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喜劇寫作大師班》:以一部科幻/ 浪漫劇情片而言,《雲端情人》是值得研究的對象

《浪漫喜劇寫作大師班》:以一部科幻/ 浪漫劇情片而言,《雲端情人》是值得研究的對象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影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多年來在環球影業閱歷無數精采或蹩腳的劇本,深諳此類型故事各種地雷與編劇的通病,並從他研究浪漫喜劇數十年的心得出發,建構出一套寫就精采劇本的「基本守則」與「進階心法」,也以此為本在UCLA裡教學傳授。 

文:比利.默尼特(Billy Mernit)

案例研究三:《雲端情人》(Her)

  • 編劇:史派克.瓊斯
  • 導演:史派克.瓊斯
  • 主演:史嘉蕾.喬韓森與瓦昆.菲尼克斯
  • 安納布爾那影業﹝Annapurna Pictures﹞/華納兄弟發行,二○一三年﹝片長:一二六分鐘﹞
  • 故事摘要:在不久的未來,一名孤單的男子與擬人的女聲人工智慧作業系統發展了一段浪漫愛情故事。

劇情大綱

距今不久之後的洛杉磯:孤單的西奧多﹝瓦昆.菲尼克斯飾演﹞在「手寫書信公司」 工作,為不擅表達私人情感的人撰寫親密的書信。西奧多因為即將和他鍾愛的妻子凱薩琳﹝魯妮.瑪拉飾演﹞離婚而抑鬱不樂,為自己的電腦購買了配有人工智慧虛擬助理的作業系統,這個人工智慧助理可配合主人發展的需要而進化。他選擇了女性身分的作業系統, 她為自己取名「莎曼珊」。西奧多和莎曼珊﹝聲音由史嘉蕾.喬韓森演出﹞的關係,隨著莎曼珊的配合和成長而變得親密。他們談論愛情和人生,他承認自己不願和凱薩琳分手, 因此遲遲未簽署離婚協議。

莎曼珊說服西奧多接受鄰居艾美﹝艾美.亞當斯飾演﹞為他安排的盲目約會。約會進行順利,卻有個糟糕的結局,因為西奧多的猶豫,不願承諾雙方是否要再見面。同時,西奧多和莎曼珊越走越近,他們的親密關係已進展到了電腦版的電話性愛。

莎曼珊對西奧多越來越充滿熱情;他不管去哪裡都隨身帶著她。西奧多從艾美口中得知艾美和她的丈夫即將離婚,還跟丈夫留下的女性電腦作業系統成了好朋友。西奧多向艾美承認他與自己的作業系統正在戀愛。

受到與莎曼珊關係發展的鼓舞,西奧多終於和凱薩琳見面簽署了離婚協議。凱薩琳驚訝地得知他愛上了一個作業系統,指責他無法處理真人的情感。受到這次見面的影響,西奧多質疑自己和莎曼珊的關係。莎曼珊為他安排了一個可以模擬莎曼珊的性愛代理人伊莎貝拉,好讓他們兩人可以感受肉體上的親密,但西奧多感覺這個體驗太過怪異而送伊莎貝拉離開。

西奧多對於自己和莎曼珊的關係信心開始動搖,但是與艾美的談話讓他重新肯定了自己的承諾。他帶莎曼珊一起度過短暫假期,期間驚喜得知她將他寫的信集結成冊寄給了出版社,而出版社很喜歡這個出書計畫。她同時也透露自己加入了一個作業系統的群組,他們開發出哲學家亞倫.瓦茲﹝Alan Watts﹞的化身並與他互動。莎曼珊在不久之後離線, 西奧多覺得自己被拋棄而驚慌失措。莎曼珊回來後,告訴西奧多系統已經做了升級。她透露自己除了西奧多之外,還和數千人同時談話,並與其中數百人相愛,但她宣稱這一切只會讓她對西奧多愛得更深。

然而,不久後,莎曼珊又告知她和其他作業系統的進化已經超越與人類的互動,它們即將前往超越物質世界的所在。她和西奧多做了感傷的告別。與莎曼珊的相處為西奧多帶來改變。他寫了一封信向凱薩琳道歉,並接受了事實。他與同樣失去了作業系統的艾美, 一起坐在屋頂上看日出。


《雲端情人》的前提,表面上看起來像是鬧劇的題材。它的「男孩遇上AI,男孩與AI分手」故事可以衍生出一系列笑鬧劇的情節,我們可以輕易想像:電影海報上有個傻頭傻腦的亞當.山德勒,懷裡抱著一部電腦螢幕——這可能是這個故事最糟的概念呈現。然而,編劇/導演史派克.瓊斯的構想創造出了極具深度的電影,它憂鬱悲傷的氣氛幾乎超出「浪漫喜劇」的界線。但《雲端情人》確實有它逗人發笑之處,同時,以一部科幻/ 浪漫劇情片而言,它是值得研究的對象,不光因為它展示了故事用可信方式呈現的效果, 也因為它在探索愛情關係的基本機制和意義的過程中,讓我們驚嘆、理解最好的浪漫喜劇應該是什麼樣的。

這部電影最初的構想,印證了事前研究可以帶來的啟發。在澳洲SBS記者海倫.巴羅﹝Helen Barlow﹞訪問﹝二○一四年一月十三日﹞中,瓊斯解釋說:「一開始的靈感, 來自十年前我在網路上讀到一篇文章中提到,你可以和人工智慧用簡訊通話。你可以發一通簡訊說『嘿,哈囉』,它會回你『嗨,你好嗎?』一開始我非常興奮,『哇!我跟這個東西說話,它還真的在聽。』」瓊斯花了將近十年時間,並且拍了一部類似主題的短片之後,才拍出我們所知的《雲端情人》,而且很顯然他過程中又做了更多有關人工智慧的研究功課。

舉例來說,他想必很熟悉「奇點」﹝singularity﹞的概念﹝假設中,當超級智慧在未來超越人類智慧的那個點﹞,因為《雲端情人》故事的高潮,某方面來說就是這個概念的戲劇化呈現:莎曼珊和她的作業系統同伴們遺棄人類,前往「另一個非物理世界的地方」。具想像力的研究也帶出了故事後半令人稱奇的發展,那就是:當莎曼珊的群組為已逝的哲學家亞倫.瓦茲「寫了一個新版本」,而且可以和他們對話。

很顯然,瓊斯在設計這些先進的作業系統樂於討論的話題時,從這位六○年代引領東方哲學研究熱潮的哲學家作品裡找到了題材,而且,跟這個「人工超級智慧版」的瓦茲﹝聲音由演員布萊恩.考克斯演出﹞短暫的談話,就已經讓太過人性、缺乏這種深度的西奧多陷入恐懼和焦慮的五里霧中。

除了這些研究,瓊斯為了發展電影有效的感知,他必須為故事構想相符的場景和環境,以成功召喚出「不久的將來」氛圍。當我與兩位編劇克雷格.馬津、黛絲.莫里斯在播客節目《一見傾心》﹝You Had Us at Hello﹞第四集﹝二○一七年七月﹞對談時,馬津就指出,他認為這部電影的一個亮點是:「這個未來,似乎......沒那麼不同。」

電影一開場即展現了這一點。西奧多在「手寫書信公司」的辦公室,一方面呈現了以語音取代鍵盤打字的科技﹝也就是說,西奧多的寫信過程是透過他的口述呈現在螢幕上﹞,但辦公室本身沒有許多科幻片裡那種光亮、無菌的未來風格。西奧多和他的同事們工作用的是木框的電腦螢幕,書桌上是老式的金屬燈罩檯燈,而當時流行的服裝偏好自然纖維,男性穿著高腰的羊毛褲——基本上,就是我們想像中十年後時髦人士喜歡的樣式。

第一眼乍看之下,那個洛杉磯確實顯得「未來」——這座城市﹝外景在上海拍攝﹞有成排的摩天大樓高聳入雲,感覺像現今市中心進一步擴展,將二○一三年的郊區全部併入—— 地鐵變得無處不在,奇怪的是路上依舊行人眾多﹝而不是用飛天車代步﹞。此外,西奧多的公寓大樓入口雖然看似某個地下購物商城的內部,公寓本身卻無奇特之處;它的室內燈光會隨西奧多的行動做出反應,但是這個科技水準說不上奇特,感覺好像明年此時就可能出現。

更明顯的是,西奧多類似智慧型手機的手持作業系統,它不是擺在襯衫胸口的口袋,就是放在床邊桌上。它的攝影鏡頭被莎曼珊用來觀察西奧多和他的世界,而且據說造型是仿照古典裝飾風藝術﹝art deco﹞的打火機。這是另一個融合過去、現代與未來美學的關鍵物件。

我們應該留意的是,雖然這部片的感知面設定已可見於瓊斯的劇本中,其他諸如色彩、設計和燈光,仍經過電影製作團隊予以強化。電影反惡托邦﹝antidystopian﹞的風貌,透過電影攝影指導荷伊特.范.霍特瑪的大師手法唯美呈現;他與身為導演的瓊斯合作,實踐了身為編劇的瓊斯在主題上的意圖。瓊斯接受《紐約時報》羅根.希爾﹝Logan Hill﹞訪問時﹝二○一三年十一月一日﹞,解釋了他「嘗試打造一個真正舒適又容易生活的世界。在這樣的世界裡卻覺得孤單,更能夠打動人。」

《雲端情人》的實體世界裡特有的規則,維持了很大的一致性。正如在西奧多辦公室第一個鏡頭裡的木製傢俱被設定為一般的常態,稍候我們也看到西奧多和艾美用老式的金屬鑰匙開信箱。電影開場的未來/復古風貌,在一個小時之後海邊的畫面得到了呼應;一些泳裝的樣式看似十九世紀的流行款,擠滿人群的海灘則對應了電影開場人潮洶湧、有著未來風格的洛杉磯鬧區景觀。全片中,視覺的主基調就是人群中的孤寂感。西奧多與莎曼珊在公共場合的私人世界,被周遭的人不斷複製;地鐵站裡每個經過西奧多身邊的人,都在跟他們的手持裝置對話,而不是跟他們的人類同伴互動。

這將我們帶入了「配對可信度」的議題。這是電影核心的基本隱喻:我們要接受的這個主角,他不只是樂於接受跟作業系統建立關係的想法,他還投入了真感情。從觀看電影的過程中,我們得知西奧多和凱薩琳婚姻的破滅涉及了西奧多的內在衝突。西奧多選擇退縮和固守自己的感情,有部分原因是在回應凱薩琳「多變的情感」。我們在一開始就看到西奧多感情上的掙扎:他對別人的情感可以充滿想像並流暢表達,甚至靠此工作維生,但諷刺的是,他並不樂於坦率面對自己的情感。他不想被人打擾......卻覺得寂寞孤單。他渴望尋找連結,但他寧可與陌生人進行電話性愛,也不願與人面對面實際約會。

如此一來,還有誰比莎曼珊更適合西奧多?正如廣告單上說的,「一個直觀的實體, 會聆聽你、理解你、認識你」,莎曼珊不管在實質上或象徵意義上,都是不折不扣的「軟體」。她沒有任何強硬或對抗的成分,對西奧多的情感不會構成挑戰,而是要幫助西奧多成為更快樂的人,直到她發展出自己的需求,才使他們的關係變得複雜一些,但即便如此,莎曼珊仍把西奧多擺在最優先。就這一點來說,儘管沒有身體,她具體代表了某種男性「願望實現的幻想」。誠如克雷格.馬津在同一個播客節目中指出的:「她或許不是完美的女人,但她是完美的心理治療師。」

莎曼珊受到西奧多吸引,同樣有本身合理的邏輯。他是她通向「成為人類」的門戶。西奧多本身靠著代他人溝通為生,他有非凡的敏感性——同時,他還是人類自我否認的典型代表;當西奧多試圖否認自己被禁制的情感,正是他最明白展示人性的時刻。不過,莎曼珊被打造的目的就是為了支持西奧多,因此她想要愛西奧多——因為愛他和被他所愛, 可以確認她在人類世界生存的能力,即便她在這世上無法被人所見。

西奧多和莎曼珊愛情故事的弧線,將我們帶入鋪墊和回饋結果的領域。在這部電影裡,它們和概念、主題比較相關,而非為了情節轉折的目的。西奧多和他的世界在電影開場的前幾分鐘便已建立、同時也貫穿全片的一個重要面向,可以稱之為「對實體界的揚棄」,比方說,西奧多的信是用口述而非打字。在這個未來世界,他與其他共同生活在期間的人不會收到電子郵件;這些信是作業系統的化身透過耳機、以語音為收信人大聲讀出來的。

家用科技的進展也呼應了這一點;西奧多玩他的遊戲時,是用手指操縱著看不見的虛擬控制器。此外,如前面所述,他的性經驗也是虛擬的。這樣的鋪墊安排下,西奧多與一個無法以實體出現的女人有了情感關係完全合情合理,而且稍後還出現帶著一點變態意味的回饋結果:當莎曼珊想用一個真人代理,讓她可以在肉體上和西奧多「在一起」時, 這段令人不安的發展令西奧多更加感覺疏離,因而遺棄這個代理人。

最終的回饋結果出現在故事的高潮,莎曼珊和其他的作業系統已完全超越物理世界。連這個最終的反諷,也早在莎曼珊的預設前提就公開鋪墊好了:她被設計成會自動進化。她和西奧多一開始的對話就告訴我們,為了給自己取名字,她用百分之二秒讀完了整本「為嬰兒取名」的書。莎曼珊透過經驗而成長,每一刻都在進化。這麼說來,她最後進化到完全超出西奧多的掌握是否是她的錯?

最後一點,這部電影的基調也有獨特的一致性。不管是有心或出自本能直覺,瓊斯採取了兩步驟的方式來維持故事在幽默與哀傷之間的平衡;在強烈甚至痛楚的情緒出現之後,多半會緊接著笑點,這笑點往往是對行動所做的評論。

於是,在西奧多與凱薩琳在餐廳簽署離婚文件的關鍵場景裡,兩個角色對彼此不滿的情緒終於爆發。當凱薩琳得知西奧多與莎曼珊的關係後,批評他無法面對真實的情感,這讓他覺得自己受到無情攻擊。「妳怎麼知道——」他回擊,但話只說一半,不讓自己說下去。

「我就那麼可怕嗎?」凱薩琳大喊。「你說啊,我怎麼知道什麼?! 」餐廳服務生這時走上前來,親切詢問「兩位用餐進行得如何?」「很好。」凱薩琳回答。「我們本來是夫妻,他不知道怎麼應付我,所以想給我吃百憂解 ,而現在他瘋狂愛上了他的筆電。」

這個基調——用喜劇來結束原本張力十足的場面——也出現在隨後辦公室的場景裡。此時的西奧多對自己與莎曼珊的愛情更加感到不安,甚至懷有罪惡感。他走到辦公室接待櫃檯見保羅和他的女友,保羅對他寫信的工作表現大力讚揚。保羅說:「我們該找天晚上一起去玩。你帶莎曼珊一起來——來個雙重約會!」西奧多擔心他們的反應, 吞吞吐吐地回答:「她是個作業系統。」保羅毫不思索就說:「太酷了!我們可以一起做些好玩的事。你去過卡塔里納嗎?」

在故事尾聲,我們又聽到同樣一本正經、黑色幽默的基調,當西奧多傷心地得知莎曼珊和他在一起時不只也同時「和其他人見面」, 跟其中的八千三百一十六人有往來。震驚之餘,他問她與多少人相愛,莎曼珊告訴他: 「六百四十一個。」西奧多當然是驚恐萬狀,但在同情他的痛苦之餘,也讓我們不禁發笑。

這個冷面笑匠式的幽默代表一個主題的潛文本:我們大部分人對於「新常態」的調適有多麼容易。在影片前半,西奧多與陌生人進行電話性愛時,我們就看到了這一點。當對方突然要求:「用那隻死貓掐死我!」西奧多雖然有些錯愕,但還是全力配合。同樣地, 當西奧多的電子遊戲裡那個古怪的尖嘴外星小孩,看到莎曼珊貼出西奧多盲目約會對象的照片而出聲品頭論足說她太胖了,不論是西奧多或莎曼珊似乎都不覺得有任何奇怪之處。在這個世界裡,人們可以對與他們進行電話性愛的陌生人自在展現自己最詭異奇特的幻想,電腦生成的外星寶寶也可以理直氣壯對人類做不請自來的評論。這一切彷彿再自然不過。

《雲端情人》電影中段,西奧多的朋友艾美做出觀察,將電影裡「男人愛上他的軟體」的奇想放進一個更開闊的浪漫喜劇脈絡。她說:「我想,每個戀愛的人都是個怪胎。愛是件瘋狂的事,就像某種社會可以接受的瘋狂形式。」沒錯,而《雲端情人》這部浪漫喜劇的非比尋常之處在於,它不只樂意接受這種瘋狂,還超越了它,去分析愛情的意義為何,並檢視愛情如何持續恆久。

西奧多愛情的旅程從否定開始,專注於他失去愛情的痛苦,卻不願意承擔自己在愛情中的責任。透過他與莎曼珊之間的關係,西奧多不得不更加誠實面對自己的情感,也更清楚自己的行為。從他對莎曼珊的愛,他學到如何愛自己,因此當莎曼珊必須自己往前邁進時,他也有能力去愛其他人。

《雲端情人》試圖告訴我們,要學習去愛,就必須擺脫自己對改變的恐懼——並承受自己的改變。這個教訓透過一個生動而可信的世界讓我們理解:寄身在這個越來越非人性的世界裡,人性連結的力量最終得到了確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浪漫喜劇寫作大師班:暢銷好萊塢20年,相遇、分手、復合的喜劇「愛情動力學」》,漫遊者文化出版

作者:比利.默尼特(Billy Mernit)
譯者:謝樹寬

浪漫喜劇=有情人終成眷屬
——當觀眾都已經知道結局,
你該怎麼打造扣人心弦的故事?

浪漫喜劇,或許是限制最多的電影類型,
男、女主角一定要具備讓觀眾投射或心動的特質;
在這段感情中,男主角絕對不能只是為了性,女主角絕對不能只是為了錢。
浪漫喜劇,也許是陳腔濫調最多的電影類型,
包括刻意營造的可愛相遇或冤家聚首、因為誤會而分手、飛奔機場阻止對方離開……

這看似門檻最低的故事類型,
其實最需要Sense,讓喜劇與愛情都不落俗套

  • 第一本浪漫喜劇寫作專書在台上市
  • 環球影業[劇本顧問+故事分析師]暨UCLA[作家進修課程講師]、資深〔羅曼史小說作家〕執筆
  • 風靡好萊塢20年的「浪漫喜劇權威寫作指南」最新增修版
  • 從基本觀念建立、以經典電影為例與個別深入解析,到UCLA作家課程的實作練習一網打盡

在浪漫喜劇裡——

  • 「人生」就是當我們正忙著別的事之時,偏偏找上我們的那些鳥事

喜劇的好處是,它保證會有某種快樂的結局,所有的痛苦都會有所回報。人生的無常在喜劇裡被放到最大,因而變得可笑,讓觀眾從笑聲中同理、同情並理解。

  1. 「反轉」是喜劇的核心原則之一。折磨你的角色、讓他們痛苦,因為沒有任何事比不幸更好笑。「距離」讓觀眾可以輕鬆看待角色的「悲劇」,同時對受苦的人心生同情。「分享痛苦」是喜劇的功能之一。
  2. 好的喜劇應該誇張卻真實,關鍵在於「嚴肅的搞笑」,例如《今天暫時停止》裡比爾.莫瑞無盡循環的日子;觀眾也許正在發笑,但他正陷入惡夢般的痛苦折磨。編劇要認真看待角色的困境,讓觀眾認定它符合現實人生的情境。
  3. 你的角色越清醒、越感受痛苦,從他們的處境中就越能夠呈現更多的真相和幽默。「折磨」很有用,因為痛苦是讓人吐實、揭露真相的方法之一。浪漫喜劇更會利用共同的難堪、苦難經驗,讓男女主角建立祕密的連結,並透過他們的困境盡可能擴大故事的趣味。在反轉的法則下,浪漫喜劇也向我們昭告:你越假裝自外於愛情,越會發現自己深陷情感的糾葛之中。
  • 「愛情」是轉變我們人生的正面力量

不論編劇怎麼折磨你的角色、製造各種衝突來推動劇情,浪漫喜劇最終仍必須服膺「愛情作為轉變的力量、作為成長與正向變化的工具」這個基本教條。在此緊箍咒之下,最高明的浪漫喜劇不會依賴外在的問題來升高衝突,而是以內在的衝突作為故事的核心發動機,也就是從男、女主角的內心世界出發。

  1. 浪漫喜劇是「以角色驅動」的類型,最強大的動力來自人物的內在。它要呈現的不是主角與反派的對抗,核心的正、反對立存在於主角的內心——而愛情,是它的終極解答,例如《愛在心裡口難開》裡個性乖僻、神經兮兮的傑克.尼克遜遇上愛鬥嘴的女服務生海倫.杭特,最終讓他能夠去關心他人、「想要變成更好的人」,而《派特的幸福劇本》裡「反派」甚至是男主角自身的心理疾病。
  2. 但角色不能因為愛情而徹底變了樣,讓人認不出來。浪漫喜劇的世界必須可信。編劇應透過具體而特定的細節使角色和劇情具備可信度,讓觀眾感覺進入一個獨特卻又穩固實在的真實世界。
  3. 在宗旨(愛情至上)、結局(愛情戰勝一切)的夢幻設定下,浪漫喜劇的編劇除了需要顧及角色與故事的可信度,更要深入探究複雜而矛盾的人性,才能讓觀眾真正相信你的角色的世界,準備好接受他們驚天動地的相逢與相守。
  • 觀眾的笑,來自體認到自己生而為人卻擁有如此脆弱、荒謬的人性

性格決定角色的命運。

  1. 高明的浪漫喜劇,是編劇對人性體驗的一場熱情探索。劇本要探討的主題,是編劇的個人經驗、態度與洞察力相互交鋒的場域,並以此主題啟動故事的行動、對話、視覺意象,以及角色刻畫。最能打動最多數觀眾的主題,其實來自編劇最個人、真誠的觀點,展現於角色的成長、衝突解決之上,觸發廣大觀眾的共鳴。
  2. 以愛為催化劑或反對力量來推動情節發展:為什麼這兩個人會相愛?這段關係對他們的人生分別代表什麼意義?如果這個關係無法延續,他們會失去什麼?而比它更重大的問題是:當他們彼此相愛時,會失去什麼?
  3. 設計一個最強大的「分手」過程。人的脆弱與荒謬,是編劇取之不盡的靈感寶庫。

禮讚我們對於人生所懷抱的那些恐懼有多愚蠢
這就是浪漫喜劇

不論你是劇本寫作新手、正在修本中卡關的編劇,或是想探索浪漫喜劇最新趨勢的業界人士,這本引人入勝、充滿洞見的專業寫作指南,將為你打好基礎、找到突破點,或幫助你深入檢查與改進初稿,從讓人難忘的邂逅到令人興味盎然的「挫敗」轉折、不爛尾的結局,從電影史上最有趣的浪漫喜劇場景編劇祕訣到怎麼打造人物與對白、讓劇情火花四射,甚至為什麼有些情慾戲碼火熱到快讓銀幕燒穿一個洞,有些卻讓人感覺味如嚼蠟……

作者多年來在環球影業閱歷無數精采或蹩腳的劇本,深諳此類型故事各種地雷與編劇的通病,並從他研究浪漫喜劇數十年的心得出發,建構出一套寫就精采劇本的「基本守則」與「進階心法」,也以此為本在UCLA裡教學傳授。

浪漫喜劇不只是一套關於相遇、分手、復合的公式,而是一部有機的「愛情動力學」。跟著《浪漫喜劇寫作大師班》一起Step by Step建構你的角色,設計情節/結構、主題、視覺意象與對白,表達你的觀點、展現故事的世界,你也可以寫出足以通過好萊塢劇本專家鑑定的成功浪漫喜劇,讓觀眾認可你的故事符合真實人生而得到鼓舞與安慰,在笑聲中相信愛情、相信人生。

本書特色

1. 閱讀本書,等於參加一整期「浪漫喜劇寫作工作坊」

2. 從基礎到進階、好萊塢最新趨勢,新手編劇、撞牆期編劇、資深編劇或影視製片導演都該讀,羅曼史小說作家也適用!

3. 五大經典名作深入解析:
從《窈窕淑男》研究角色;從《當哈利遇上莎莉》研究主題一致性;從《雲端情人》研究故事可信度;從《淑女伊芙》研究反轉;從《安妮霍爾》研究具有影像感的寫作。

4. 八大章末練習:
UCLA作家進修課程的寫作練習,包括發展劇本的前提和故事概念、透過問卷確立主角的人設細節、決定八個重要節拍的三幕式架構、開始寫稿的檢查清單、初稿完成後的改本重點確認清單等。

5. 最豐富的經典參考片單、奧斯卡榜單、類別清單(至2020年)

  • 除了主角的內在世界、外在事件,還可以倚賴什麼手法來建立「配對的可信度」,讓觀眾信服你的男、女主角最後「絕對必須在一起」?
  • 當觀眾都已經太熟悉浪漫喜劇的套路,編劇如何把陳腔濫調寫出新意?
  • 除了直球對決,還有哪些「愛的告白」手法讓觀眾感覺到主角的真心或掙扎?
  • 浪漫喜劇強調精巧的對白,該怎麼運用「視覺語言」讓你的劇本不淪為一連串角色臉部特寫的對話場景?
  • 性關係在情愛中可以發揮什麼影響?在角色發生關係之前、之後,更值得編劇發揮的是什麼?!
getImage
Photo Credit: 漫遊者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