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田雄一郎之死:肺炎殞落的明日之星,日本在野黨面臨無人可戰

羽田雄一郎之死:肺炎殞落的明日之星,日本在野黨面臨無人可戰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擔任在野黨間合縱連橫重要角色的羽田雄一郎,不幸在2020年底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溘然長逝。2019年7月曾大贏自民黨對手15萬票的他,留下許多未竟之業,加上後援會士氣低迷,如何整合出有效有影響力的人參加補選,恐怕皆是難題。

日本政府在12月28日正式實施新制,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的突變種,禁止外國來的新申請旅客入境,海關的對應瞬間升級。但就在前一天27日,一位日本在野黨明日之星的政治生涯卻悄悄殞落,他是立憲民主黨的參議院幹事長羽田雄一郎,享年僅53歲。

「我好像得肺炎了」

在經由一連串屍體檢驗報告後,官方確認羽田雄一郎死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消息震驚政治圈。同黨的幹事長福山哲郎立刻在推特發表哀悼文沉痛表示:「他因為生病就這樣逝去,知道後因為太突然,我真的難過的說不出話。」

28日當天,福山哲郎再度召開記者會表示,羽田在生前的24日曾透過秘書詢問國會內的診療所,表示「自己沒有症狀,但是鄰近友人出現陽性確診」,表達希望可以接受PCR核酸檢查,隨後國會診療所就發函給羽田議員事務所,羅列相關可檢查的醫院。

不過,羽田在24日晚上就發高燒到38.6度,事務所立刻在25日幫他預約PCR核酸檢查,預定在27日下午3點45分受檢。羽田也在25日白天退燒到36.5度,但是在晚上時又發燒到38.3度、26日白天退到37.5度微燒、晚上又回到38.2度,都在自家療養。

等到27日早上秘書開車來迎接,當天早上他又退燒到36.1度,但是他那時呼吸相當急促,幾乎無法言語,只斷斷續續地說:「我好像,得肺炎了」後,途中就沒了氣息。秘書驚覺不對,趕緊叫救護車,羽田被送到東京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但仍在下午4點34分確認死亡。

當地鄉親不可置信

羽田雄一郎突然過世,東京的政治圈相當哀痛外,連他選區的長野縣當地氣氛也是相當低迷。立憲民主黨長野縣黨部代表、眾議院議員篠原孝哀痛表示:「羽田前輩是我們黨黨主席的明日之星,也是我黨統合領導在野黨力量前進的重大象徵,失去他真的是萬分可惜。」

該縣的參議院議員也跟日本媒體感嘆:「羽田氏不論在過去國民民主黨跟立憲民主黨的合作上,都擔當很重要的角色」。當地長野縣長和町長,也是羽田雄一郎親戚的羽田健一郎難過表示,當初還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12月19日最後一次會面時,羽田雄一郎並沒有任何異樣,但卻這樣英年早逝。

羽田雄一郎後援會「千曲會」會長若林邦彥則難過地表示:「這消息太晴天霹靂,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抽乾了」,其他的後援會幹部也不可置信地說:「昨天都還有通電話,就是跟往常一樣應對,根本聽不出有生病的樣子」,羽田在長野縣當地的事務所當初一度以為是誤傳,直到真正確定死亡後,才回過神開始準備喪葬儀式。

羽田雄一郎從1999年當選參議員以來,至今已經連任5次,在長野縣選舉區有著雄厚的地盤。他的意外死亡讓當地補選腳步不得不開始加速,預計將在2021年4月8日公告,4月25日投開票,不過這場補選,當地立憲民主黨壓力也很大,因為羽田家族在當地的穩固基業,來自超過百年的經營,擁有不得丟失的絕對壓力。

AP_961226050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羽田一家的百年經營

羽田雄一郎來自在野各黨也少數罕見的政治世家,其父親正是前首相羽田孜,他在1994年4月28日時就任首相,但是在64天後的6月30日就倉惶下台,成為現行憲法體制下在任時間第二短的首相。不過羽田孜一生政治資歷顯赫,1969年至2012年間擔任眾議員外,也歷任農林水產大臣、大藏大臣與外務大臣等。

羽田雄一郎的祖父,出生於長野縣長和町的羽田武嗣郎,則是羽田家族在政治界的先河。原先是政治部記者的他,在1937轉任鐵道大臣秘書官後不久,就接受立憲政友會推薦首次當選。二戰後,一度被GHQ公職追放的羽田武嗣郎在1952年回歸政界,並擔任眾議員直到1969年結束,由兒子羽田孜「繼承地盤」。

羽田雄一郎曾祖父羽田貞義更是長野縣當地有名的教育家與實業家,可以說一直以來,羽田家族在當地都極其有威望。原先羽田孜在2012年退休後,羽田雄一郎也想去繼承父親的眾議員地盤,不過當時民主黨反對「地盤世襲」,要他在參議院的長野選區加油,但嚴格來說,都是長野縣的鄉親奧援,羽田雄一郎留在參議員並不會失去既有的政治資源。

在三一一大地震後的隔年,羽田雄一郎也進入當時的野田佳彥內閣擔任國土交通大臣,當時他擔任日本的海洋戰略上的推進,負責綜合國土與強化海域管理的事務。這段期間因為在野黨分分合合,羽田雄一郎也一度變更黨籍,從民主黨、民進黨、到國民民主黨,最後在2020年9月,國民民主黨與立憲民主黨合併後,成為新的立憲民主黨黨員,並被委任參議院幹事長。

在野黨共鬥失基礎

羽田雄一郎的死,外界震驚的一點在於,53歲的他仍屬壯年之齡,加上日本的新型冠狀病毒死亡病例中,五十多歲的只佔0.3%,沒想到這樣的機率,羽田雄一郎仍是碰上。不過羽田過去曾有糖尿病史、也有高血壓等痼疾,嚴格來說屬於高危險群,羽田過世後,包括與其接觸的中高齡者與親近人士,都被列入PCR核酸檢查對象。

因應羽田之死的補選,雖暫定在2021年4月25日,不過對於長年經營的羽田一家及支持者來說,仍是太過倉促。2016年參議院的長野選區從兩員定額減為一員後,某種程度上在野黨的勢力才能凝聚,共推人選。2016年與2019年雖然都是在野黨獲勝,但是自民黨在當地的勢力仍是不容小覷。

特別是當地的自民黨眾議員井出庸生,原先是民主黨黨籍、參加過民進黨等活動外,2019年7月還支持當時國民民主黨的羽田雄一郎連任。不過井出卻在該年12月琵琶別抱,轉投自民黨旗下外,還加入麻生派派系,準備2021年9月接受提名。這也燃起了羽田鬥志,準備在2021年擁立適合人選對抗自民黨反撲。

不過,擔任在野黨間合縱連橫重要角色的羽田雄一郎,卻不幸在2020年底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溘然長逝。2019年7月曾大贏自民黨對手15萬票的他,留下許多未竟之業,加上後援會千曲會士氣低迷,如何整合出有效有影響力的人參加補選,恐怕皆是難題。

一旦補選成績不理想,也可能會沖散羽田一家在當地的政治基底。壯志為酬的羽田雄一郎,不幸過世後的補選爭奪在2021年後將正式點燃。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