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錢」又管「帳」:N年A上億的出納、會計們萬年不變的大絕招

管「錢」又管「帳」:N年A上億的出納、會計們萬年不變的大絕招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述幾位「神鬼」會計出納,之所以能夠輕鬆拿走上億,一定是使用了非常細膩精巧,又刁鑽難查的自創手法吧?很可惜,她們跟鬼滅之刃的我妻善逸一樣,只有一招──錢之呼吸・壹之型・管「錢」又管「帳」!

作為偶像劇《我可能不會愛你》拍攝點之一、五星級溫泉會館的泰安觀止,居然上演了「我不可能不A你」的橋段。據報,張姓出納因投資期貨虧損,覬覦每日經手的大筆現金,從2010年開始侵占部分原本應存入銀行的現金,至2017年累積吞了新台幣1億650萬元左右。

未命名
Photo Credit: 泰安觀止
泰安觀止為高級溫泉會館

而且,這不是2020年唯一被新聞媒體報導的「會計出納侵吞案」:

  • 華旗飲水機陳姓會計多年來將公款小額、分批匯到自己私人帳戶,最後盜走總金額約1億8400多萬。
  • 北部某砂石廠闕姓會計,則是將付給廠商支票上付款對象改成自己或親友,4年內搬走1億415萬多元。
  • 仲恩生醫楊姓財務,除了虛列獎金詐取98萬,還擅自動用公司名下帳戶3億現金炒股。
  • 在高雄某補習班擔任會計的張簡姊妹花,透過浮報老師鐘點費、短報或漏記學費來掏空補習班,7年來放了近億到自己口袋。
  • 双喜電影陳姓會計持續把公司款項轉匯至私人帳戶,或其他完全無業務關係的公司,3年來共計176筆異常款項,轉入24個無關的個人與公司帳戶中,總計金額高達新台幣1億1000多萬。

《舞弊現形課》中也深入討論過「名牌包達人」Vivian的案例。身為亞馳國際的會計,只要客戶匯款到公司帳戶,她就會轉走約一成到自己帳戶,短短4年就A走2.3億。同一時間,發生了第一銀行被國際駭客入侵、自動吐鈔8300萬的大案。相較於一銀案出動了19位車手領款,一星期內就被追回6000萬,Vivian僅憑一人之力就得手2.3億,而且潛伏4年後才被發現。

前述幾位「神鬼」會計出納,之所以能夠輕鬆拿走上億,一定是使用了非常細膩精巧,又刁鑽難查的自創手法吧?

很可惜,她們跟鬼滅之刃的我妻善逸一樣,只有一招──錢之呼吸・壹之型・管「錢」又管「帳」!

管「錢」的為什麼不能順便把「帳」管一管?

一般來說,公司若得支付廠商貨款,必須把採購單、供應商發票、收貨單、驗收單等可證明交易確實發生的文件,交由會計審核,無誤後會計才會在公司帳上記錄「得付若干元給某廠商」。系統再依照付款條件設定自動計算付款日期,出納則依此日期與金額,匯款或透過支票支付給廠商。支付之後,再由會計在公司帳上記錄「某日已支付多少錢給某廠商」。

為了確保出納不會把錢亂轉,大部分公司都會由會計收取銀行每月對帳單,核對是否與公司帳上紀錄的存款金額相符。而內控做得更細緻的公司,還會在網路銀行的操作權限上隔出防火牆,會計可建立付款要求但無法核准,出納反之。

所以,如果會計(管帳)跟出納(管錢)勾結,甚至是同一人,會發生什麼事?

那就是前面幾個案例發生過的事。

像是該付給廠商的錢被A下來、但卻在公司帳上紀錄已付,或是直接把公司的錢轉到私人戶頭等。更重要的是,「由不同人檢核對帳單」這個事後把關機制,也因此失效。

這就是「裁判、球證、旁證都是我的人」的問題。

雖然判決書沒明寫,但我想泰安觀止的張姓出納應該也兼任會計,否則公司這麼大筆金額憑空消失,認真的會計一定能從銀行對帳單中發現蛛絲馬跡。

連最後防線「會計師」也失手

這個案件最讓我訝異的,並非「管錢又管帳」,而是外部會計師如此輕率的查核。

會計師該如何確定公司帳上的現金沒有虛報?很簡單,直接問銀行某公司帳戶有多少錢。

當然,這種「問」必須正式一點,一般透過所謂「函證」(紙本信件)的形式,由會計師事務所寄送給銀行,銀行直接回覆金額,中間完全不應有公司任何人員介入(特別是會計或出納)。

在泰安觀止的案例中,簽證會計師居然將空白的函證,直接交給張姓出納,讓張姓出納有了塗改函證上帳戶金額、蓋上銀行偽章的機會,根本是「請鬼拿藥單」。

內部控制不能Cost Down,更不能裝睡以對

台灣企業非常擅長降低成本,但在重要的內部控制上千萬不能省,因為通常短期省下來的小錢,絕對補不上長期的重大損失。

從一篇招募實習生的公告可以發現,張姓出納不僅兼會計,居然還兼管人事。從老闆角度,一員工分飾三角,一份薪水做三份工作真是賺到。但這種「貪小便宜」的經營邏輯,最後傷的永遠是自己。假設泰安觀止多請一位會計,一年不需50萬(全台薪資中位數),10年來不到500萬的薪資,就能減少一億元的損失,何樂而不為呢?

前面提到的亞馳國際案例,Vivan除了得坐牢4年8個月,還得賠償1億7724萬多元。試問,Vivan這輩子有可能還得完這麼多錢嗎?亞馳當初多聘一個人、多一點心思把內控做好,成本可能連500萬都不到,現在這麼大的窟窿,要向誰求償?

不過,即使前面血淋淋案例一籮筐,裝睡的老闆還是很多,怎麼叫都叫不醒。這時,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錢之呼吸那一千零一招,被各行各樣會計出納們使出,持續盜走上億公款。並祈禱還沒被騙的老闆,可以聽懂鬼滅主題曲紅蓮華那句──「能夠改變的,只有我自己,僅僅是如此而已」的深意。

本文經高智敏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