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個張力場》分享會:以勞動視角理解父母處境,細看曾經覺得不堪一提的家庭

《家是個張力場》分享會:以勞動視角理解父母處境,細看曾經覺得不堪一提的家庭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淑娟從前覺得自己的家是不堪一提的家庭,但現在細看家庭,慢慢找出了力量與脈絡,並探討自己的家為何會是這樣,開始覺得不能用正常或不正常的框架來談這個家,也開始欣賞自身家庭的豐富性。

文:心靈工坊文化

12/16的金融廣場書店十分熱鬧,《家是個張力場》新書分享會前,滿滿的讀者早已坐在現場,等待聆聽晚上的新書分享。

本次活動主持人,亦為本書編輯趙士尊,為本書下個註解:

「人言『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傳神地道出家庭張內力的某種特質。唸經是修行,為的是轉化,換言之,家不只是張力場,亦可視為人生的修練場。『修練』不見得能難解決問題,卻能轉換視角,改變心境,讓家內成員的關係改變,也讓家庭氣氛轉好。

作者夏林清老師當初交稿時以『勁旅行腳』為本書命名,一般人可能很難聯想『行腳』和『家』什麼關係,但對夏老師與本書作者們來說,家庭關係的轉化確實是行走出來的。裡面的作者,除了面對家人的關係、寫出家族的關係,還要各地行走,其實是不容易的,尤其夏老師本人,伴著個案走了幾十年,有太多值得分享的故事想說給大家聽。」

每一個人的生命也都是經由無限的牽動,而成為現在的樣子,這本書的舖排,就像漏斗般,一層層地看往更大的視野,夏林清老師透過本書,也帶給心理學相關領域的工作者與有興趣者不一樣的視角。

以勞動的視角理解父母處境

夏老師很年輕就參與勞工運動,台灣很少人會跟夏老師一樣,從與工會的合作來談家庭。夏老師說,印象很深的是有個藍領工人的家庭,太太去賣房子,就跟人跑了,留了兩個小孩在家,爸爸突然要身兼母職,問夏老師該怎麼辦?夏老師因而發現,勞工的問題往往涉及家庭,因此夏老師年輕時就投入家庭工作,1983年薩提爾來到台灣,夏老師就是在中華心理衛生協會中幫忙,進入家庭治療領域。

但夏老師發現,西方治療理論在台灣實況無法完全相合,工作者看待勞動家庭的家的經驗,要以視「家」為「社會田野」為視角,而非當前歐美式的家庭治療,才可能跟他們一起有效工作。

夏老師的學生很多都出身勞工家庭,很多學生長大以後,可能都和家人失聯了。從社會田野視角,她提醒大家,以一個成年男生、一個女生的眼光來看父母,讓男男女女出場,將能更瞭解父母的勞動處境。

從前覺得不堪一提的家庭,透過書寫找出力量與脈絡

本書第二章〈恨的爆衝與轉化:盈豐行的故事〉作者王淑娟,上台即自剖自己的家,人口眾多,是個有二十個小孩的大家庭。父親60歲,母親43歲時才生下她,是生母親第十個孩子,再往上還有十個同父異母的兄姐。

同父異母的兄弟對家庭資源的分配也會有一些不滿意之處,譬如覺得為何小妹可以受教育,都形容她是「吃鍋中央飯」的人。家中男生講話很常口帶髒話,女生講話則是一股腦將情緒完全倒出。

淑娟小時侯,常常七天才能洗一次澡,上大號要等大家上了三次才能沖掉,以節約能源;家人一定要去殺豬才能平衡家計。窮苦的環境,加上父親曾長達一年,不斷地打媽媽,甚至還說要脫光衣服拉到街上打,為的是媽媽去裝了避孕器。小時候的淑娟沒辦法接受這些,並為此感到痛苦,只能將所有的錯都指向爸爸,對爸爸沒有理解的空間。

後來她嘗試將對於爸爸打人的「恨」說出來,反問「爸爸為什麼會這樣呢?」才開啟了與爸爸對話的過程。拼湊了爸爸的處境痛苦後,才漸漸瞭解他的心情,同時也希望這樣的情緒不要傳承到自己,但仍發現自己的情緒表現也和家庭成員差不多,遇到事情時,常常會埋怨、不斷流淚。到今天,還是必須嘗試要學習轉化情緒。

他從前覺得自己的家是不堪一提的家庭,但現在細看家庭,慢慢找出了力量與脈絡,並探討自己的家為何會是這樣,開始覺得不能用正常或不正常的框架來談這個家,也開始欣賞自身家庭的豐富性。

夏老師回應,淑娟在書寫的過程中,將對爸爸強烈的恨表達出來,也接住了對爸爸的恨。夏老師認為恨是一個尋找出口的情緒,淑娟是二十個小孩中年紀最小的孩子,她仍然在這個家庭長大,情緒的包裏仍在,這種情緒也會出現在工作的場合裡,在成年的生活中,面對她哭時,要允許眼淚存在。

透過書寫或言說,為父母生命尋找可以喘息的空間

第三章〈勞動父母的家庭帳本:兩個女兒的共振參看〉作者江怡臨發現自己的文章被一些讀者認為是在撰寫家暴事件,但怡臨卻不這麼認為。她說,或許爸媽在一起很痛苦,但是將兩個人分開後,就會發現兩個人都各有情緒柔軟之處。

雖然父母過去常有暴力衝突,但爸爸不是一個永遠在家打老婆的男人,他其實也是一個護家的男人;而離婚很多年的媽媽也曾說,如果爸爸中風了,也會去照顧他。他們的心裡都有對方,也會想為對方做些什麼。這種互動不宜用「家暴」來簡化標定;這樣的關係互動若從家暴視框來看,會看不到這個關係裡的親密質地。

幾年前,因爸爸生病,怡臨決定接爸爸來與自己、先生一起住,他發現爸爸終於可以放下家計重擔,在家吃饅頭、餵小狗,心裡很欣慰爸爸可以這樣的安養老年。他回想起過去,如果當時爸爸掐著媽媽的脖子時,現場目睹的小怡臨不是走出去買鎮定劑給父母吃,而是打113家暴專線,之後警察和社工會將爸爸架走,媽媽和自己被抓去安置,現在的爸爸會如何呢?這個男人又要怎麼面對這一生?如何看待自己?女兒又會如何看待這個爸爸?

怡臨並不將自己標定為家暴目睹兒,而是目睹與家人關係被社會框架和重重汙名擠壓到變形的見證者,她見證了被重重汙名擠壓的男女有多麼的苦,而且他們死命的幫小孩劈出一條翻身的路。「我們家太窮了,於是把這個無以言說的苦傳承給我們,還好有一個孩子可以看見他們的困頓,透過書寫或言說,為他們生命尋找一個可以呼吸、喘息的空間,讓他們可以現世為人⋯⋯」這是怡臨對自己新的看法。

1
江怡臨分享〈勞動父母的家庭帳本〉|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社

夏林清回應,怡臨的故事,特別能感通台灣60-70年代成年男女的辛苦,工業化的快速與粗暴,個人難以抵擋,小孩也很難不受牽連。怡臨見證這個歷史,如果進入歷史,活在歷史,看事情的視角會出現,也會有轉圜的餘裕。

夏老師說,這本書的每個故事都有很多過程,回頭看自己的家時,要想成社會性的田野空間。在這樣的家庭出生,也許很多條件不盡人意,也可能不受父母喜歡,但卻是社會的一個田野,用這個眼光來看,可以跟關係走得較長遠。分離、離婚、和父母脫離關係都不等於這個關係斷了,曾經怒目相對,也不等於情義不在,藉此可以等待轉折的可能。

我的家庭是宮廟家庭

第八章〈宮廟之子:穿梭於社會底邊的歷史迷宮〉作者范文千,帶著父母一起來參加新書分享會,不多說故事的內容,而先談完成這個故事對自己的意義。他說,媽媽原本不想來這個場合,過了三天後,才接到媽媽同意前來的簡訊。

許多同樣是社工背景的工作者與學生,在反身回看自己的家庭經驗時,往往只能用簡化的形容詞去勾勒互動過程裡的情緒張力,而無法直面地還原該段經驗的脈絡。而文千的父母歷經了台灣歷經殖民到經濟起墜的現在,拚了命送小孩去唸書,往上爬,讓孩子可以談戀愛、追求小家庭,有個正當的工作。但是,這卻帶來和父母間一個明顯的斷裂──這樣的小孩,常常很難回頭看父母為他所做的付出。

「我的家庭是宮廟家庭,常常聽前來的民眾訴說他們的家庭狀況。我和媽媽的互動,也常常參雜著神明居中溝通的經驗。但大學時,我跟同學講了宮廟的經驗後,沒有一個人具體問家裡為何會開宮廟。直到遇到夏林清老師,才因她的鼓勵,我講出自己的故事。不然,原本的自己是不敢跟週遭人講這些事的,因為不知道其他人會如何看待。」

文千當時跟媽媽提起要瞭解外公的事及高雄養父的事,來來回回拼湊出這個故事,過程中有很多的痛苦,但還是決定去明瞭家庭中種種張力的歷史來處,帶著痛苦但活得更坦然與明朗。

夏林清回應,文千的追尋路,是日常生活很多接觸點拼湊而成,有時就是不經意聽到,這些東西就進來,引領向前。歷史上有很多事情,父母不管是戰爭、意外、生老病死,經驗的傳達很多時侯是碎片的,但是一個碎片可以看到整體的樣態,有一個情感的動能,往一個地方走去。

夏老師常常跟學生說,不要上了課,學到一些方法,就直接回家做溝通練習。家是獨特的,家中的東西要慢慢打開,長大成人後才能一步一步前行。

相關書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家是個張力場:歷史視野下的家庭關係轉化》,心靈工坊出版

作者:夏林清, 王淑娟, 朱瑩琪, 江怡臨, 李丹鳳, 范文千, 鄭麗貞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當個性與價值觀都不同的人共處家庭斗室,「家」這個讓人依靠的棲地,也往往成了傷痕累累的張力場。本書作者、心理學者夏林清,長期將「家」視為田野,進行諮詢與研究,看見「家」的僵局中往往承載、交雜著歷史、政治、工業經濟、社會價值的種種作用力,一般人難以體察,更難言難解,因而無從舒緩家內的痛苦。

夏林清認為,為人兒女者若能將父母還原成他們所處時代的青年男女,理解他們的困難處境及其各自的家族源流,將能開啟新的理解,辨識出階級、性別、政治與文化的差異對父母──這對夫妻──加諸的承載與難題,從而能開啟一些機緣,發展涵容傷痕印記的胸懷。「在兒女眼中,夫妻關係通常是藏在父母的角色關係之下的⋯⋯我總是引領他們繞到父母這對成年男女的勞動小歷史與疲困身心的旁邊,亦同時進入男女夫妻共處的生活樣態。」

然而開口探問自己的父母與家族,既艱難也需要勇氣,因此本書彌足珍貴。本書收錄了夏林清及學生們,或因家庭痛苦,或因工作啟發而返身回溯家族的故事。一頁頁交雜勞動身影、戰亂離散的故事汗淚交織,如電影畫面般勾起讀者內心深刻迴盪,動容於關係微妙的轉化。

對於助人工作者而言,本書在作者的理論解析下,突破歐美現代小家庭式的設定想像,引領工作者在大時代的脈絡下看見「家」的樣貌與困局,找到介入、轉化的契機,是不可或缺的專業進修之作。如作者所言:「在家人關係中所壓縮存放或掩埋藏匿著的記憶與情緒經驗,或能解壓縮,則創造了機會,讓人能在回觀傷痛與糾結經驗中與他人一起成長與變化。」

1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社

本文經心靈工坊文化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