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Q大機會有社交焦慮症?怎麼樣才能幫助性小眾?

LGBTQ大機會有社交焦慮症?怎麼樣才能幫助性小眾?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身邊可能有朋友甚至乎家人是LGBTQ人士,有可能患上社交焦慮症,筆者希望能和大家講解幾個可以採取的行動。

閱讀一些科學文獻後,發現不少LGBTQ(Lesbian女同性戀、Gay同性戀、Bisexual雙性戀、Transgender變性、Queer疑問)人士都承受不合乎比例的精神健康問題。在LGBTQ的人口裏,不少人士在他們生活中的某一個階段曾患抑鬱症。LGBTQ人士患病的風險比異性戀者高幾倍。除了有抑鬱症,更加多LGBTQ人士都會有社交焦慮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簡稱SAD),而且他們可能處於一個社交焦慮症風險增加的狀態。受到社交焦慮症困擾的人士會有很多身體症狀,包括流汗、心跳加速、心悸和經常想去大小便。這種病症會有其他併發症,例如抑鬱症,因此對日常生活有很大的負面影響。我希望能通過這一篇文章來跟大家講一講LGBQ人士和社交焦慮症的關係。

社會背景令LGBTQ人士產生SAD

我們知道異性戀人士同樣都會有機會患上SAD。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LGBTQ人士會有更加大患上社交焦慮症的機會呢?除了社交焦慮障礙,LGBTQ人士在抑鬱、自殺行為和思想的風險都比異性戀者高。觸發惡化社交焦慮的原因其實就是LGBTQ人士所生活和居住的社會背景。對LGBTQ人士而言,監測自己在社交場合中的言行舉止,以及環境或遺傳因素,其實足以令他們的社交焦慮症有所發展。

LGBTQ人士屬於少數群體,而社會背景往往包括少數群體壓力。少數群體壓力意思就是群體遭受的長期高壓力。異性戀者往往在一個接受其身分的環境中長大。但對於LGBTQ人士來說,情況通常並非如此。如果LGBTQ人士透露自己的身分,他們可能會被歧視。原因是成長期間,異性戀者可能在自己文化中看到不多LGBTQ人士的例子,所以不明白LGBTQ這個概念。因此,不少異性戀者人會視LGBTQ人士為「怪」,甚至會產生變性恐懼症或同性戀恐懼症,導致LGBTQ人士被羞辱,彷彿自己生活在一個極不歡迎他們的世界中。這種不解還能導致更嚴重的後果,例如仇恨犯罪等惡行。

RTS27448

LGBTQ人士因此會變得過度敏感,過分仔細地閱讀每一個情況,並確定自身安全。他們會保持沉默,隱藏自己LGBTQ的身分。這雖然都是對持續遭受歧視和偏見的自然反應,但可能導致焦慮和羞愧,導致焦慮加劇。因此,他們每當在參加任何自己擔心的社交場合前都會感到十分緊張。他們還會不斷詳細地想像各種有可能令自己尷尬丟臉的情況。此外,他們會對某些理所當然的事情,例如牽手或表達愛意而感到被羞辱。有個別例子甚至乎會不敢進入商店或食肆,或者會擔心在公眾場合飲食。

隨著時間的推進,負面的外部信息會逐漸變得內化,並塑造LGBTQ人士對自己的看法。如果外面的世界充滿了有關他們身分的負面信息,那他們最終可能會認為自己是有很多缺陷的。LGBTQ人士可能會擁有一個負面的核心理念,認為自己沒有價值。 這種體驗會對他們的心理健康造成強大以及長期的負面影響。最嚴重的後果是產生自殺的念頭以及有傷害自己的行為。

順帶一提,SAD傾向於少年時期發展,但這同時也是LGBTQ人士第一次因自己身分而遭受嘲笑和羞辱的時間。

LGBTQ人士尋求幫助解決SAD

一個有社交焦慮的LGBTQ人士要承認自己需要幫助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他們的社交焦慮使他們很難跟其他人交談,加上他們認為自己因為是LGBTQ人士而有機會被歧視。因此,這可能讓其他人難以提供協助。

以下我希望能和大家分享兩個LGBTQ人士可以自己採取的行動來解決SAD。

自助

如果LGBTQ人士的交談感到太困難,應考慮先做些可以建立自己自信的小活動,例如加入一些支持小組、嘗試閱讀自助書或上在線課程,因為一位擁有健康自我形象的LGBTQ人士沒可能被少數群體壓力影響。建立自信的重點在於能夠刪除自己負面的核心觀點,能否認自己在社交上無能為力這一想法。增強自信心是解決SAD的第一步。

治療

出現嚴重的社交焦慮時,建議LGBTQ人士盡快求診。醫生可能會開具藥物,例如選擇性5-羥色胺再攝取抑製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簡稱SSRI) 。 在規定的時間內服藥能讓LGBTQ人士降低焦慮。如果將藥物與認知工作作比較,療法包括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簡稱CBT)或接受和承諾療法(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簡稱ACT),去治療社交焦慮,藥物一般被視為是更有效的選擇。

至於認知工作,CBT是一種談話療法,以目標導向和系統化的程序,解決喪失功能的情緒、行為和認知問題。ACT是另一種療法,通過正念、接納、認知解離,以自我為背景、明確價值與承諾行動等過程,幫助LGBTQ人士增強心理靈活性,投入有價值的生活。LGBTQ人士應該嘗試讓治療師了解自己的生活環境,以及與治療師說一說自己的焦慮經歷,因為每個人的經歷都不一樣。

患有SAD的LGBTQ人士可能會養成一些壞習慣去處理自己現有的問題,例如濫用藥物和極具風險的性活動。 一位有SAD的LGBTQ人士,應盡早求助,以免養成壞習慣。

RTX742J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幫助有SAD的LGBTQ人士

我們身邊可能有朋友甚至乎家人是LGBTQ人士,有可能患上SAD。在一時三刻下我們都可能會因為不知道可以如何處理以上提及的情況而感到困苦。由於大家都不是專業人士,我希望能和大家分享幾個你可以採取的行動。

如果你想以有效的方式幫助有SAD的LGBTQ人士,想嘗試做一些介入工作,那麼你必須緊記一些要點。首先就是應該對待有SAD的LGBTQ人士如同任何其他有社交焦慮症的人一樣,並告訴那個人你會支持他們。對一個有SAD的LGBTQ人士,身分是一個格外敏感但難以避免的話題。所以當與LGBTQ人士交談時,盡量令問題開放,例如:「你如何形容你的性傾向?」而不是問「你是直男、同性戀還是雙性戀?」此外,切勿用術語來提及變性者。另外,盡量以性別和關係中立的方式進行溝通。最後,同樣不要介意某人以特定名字打電話或以某種方式提及的請求。談話以外,嘗試查找資源,例如支持團體,團體治療或自助資源,為有SAD的LGBTQ人士尋找更專業的協助。如果可以的話,最理想的做法都是讓這位人士能夠得到心理學家或者精神科醫生的援助,改善當事人的精神健康。看起來微不足道的事情可能對他們有很大的幫助。

還有,因為LGBTQ人士因隱藏自己的身分而會變得焦慮,其中可以提高LGBTQ人士自信心的方法就是幫這位人士向自己的朋友或家人披露自己的身分,或者「出櫃」。這一行為可以想像會引起不少焦慮,尤其那LGBTQ人士已經與SAD生活在一起。面對LGBTQ人士想公開「出櫃」,但不知別人的反應如何,可以與其討論一些有助減低他人消極反應的策略。這可能包括辨識首先接受當事人「出櫃」消息的最佳人選。還有,應該使用包容性語言,以開放和友好的態度,向他們展示支持,讓他們知道有一個可以信任的人在身邊。

實用資源

社會福利署
電話︰2343 2255

香港心理衛生會
電話︰2528 0196

(參考資料:香港心理衛生會(2018)。《精神健康急救手冊(香港第四版)》。香港︰先進商業印刷。)

本文獲樹洞- TreeholeHK授權轉載,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