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一名馬來女子遠嫁印度會讓馬國穆斯林不滿,甚至引起蘇丹關注?

為何一名馬來女子遠嫁印度會讓馬國穆斯林不滿,甚至引起蘇丹關注?
圖為2001年11月1日,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行的一個馬來婚禮文化展覽。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採行普通法(common law)與伊斯蘭法並行的雙重法律制度,後者退居地方層級。伊斯蘭法的管轄範圍主要局限在家庭事務、財產繼承、宗教事務等民事訴訟上,且僅適用於穆斯林。

近日,馬來西亞柔佛州一名馬來穆斯林女子在印度與該國一名曲棍球員以錫克婚禮成婚,遭馬國穆斯林社群指控其違反伊斯蘭教義,甚至引發柔佛王室關切。蘇丹依布拉欣.依斯邁對此「感到遺憾」,並下令州宗教執法單位調查。

事件後續發展仍有待進一步調查,蘇丹也呼籲公眾不要妄下定論,但仍無阻輿論的熱議。而在中文媒體報導下,此事也進入馬國華社輿論的視野中。網路輿論焦點主要集中在對行動管制期間出國完婚之質疑,以及與穆斯林婚姻規定兩方面。而對後者的討論,無疑顯示了華社對穆斯林婚俗與本國伊斯蘭法婚姻規範之陌生,其觀點與評價,也在更廣泛的層面上,與對伊斯蘭的認知與想像互相連結——這也是本文所欲關注與探討的。

馬來西亞採行普通法(common law)與伊斯蘭法並行的雙重法律制度。在聯邦憲法的框架底下,後者退居地方層級,而各州在行政、立法、司法上享有的自治權,也意味著馬來西亞伊斯蘭法的訂定與執行,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各州的官方宗教機構,具有多元與去中心的傾向。伊斯蘭法的管轄範圍主要局限在家庭事務、財產繼承、宗教事務等民事訴訟上,且僅適用於穆斯林。

以本次事件所觸及的婚姻為例,馬來西亞穆斯林與非穆斯林分別受兩套不同的法律所規範:非穆斯林適用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與離婚法令,Law Reform (Marriage and Divorce) Act 1976),而穆斯林的婚姻則受到1980年代以降各州所制定伊斯蘭家庭法(Islamic Family Law system)所規範。後者既為伊斯蘭法,則其必然反映伊斯蘭的信仰與價值觀。要理解穆斯林的婚姻,則我們需對伊斯蘭法的原則和理念有基本的認識。

伊斯蘭法中的婚姻

常聽到一種說法,即伊斯蘭是「全然生活之道」,而以伊斯蘭信仰為基礎的伊斯蘭法(Islamic law or Shariah)也確實觸及穆斯林生活的方方面面,近乎無所不包。基本上,伊斯蘭法的法源包括:《古蘭經》、聖訓(hadīth)、學者之共識(ijmā’)與類比(qiyās)。而各法學派之間的差異,主要表現在對共識與類比之接受度,以及對《古蘭經》與聖訓的詮釋方法上。而《古蘭經》與聖訓可說是伊斯蘭法最主要的兩大法源。

《古蘭經》與聖訓中對婚姻也有相當的著墨。諸如婚約之締結、聘禮、離婚、孩子撫養、財產等婚姻相關細節之闡述,散見於《古蘭經》各章中。如〈受考驗的婦人〉(60:10-11)、〈筵席〉(5:5)章中都有經文提到只有男女信者之間的婚約才是合法的;甚至有〈離婚〉章,當中對離婚的條件、丈夫的財務責任、離婚「等待期」(’idda)、孩子的撫養權等細節皆有著墨。(65:1-7)

聖訓方面,如遜尼派「六書」中的《布哈里聖訓》(Ṣahīh al-Bukhārī)、《穆斯林聖訓》(Ṣahīh Muslim)等大致上也承襲《古蘭經》的觀點,透過先知的言行、裁決等,進一步闡述經文中的婚姻觀,並提供了「判例」。

然而,若撇開共識與類比不論,光是《古蘭經》與聖訓就已非常複雜:前者因其文本形式、語言風格所造成的艱澀與模糊性,而極度依賴其他文本的補充與詮釋(包含聖訓);後者則涉及聖訓傳述傳統發展中伴隨的種種問題,如:傳述者的可信度、教派間的分歧等,其複雜性從「聖訓學」('ulūm al-hadīth)在伊斯蘭學術史上留下的豐碩成果中便可見一斑。

簡言之,普世的經典並未使伊斯蘭法的發展趨向統一——更何況以後者而言,經典從來就不曾「普世」——伊斯蘭法在歷史上也因此不斷地受到經典詮釋方法、學術社群分佈、政治變遷、社會經濟環境等各種的影響。基於此多元性,我們很難掌握一個本質一致、具體而清晰的伊斯蘭法內涵。

同樣的情況也反映在伊斯蘭法規範下的婚姻:大略而言,男女雙方達成共同意願後,在見證人(通常是兩名成年男子)的見證下便締結婚約。一段婚姻之完成以夫妻圓房為標誌,在某些情況下,若婚約中女方未成年,則必須待其「性成熟」後(通常以第一次月經為準)再決定是否完成婚約,在此之前不得發生性行為——這也是伊斯蘭法中「童婚」爭議之處。此外,在合法的婚姻中,男方需支付給女方聘金(mahr)。若男方休妻(ṭalāq,即男方單方面口頭提出終止婚約)生效,除了拖欠的聘金外,尚需負擔「等待期」間(通常是3-4個月)女方的生活之需。

然而,如前所述,以上種種規範的細節,常常在不同的案例中差異甚大。以離婚為例,穆斯林社會中常見的離婚方式便包括前面提到的「休妻」、女方提出的協議離婚(khul’)、法庭準予終止婚約(judicial divorces or faskh)等,具體的條件、程序等也因時、因地而異,不同社會背景下三者發生的比例也有所差異。總而言之,針對婚姻各項事務的裁決,沒有明確而統一的標準可循。法源也不斷地被詮釋、援引以適應不同的情況。

shutterstock_1073234372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圖為馬來西亞的馬來人婚禮。

現代價值下的伊斯蘭婚姻法

伊斯蘭法的模糊性,亦反映在其與現代價值的衝突與回應上。從婚姻與性別權益、地位來看,伊斯蘭法中確實有許多規定難以與現代價值兼容。如前文所提到的,伊斯蘭的經典與論述傳統中,確實有觸及諸如一夫多妻、離婚、童婚等諸多帶有濃厚父權色彩、對女性不利的內容。而除了婚姻外,尚有女性之法律地位、財產繼承等不平等之內容,此不贅述。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