名為Facebook Rift。Oculus的創辦人,也是當時的執行長布倫丹.艾瑞比(Brendan Iribe)認為這是個壞主意,因為臉書已經失去遊戲開發者的信任。經過一連串令人不悅的會議之後,他們決定命名為「Oculus Rift from Facebook」(臉書出產的Oculus Rift)。在2016年的12月,在多次一言不合之後,祖克柏拔除艾瑞比的執行長地位。

當人們做出情緒性的反應,你不必再去挑動他,斯特羅姆心想。更何況,斯特羅姆在泰勒絲的協助之下,已經投入在Instagram的下一個大膽計畫中。


斯特羅姆想要善用人們把Instagram視為網路世界桃花源的這個想法,在這裡,萬事萬物都更美麗,人們也對生命保持樂觀。而公司品牌的最大威脅,就是亞莉安娜・格蘭德跟麥莉・希拉在過去幾年所提到的:在這個匿名的網絡裡,人們很容易對其他人發表仇恨言論。斯特羅姆終於決定,是時候來解決霸凌的問題了。

但是根據Instagram的行事風格,這計畫仍是從名人遭遇的問題所展開,這一次是在站上深陷危機的泰勒絲。(Instagram在產品開發階段,像是貼文顯示的演算法調整,或許會優先考量一般使用者;但他們仍很用心聆聽名人的需求,理由是這麼做對品牌形象有利,畢竟名人的問題也會對他們的上百萬名粉絲造成影響。)這位流行歌手,經由好友、投資人約書亞・庫許納以及他的超模女友卡莉.克勞斯(Karlie Kloss)認識了斯特羅姆,並在總統大選前的那個夏天遇上了大麻煩。在她照片底下的評論,被各種蛇的表情符號以及#泰勒絲是隻蛇(taylorswiftisasnake)給轟炸了。

當時她身陷兩起與名人的公開爭執之中。在她與前男友、製作人與DJ凱文.哈里斯(Kevin Harris)分手之後,泰勒絲透露她協助他創作出與蕾哈娜合作的金曲〈這是你來的原因〉(This Is What You Came For)。這則爆料也占領了這首歌相關報導的版面。哈里斯很不欣賞泰勒絲在分手後竟讓他難堪,並表示在創作名單中使用化名裡是她的主意。蕾哈娜跟哈里斯的粉絲,開始稱她為蛇——卑鄙的人。

在大約同一時間有另一起事件,是她批評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在他2016年首發的〈成名〉(Famous)的歌詞裡談論她的片段:「我感覺我跟泰勒或許會繼續做愛/是我讓那婊子出了名。」金.卡戴珊.威斯特也在七月播出的《與卡戴珊一家同行》中進行報復,她在Snapchat分享了一段泰勒絲跟她先生對話的影片。在影片中她對歌詞中「或許會做愛」的部分表示認同(雖然「讓那婊子出了名」的部分仍有爭議)。

在某一個明顯是全國蛇日(National Snake Day)的日子,卡戴珊.威斯特發了一則推特:「這年頭什麼人、噢我是說什麼東西都有自己的節日了。」並在文末連續使用三十七個蛇的表情符號,暗指泰勒絲。這隻爬蟲類急遽地占領了泰勒絲的Instagram版面。

泰勒絲的團隊跟Instagram的關係密切。有一回,Instagram夥伴關係的總監查爾斯・波奇,曾在他們意識到之前,就提醒她的帳號被駭客入侵了。所以他們找上Instagram,想知道有沒有辦法解決蛇的問題。斯特羅姆想要用系統把用爬蟲類惡意洗版的留言全部刪除,但人們會注意到這行為。傑克森・科拉可指出,他們不能只為一位名人打造工具,且不把這工具開放給其他人。

泰勒絲並不是唯一一個覺得自己的Instagram留言區,被匿名酸民給霸占的人。大約在那年夏天的同一時間,斯特羅姆跟克里格首次出席VidCon,在這場論壇裡,網路名人會與合作夥伴與製作單位打交道。許多青少年也會請家長帶著他們參加,希望能親眼看到他們喜愛的網路明星。這個論壇辦在加州的安納罕市(Anaheim),就在迪士尼樂園的隔壁。斯特羅姆跟克里格在主題樂園裡的邀請制寓所「迪士尼夢想套房」(Disneyland Dream Suite)中舉辦活動後派對(after-party),這是華特.迪士尼曾居住的地方。

許多被稱為「創作者」的明星表示,他們的Instagram頁面經常會有網路酸民(trolls)來搗亂。他們在Instagram上做的一切都經過精心策畫:他們的貼文不只是要提醒粉絲有新的YouTube影片上線,也應該要向品牌方展現出與他們合作業配會帶來多正面的效益。而如今,品牌方會藉由瀏覽留言來評估成效。

當斯特羅姆對這個新產品所具備的機會覺得有信心之後,團隊開發出一款工具能藉由篩選掉特定的表情符號或文字來隱藏留言,而且是人人都能使用,不只提供給泰勒絲。這工具非常有幫助,尤其是對有成千上萬名粉絲的人來說,他們無法承擔要逐一刪除留言的負荷。當Instagram在幾個月後分享到這工具的起源時,他們把泰勒絲形塑為幫助公司開發的「測試用戶」,不讓她困擾於洗版攻擊的真相被外界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