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急轉彎》:成功融合《可可夜總會》與《腦筋急轉彎》,簡單而深刻的三幕故事

《靈魂急轉彎》:成功融合《可可夜總會》與《腦筋急轉彎》,簡單而深刻的三幕故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皮克斯2020年度壓軸的作品《靈魂急轉彎》,有著以《可可夜總會》裡以生死曖昧之間的尋找抒情、又有些《腦筋急轉彎》裡對情緒與二維辯證的化解和共處。

文:李佳軒

畢生追求著爵士夢的男主角喬終於在地下室昏黃的舞台上,筋疲力竭毫無保留的演奏了。觀眾們熱烈歡呼讚嘆那真是神乎其技、嚴格的女伶團長高度肯定邀請他加入樂團,連保守的母親都站在臺下熱淚盈眶:你成功地完成了一個夢想了,你不再是埋怨被人忽視、懷才不遇的音樂家了。喬送走了眾人後站在了店門口卻停頓了一回兒,彷彿出神般恍惚,團長走出門後讚賞他,喬卻問了她:「所以接下來呢?」

明天同樣時間同樣地點,表演啊。喬的這一天確實太與眾不同了,他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他甚至一瞬間似夢般擁有了超越從來經驗的過程,他緩緩地說:「我以為一切會多麼⋯⋯原來就只是這樣。」

SOUL-ONLINE-USE-s464_105_pub_pub16_961
Photo Credit: 迪士尼提供

只是這樣是什麼意思?明明是你拼了命追求的感覺,怎麼會有這樣看似失落的恍惚?團長和他分享了一個小故事,小魚拼命游想到大海,路上遇見了大魚說這裡就是啊,小魚卻說這只是水。魚反道,大海也是水、水也是大海。這確實是個很有哲理,帶有莊子思想又複雜的問題,你所追求的是感覺的目標,還是追求感覺本身;你所熱愛的是愛的人事物,還是「熱愛」這個符號背後所指稱的感覺呢?


水只是水,水成了大海,而大海仍舊是水。《靈魂急轉彎》用了一個很可愛、充滿視覺奇想,說了個簡單卻深刻的冒險故事。設定是這個世界的人類死亡之後都會成為一團小靈魂抽離身體,搭著黑暗宇宙通往光環的「亡者手扶梯」,要去接受死亡後的課程;另一頭已獲得淨化的靈魂回歸幼苗,得在「人生先修班」裡接受導師各種訓練,賦予各式個性、性格、天賦等填滿肚子前空白的表格,而最後一個空白稱之為「火花」(sparkle),是最無法闡明、與先前早已決定好的表格全然不同。

可能經由在世時有著不凡經歷的導師帶領、或是經由仿真的世界體驗空間,獲取你的火花,就在很多體驗之下,找到一個迸出衝撞的感覺瞬間,那個火花足以讓你成為一個準備好投胎成為人的條件,才能跳下通往地球的圓洞,準備從一個靈魂進入一個身體,成為一名人。

SOUL-ONLINE-USE-s221_33a_pub_pub16n_930
Photo Credit: 迪士尼提供

皮克斯2020年度壓軸的作品,有著以《可可夜總會》裡以生死曖昧之間的尋找抒情、又有些《腦筋急轉彎》裡對情緒與二維辯證的化解和共處,更延續了一貫簡單而深刻,深刻又簡單的三幕故事。以日復一日度日的男主角喬,突然死去的靈魂為主角,渴望完成自己尚且為挑戰與面對的夢想慾望為基底;而遇上了一個過了幾百年都沒有辦法獲得火花的「22號」為轉折衝突的條件,如何回到人世間完成夢寐以求的演出機會;另一方面,其實也如何幫助22號獲得火花,相輔相成完成了這個靈魂世界的任務。

首先,我們注意到所謂的投胎先修班裡的靈魂,用的是代號。22號是誰、是男或女或跨性別?他/她從哪裡來、來投胎前是誰,曾經有一個「名字」嗎?我們應該怎麼定義,只看見了22號選擇了一個聽起來似乎比較機車難搞的聲音,面對了多年來試著引導自己的導師,各式各樣曾經在人類歷史上有著不凡貢獻或表現的靈魂導師,希冀發揮他們的思想想幫22號找到火花,卻都失敗了。人類累積的知識和文明歷程,但22號卻從來沒有真的參與過,靈魂無法擁有感覺、無法飢餓或品嚐美食、更沒有所謂困倦或是亢奮。

他們只是用一種被假設的「現象」外貌去被引導,真正獲得投胎條件的事情,或許就是你終於有了一個渴望想要追求感覺之際。無論是面對知識追求的慾望、音樂演出的創作感,熱愛科學喜歡烹飪都是,所有可能化為一個為了成為一名人,人之所以有七情六慾各種情緒外,重要的是「欲力」催使活著的事情。

不是必然要有什麼非凡偉大的目標,也可以是天馬行空恣意妄為的幻想,但你就是把「活著」這件事情遺忘了,而純然身處在之間。或許那就是22號一直缺少了的事情,直到他不經意「先體驗」了人世的歷程後,爾後才感覺到了這件缺陷的圓滿。

SOUL-ONLINE-USE-s221_101kT_pub_pub16_148
Photo Credit: 迪士尼提供

也許這是一種超驗的人生經歷,在我們所面對的世界景觀中,有著太多太多無法被喚醒的大海,背後有很多暫時遺忘的事情,有很多尚未被發現的感覺,而緩慢的、悠長的,在廣漠時間裡去體驗。在喬與22號後來的誤解和爭執中,22號不斷被喚醒他心中的心魔:「你不夠好,你根本無法成為一名人。」

22號所厭惡的樣貌之下,壓抑了多少被傷害過的心情,只是22號不懂什麼是「傷害」,更不會以為自己受過了傷、更不會明白傷害是可以被存在並存於世界的。

迷失在稱之為靈魂異度的沙漠,有許多已死迷惘無法投胎的黑化靈魂、同樣也有很多因專注、享受與感覺超越高潮的在世靈魂,這像是我們稱做憂鬱、出神、酒神、高潮、甚至被魔神仔牽引時失去意識的靈魂。全都聚集在了這片無盡頭無法可管的空間。

心魔的一體二面,能讓你找到更高層次、更深感悟的自己;同時也可能讓你無窮的失去某些,只是游移在這裡無所標的、更無感覺可言。皮克斯設計了「渡化」的橋段,似乎引用了很多東方宗教裡符號的儀式感,想要淺顯易懂讓觀眾明瞭那是一種「神秘」。

SOUL-ONLINE-USE-s365_1x_pub_pub16_205
Photo Credit: 迪士尼提供

距離感的、是科學無法解釋的感性,為了化解靈魂死亡和再生議題的嚴肅感,為了告訴所有的觀眾:活著是活著,死亡也包含在了活著裡頭,尚且無法明白宇宙所有平凡的人們,走路與過生活不是一個厲害的理想,但卻也是一個重要的事情,度過每一天就是活在當下,就是自己所創作的自己了。

活在大海裡、活在水中;感覺波浪與平靜。是愛、是恨,是所有紐約市繁雜急忙擁擠人們的腳步、是地鐵站裡放在角落的垃圾,還有為了自己所嚮往而追求的人們。進步的工程與電機、密密麻麻的金融數字、高聳雄偉的建築、精準而細膩的會計計算,固然是重要而使得我們生存的條件;而街頭哼唱的歌謠、無法被理解抒發苦悶的詩、浪漫電影和幻覺光影塑造的魔術、還有牽著手陪伴你一起跳下去的愛——那是我們身為人的原因。

即便你再活一次,你仍然是你,就因為用了不同眼光看著自己,你看見了一個不同無用之用。

它們確實很「無用」,無用的像是活著若無成就什麼偉大與說詞般一樣。我們打開門見到了一座高山,走進了山林開始征服它,想要活得有意義。理想啊、夢想與成就啊,關於我愛你的事情啊,我走到了山的頂點時候,山可以不再是山,我們會不明白為什麼這裡是頂點、還是只是一個途中,觀看的身份和視野不同,全然對世界的感覺也不同了。

只是知道生活這樣過去了。無用的時候仍然有了你尚未明白的用處,只要你還在活著的路上,不知不覺感覺著這一刻所有宇宙的變化與不變,山仍然是山。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