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批判白團援蔣是「台獨起源論」,阻礙「中華民族復興與統一」

中共批判白團援蔣是「台獨起源論」,阻礙「中華民族復興與統一」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團的存在雖然過去一直無法公諸於世,我們也對這段歷史認知不多,但他對台灣的訓練、後勤和戰略規劃,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這個影響與美軍顧問團支援同樣重大,奠定了台灣軍事基礎。

文:新・二七部隊 軍事雜談

在國府於1949年國共內戰失利流亡台灣,台海處於局勢不安情況,直到1950年韓戰爆發,台灣才重回美軍的勢力範圍下獲得生存保障。這期間過去二戰時在中國作戰的日本軍官們,秘密來台組織軍事作戰團體「白團」,就成為蔣介石的秘密軍事顧問。他們不但在古寧頭、八二三砲戰中親赴前線,也為當時的國軍訓練優秀軍官,郝柏村、蔣緯國等人都曾受過白團訓練。

白團為台灣的基礎軍事制度提供許多協助,新兵入伍的刺槍術、單兵戰鬥教練、成功嶺大專兵集訓等設計,白團都有參與其中。白團的存在雖然過去一直無法公諸於世,我們也對這段歷史認知不多,但他對台灣的訓練、後勤和戰略規劃,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這個影響與美軍顧問團支援同樣重大,奠定了台灣軍事基礎。

時空背景

二戰結束後初期,1945年9月9日,日本陸軍大將岡村寧次代表日本政府簽署降書,在南京受降典禮上將佩刀遞給何應欽將軍。隔天,何應欽召岡村寧次去見他,岡村寧次被任命為「中國戰區日本官兵善後連絡部長官」,執行在中國的日僑和軍人返國作業任務。

1949年,原本要被判處死刑的岡村寧次獲判無罪,激起中國共產黨爾等人士的震驚和憤怒,但國府方面認為,岡村在日軍投降後的合作態度與抗日戰爭期間對華北一帶的共產黨清剿成果顯著,使得蔣介石身為中國戰區最高負責人的戰爭責任並未加以追究,也因為這樣的機緣慢慢促成後來的白團「報恩之旅」。

在日僑撤離中國時,國府也派軍協助處理。岡村的立場是以「反共」為主,認為中日戰爭結束後就是要恢復正常關係,共同打擊共產黨的滲透,共促東亞之繁榮和團結。

而在戰後位在中國戰區的日軍官兵,在上級的命令下,只接受國府為主的中國代表受降繳械,日軍保持戰時的警戒和秩序,等待國府人士到來繳械受降,當時共產黨伺機而動,奪取和衝突不斷。曾有不明人士自稱政府代表來接收日軍槍械和受降書,但是卻拿不出自己的身分被趕走,也因此除了滿州國地區,大致上在中國各戰區的日軍部隊,能夠維持紀律持續作戰,直到國府部隊接收完成。

日本投降後,岡村拒絕遵從共產黨的指示,導致共產黨的部隊搶奪戰略位置時造成嚴重死傷,被共產黨視為重要戰犯之一,共產黨曾多次要求日軍受降未果,便開始包圍襲擊山西、河北、河南等地的日軍及其技術人員,但即使戰敗投降的日軍也不失去既有的紀律和善戰,一樣也能把紀律不彰、靠人海戰術的中共八路軍打得死傷慘重。

例如根本博中將,戰後擔任駐紮蒙古的駐蒙軍司令,為掩護四萬多名日僑安全撤離內蒙和滿州國,與蘇聯軍和中共八路軍對戰三天,徹底完成任務,多次擊退蘇聯和中共的聯軍進犯,才後撤到天津復員歸國,後來來台協助蔣介石指揮金門古寧頭戰役。

AP_56030203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1949年國民黨敗亡台灣,蔣介石下野,面對失去中國江山的質疑,他的總統任職由李宗仁代為接手,他也檢討自己在過去失敗的原因,首先,黨的組織早已被共產黨滲透到各個領域,黨紀不彰難以約束國民黨成員和軍隊,造成身邊的眾叛親離,失去過多重要的官兵將領。

其次,蔣介石的下野是「斷尾求生」,過去國民黨與共產黨對抗期間,雙方都進行過多次和談,曾表達全中國人民對抗日本侵略須一致對外,但在對日戰爭結束後共產黨卻在蘇聯的支持下在國內興起暴動和混亂。儘管國民黨內部還是有人提議須和共產黨和談,但發生談判代表竟集體投誠事件,讓蔣介石對共產黨的態度從此拒絕和談。

多次的和談造成國民黨失敗的原因之一,即便下野後,在李宗仁得不到黨內支持與和談未果後,蔣介石又再度恢復總統一職。也因這些種種因素,蔣介石重新檢討失敗的情況,重新整頓軍備、黨務和教育。

在1949年美國援助台灣前,一群舊日本軍官在過去與蔣介石的私人情緣遠渡到台灣,岡村與澄田睞四郎、十川次郎討論後,招募自己以前的兵團參謀或連隊長級軍官等17名成員,在東京組團。團員為首的「富田直亮」,化名為「白鴻亮」,1949年11月抵達台北,也因領袖為「白鴻亮」,故稱「白鴻亮軍事顧問團」,簡稱白團。而且「白團」之「白」字,與「紅軍」之「紅」字對抗,意為對抗以中共為首的「赤魔」。

中國共產黨對於「白團援蔣」這段歷史,以「蔣幫」、「台獨起源論」來批判,認為這段歷史是阻礙「中華民族復興與統一」的絆腳石,當然也針對蔣介石「特赦」日本戰犯之罪,書寫的毫無保留,這段歷史一直是中共史學家對台涉獵歷史上一種「政治需要」的批判。

建立的基礎

當台灣在戰後歷經二二八事件,蔣介石對於台灣人受到過去日本殖民教育和共產黨初期的滲透充滿不信任,加上海軍的叛變問題讓蔣介石必須嚴懲叛徒投共者,就在政治肅殺和局勢不利於他時,白團是他重要的革新再生機會。

蔣介石與舊日本軍官的關係,起於當年在日本就讀軍校的日子。1908年蔣介石曾留學於「東京振武軍校」,十分了解日本軍官的態度,當時在該校指導的教官長岡外史對蔣的態度抱持肯定,留下「不負師教」(師の教えに背かず)的名譽。蔣介石在二戰時對付日軍,深知沒有美國的援助不可能勝利。

蔣對日本軍人的重用,讓同為同盟國陣營的美國感到不可思議,但是也只有蔣介石相當清楚日本軍官的性情。在1949年後逃往台灣時,他認為美國只重視利益才願意支持,在國府面臨存亡之際只有舊日本軍官願意伸出援手,可說是過去所結下的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