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壞事重重、難以負荷的2020年,對台灣來說卻充滿各種機遇

全世界壞事重重、難以負荷的2020年,對台灣來說卻充滿各種機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顧2020國際新聞,這個庚子年確實壞事重重,然而,今年的國際情勢卻給了台灣獨特的機會推動國際名聲和參與,甚至能藉此提升地緣政治與戰略地位。

回顧2020年國際大事,1月美伊關係再度緊張和澳洲的森林大火;4月國際原油期貨價格首次來到負值;6月美國BLM種族運動;8月黎巴嫩首都貝魯特大爆炸、加州野火肆虐,以及白羅斯20萬民眾走上街頭反抗獨裁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9月高加索雙亞和中印衝突;11月的美國大選,當然還有貫穿全年、橫跨各國的新冠疫情。

面對2020年,就連見過國際大小場合的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FR)資深副會長林賽(James M. Lindsay)都用了「難以負荷」(overwhelming)一詞來形容。

每逢年底,都會根據當年國際趨勢與語的變化選出年度代表字的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Dictionaries),也在2020年踢到了鐵板,為此將年度單字改為年度多字,甚至在標題加上了「前所未見」("Words of an Unprecedented Year")一詞。

2020年庚子年確實壞事重重,然而筆者認為,今年的國際情勢卻給了台灣獨特的機會提升國際名聲和參與。

醫療產業鍊與健保經驗

疫情無庸置疑是今年數一數二的重大事件,無論是國際外交關係、各國經濟和政治皆受到了疫情影響。事實上在過去的十年間,已有多位傳染病學者警告全球大型傳染病爆發的可能,以及批評各國政府對此的不重視,而在疫情爆發後,CFR提出報告指出,相對經濟或社會災害,針對疫情的準備,包括預防、檢測能量,以及防止病毒傳播措施等,國際以及多國政府明顯不足。

從這次台灣的成功防疫,就可以看到,因著2003年慘痛的SARS經驗,民眾與政府在聽聞疫情消息時,不僅格外機警,並能在第一時間做出防治措施,如邊境管制和口罩國家隊的建立。

不過除了建立疫情危機處理機制、將醫療用品列為戰略物資,並確保其戰備存量,另有兩點是2021年他國必須馬上進行,且台灣可藉其推動發展的工作:「區隔醫療產業鍊」和「推動可負擔的全民健保」。

這場疫情讓各國政治人物、高級官員清楚認知到防疫能力與國際地位、名譽是息息相關,更是讓西方國家了解到醫療用品過度仰賴他國,會對國家戰略能力(多國的軍營出現群聚感染)和國際關係(國家互搶口罩)造成的影響,尤其當醫療物資生產國為威權體制國家時,更會使民主國家的談判聲勢下降。

目前多國政府已經開始進行產業鍊重組,台灣在高品質醫療產品上的領先技術,則能成為民主國家分散產業鍊風險的好選擇。

至於後者,全民健保制度的重要性,也在這次的疫情當中凸顯而出。根據美國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估計,將近3300萬名65歲以下的美國人沒有醫療保險。未被納保的民眾容易成為防疫破口,讓疫情傳播難以被追蹤,也難以趨緩。

不僅如此,由於缺少健全的醫療保險系統,在疫苗施打上,如何確認病人施打疫苗的品牌和劑數,都成了重大的挑戰。相較之下,台灣覆蓋率極高又完備的健保系統,無疑是此次防疫的一大功臣。

「價格親民」的健康保險也是防疫的重點。根據美國CDC,非裔美國人的COVID-19死亡率是美國所有種族中最高的,為白人的2.1倍,不是因為非裔對病毒免疫力較低,而是因為較貧窮族群在飲食上往往只能選擇便宜、熱量較高的加工食品,伴隨著這些飲食來的,是肥胖、高血壓和糖尿病等疾病,也就是COVID-19病毒的高風險群。

而當醫療保險費用高昂,較低階層的民眾無法負擔時,又降低了減少高風險疾病產生的機會,造成惡性循環。而貧戶受疫情影響較嚴重的情況不僅出現在美國,也在世界各地發生。

貧窮與貧富差距

世界銀行(World Bank)最新分析警吿,2020年的疫情已造成8800萬人陷入極端貧困(每人每日生活費不足1.9美元,約新台幣55元),而且該數字僅是保守估計,最壞情況可能高達1.15億。

根據資料,新增的極端貧戶集中於南亞,撒哈拉以南非洲緊跟在後。陷入極端貧窮的原因包括(1)貧戶工作性質往往有較高的流動性,因此當封城令出現時,貧戶影響最大;(2)貧戶往往不在健保覆蓋範圍內,因此得病或檢測的醫療支出將使貧戶陷入極端貧窮。

最令人擔憂的是,極端貧窮的增加將會造成長久影響。因為當生計受影響時,貧戶往往必須犧牲教育,而教育的缺乏將使得階級更難以突破。

在疫情發生後就發現,學生的蹺課率明顯上升,雖然各國政府皆努力透過遠距教學降低教育差異,但遠距教學實行又有一定的門檻,如電腦和網路設備等,因此除了提供貧戶即時的救助外,強化教育和網路鋪設,是接下來各國政府必須努力推動的建設,否則只會延長疫情所帶來的經濟和國家發展衝擊。

圖一:最可能受到COVID-19影響而增加極端貧困人數的國家。淺藍為在疫情前的極端貧窮人口數,深藍為在疫情爆發後,十月統計的極端貧窮人口數。由上至下分別為:印度、奈及利亞、剛果民主共和國、孟加拉、衣索比亞、菲律賓、馬利、肯亞、委內瑞拉、布吉纳法索。資料來源: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
圖二:COVID-19對極端貧困的長期影響。淺藍為在疫情爆發前預估的2030極端貧窮人數,深藍為在疫情爆發後預估的2030極端貧窮人數。由上至下分別為:剛果民主共和國、奈及利亞、馬利、委內瑞拉、布吉纳法索、葉門、南蘇丹、安哥拉、肯亞、坦尚尼亞。資料來源: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

台灣上到下的國際參與推動

以上重大議題,對於身在台灣平行宇宙的我們,恐怕難以感同身受,畢竟台灣不僅成功防疫、不需要經歷封城,更因此避免了經濟下滑,但此時此刻或許就是讓台灣,幫助他國、更進一步拓展國際聲量的最好機會。

除了上述提到成為分散醫療產業鍊風險的好選擇外,台灣更可以積極與他國學術單位合作,提供台灣健保經驗,或協助遭經濟衝擊的國家發展教育建設等,展現「Taiwan Can Help」精神。事實上,提供他國協助對於台灣地緣政治和戰略地位相當有利,例如幫助重創國印度面對疫情的經濟衝擊,就能夠加強台灣在印太戰略上的重要性與參與度

對於一般民眾而言,拓展台灣的國際參與事實上也沒那麼遙遠,聲援白羅斯或泰國民主派的示威民眾,或在Twitter上加入奶茶聯盟的討論,就是最好的行動,有效程度甚至不亞於政府方面的推動。而根據筆者的觀察,今年台灣關注國際新聞的趨勢是高速上升,相信這正是好的開始,期盼2021年,台灣的國際名聲與參與能在政府與民間的推動之下,更上一層樓。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