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好的不努力》:沒有同理心也不想有,你的主管是逼人崩潰的「部屬粉碎機」嗎?

《剛剛好的不努力》:沒有同理心也不想有,你的主管是逼人崩潰的「部屬粉碎機」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上有很多不合常理的主管,這類型的主管在公司內被人在背地裡稱作「部屬粉碎機」,是非常麻煩的存在。但更麻煩的是,這種主管的工作表現還不錯,公司高層對他的評價很高。

文:井上智介

逼人瀕臨崩潰的「部屬粉碎機」

主管是決定你的職場生活品質優劣的最大影響因素之一。

實際上,我身為職醫最常見的諮詢也是「和主管的關係」。職場中有許多理想的主管,會尊重你的存在,讓你在部門裡待得很安心。不過,也有那種會使出職權騷擾,已經壓垮許多部屬,還得意洋洋拿來炫耀的主管。

麻煩的「灰色地帶」

的確,社會上有很多不合常理的主管,這類型的主管在公司內被人在背地裡稱作「部屬粉碎機」,是非常麻煩的存在。但更麻煩的是,這種主管的工作表現還不錯,公司高層對他的評價很高。因此他在公司內擁有很大的發言權,經常擔任教育部屬的工作。

但是,由於他的教育風格是只能按照自己的步調進行,所以經常從上級的角度指導和評價部屬,搞得部屬身心俱疲。

雖然有人建議可以對這類型的主管提出職權騷擾的控訴,但是在介於指導與職權騷擾之間,原本就有灰色地帶,他大可利用此來擊潰部屬。可能其他的同事會說:「那個人的指導方式就是那樣啊」,在似是而非的狀況之下,很難獲得他人的幫助。

結果身為受害者的部屬,只能忍氣吞聲,心理被折磨到支離破碎,最後甚至無法做出正常的判斷,還認為「就是因為自己沒能力才會挨罵啊……」,整個陷入思考遲緩的狀態。

擊垮你的「粉碎手段」

接下來,我想介紹所謂的「粉碎手段」。如果能事先知道對方是運用何種伎倆,就能做好心理準備,所以請認真閱讀。

這種手段的特色就是「無論是在眾人面前,還是一對一的情況下,他都會不動聲色、毫不留情地不斷施加壓力」。

例如,以下這種情況:部屬在做簡報的時候,遇到有點困難的提問,此時,對於部屬的不知所措,這位主管別說是伸出援手了,反倒是繼續碾壓。

  • 「為何沒先想到這個問題,沒有預做準備?為什麼就是不能事先設想好呢?」
  • 「話說這是誰的工作啊?」
  • 「如果不懂的話,為什麼不問我呢?」
  • 「你的簡報時間會不會太長了?大家都還有其他工作要處理耶!」
  • 「這裡不是給你詳細報告的地方,而是簡報的地方。那麼,你的解決方案是什麼?」
  • 「這種事情,現在大學都不教的嗎?」

就用這種態度,連珠炮似的提問。部屬當然很難保持平常心。

這位主管到最後就會說:「有疑問的時候,能夠當場解決才是好的職場環境」,然後接著又會說:「我會盡可能在你身邊教你。」

到這裡為止,主管認為「這一切都是為了部屬好」。

「是啊,我沒有什麼惡意。因為我自己以前也是這樣一路成長過來的啊。」主管從過去的成功經驗裡,很自然產生這種想法。

如此一來,不只是上班時間,就連回家後也會收到主管發來指示工作的訊息和郵件。而部屬感覺就像是被監視一樣,雖然被逼到喘不過氣來,也只能拚命回應主管的指示。

即便如此,主管還是完全無法察覺部屬的心情。即使部屬已經竭盡全力,也不認同他的努力,而是朝著更高的目標持續對部屬施加壓力。

沒有同理心,也不想有

如果持續這種狀態,部屬在工作能力有所成長之前,心理早就傷痕累累了。不難想像不只是晚上睡不著,就連去公司的力氣也消失殆盡。

通常當部屬的出勤狀況開始變得一團糟的時候,才會來找職醫諮詢。商談之下,往往是已經陷入完全憂鬱的狀態,幾乎無法正常工作。這種事情當然不能容忍,但很多公司實際上都有這種案例。

誠如前述,身為主管的人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所做的「壞」事。如果有必要的話,他甚至會強調:「為了年輕人,我犧牲自己的寶貴時間來指導他們」、「我們是為了達到更高的目標共同努力」。

他年輕的時候,也是像這樣在主管嚴苛的訓練之下培養出工作能力,拜此所賜才能夠爬到現在的位置,因而拿自己的成功經驗為基準,不斷重複這種言行。

此外,對於完全崩潰的部屬,也絲毫不能理解其心情,還常常說出讓人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在開導,還是在攻擊的言論。

但是,如果經歷幾次部屬瀕臨崩潰的狀態,就會覺得「再這樣下去,別人會認為是我的指導方針有問題」。於是開口詢問部屬:「你沒問題吧?」也只是隨意敷衍罷了。面對這種問題時,思考幾乎處於停止狀態的部屬,什麼也沒多想就回答:「嗯……我沒問題的……。」

這樣的內容儼然已成為典型的對話模式。

主管聽到部屬的回答之後,就拿這句「沒問題」當作擔保,「既然你沒問題的話,應該還能夠做得更好吧」,給部屬增加更多負擔,要不然就是說「雖然你嘴巴說沒問題,但是完全沒做出成果啊」,持續對部屬施壓。

此時,主管會拚命努力證明自己的指導方針沒有錯,只是部屬的能力跟不上。

誰變成「部屬粉碎機」?

會形成這種人格的主管,其特徵之一就是小時了了的「少年菁英」。

這裡所說的「少年菁英」,是指「國中、高中成績優異,過著接受眾人稱讚表揚的生活,卻在大學考試和就職的時候沒能進入第一志願的人」。儘管就世俗的眼光來看,第二志願也已經很不錯了,但是無法進入第一志願的下場就是,被父母斥責、遭到身旁人的冷眼對待,從前圍繞在自己身邊奉承的人,一下子全部都消失了。

有過如此慘痛經歷的少年菁英為了擺脫這種狀態,當然不顧一切地卯起來拚命努力。無法忘記以前「自己曾經是被周遭人認同的存在」,無論如何都要做出成績。唯有這樣才能保住自己的自尊,所以就算扯別人的後腿,也要把自己的勝利放在最優先的位置。

如果從踏入社會以來就一直是這種狀態,他無法理解周遭人的心情也是可想而知的。因為相較於和他人步調一致,自己的成功比任何事都來得更重要。這樣的狀態,再加上他原本就是頭腦聰明的人,也很幸運的在公司內交出好成績,那麼便會被貼上「工作能力強」的標籤,進而獲得更多的發言權。

直到晉升至現在的職位為止,一路過關斬將、從不考慮他人心情,所以不會在乎擊潰部屬這種小事。而且還誤以為自己是以過往的成功經驗在培育部屬,看不見自己的「模樣」,甚至喜歡那樣的自己。

另一項特徵就是「希望別人更加認同他」,無法停止膨脹的認同欲望。

就算部屬很明顯不感興趣,還是要求部屬下班之後陪他去吃飯喝酒,席間還要聽他提起當年勇,是如何努力才爬到現在這個職位,等著部屬稱讚他「好厲害喔」。

誠如前述,他們不惜犧牲其他人也要將自己的成功擺在第一位,總認為這樣的世界是正確的,所以不會顧慮部屬的心情,也無法配合他人的步調。也就是說,所謂的「部屬粉碎機」主管,就是在這個過程中膨脹自我的認同欲望,進而產生扭曲的自戀,結果只依據自己的狀況行事,是令人感到「非常遺憾的人」。

如果主管的言行符合上述任何一項內容,請不要認為「我是個沒用的人」、「我必須更努力」。因為錯不在你,所以沒必要在意。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剛剛好的不努力:別讓「壓力」大過你的實力!建立「評價軸」找回自我價值,不再當「厭世喪班族」》,方言文化出版

作者:井上智介
譯者:駱香雅

本書作者井上智介為日本頂尖權威「職場專科醫師」,數年來每月拜訪30家企業,幫助超過萬名上班族從「厭世到無法上班」恢復成「健康快樂重返職場」。井上醫師提醒:「除了自己,職場上沒人真心關懷你過得好不好。」即便公司主管知道員工的工作痛苦,卻因為考慮成本和勞動力而會刻意視而不見。

井上醫師發現,時下許多人因為上司的職權騷擾、人際關係緊張以及工作壓力,被迫超時工作,壓力、疲勞感不斷累積,工作表現每況愈下……,持續身陷這種惡性循環當中,最後身體出現「疲勞感、疼痛感、發炎」的症狀。

這是身心俱疲所發出來的「SOS三大求救訊號」,假如長時間被忽視不理,極可能帶來諸如心肌梗塞、中風等攸關性命疾病的風險,甚至是最後的過勞死。

本書是井上智介作為「職業專科醫師」,累積超過一萬個臨床經驗所獨創的方法,針對「厭世喪班族」的各種煩惱問題,分門別類提出符合現實的對應之策,而且已證實具有相當好的效果

《剛剛好的不努力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方言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