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力女超人1984》:細膩有如文藝愛情片,卻削弱了超級英雄片的娛樂性

《神力女超人1984》:細膩有如文藝愛情片,卻削弱了超級英雄片的娛樂性
Photo Credit: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DC COMIC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神力女超人1984》(港譯「神奇女俠1984」)的導演派蒂珍金斯沒有把「神力女超人如何作為超級英雄」當成重點,反而縮減了動作戲的畫面感,並用許多感情層面的文戲取代,試圖複雜化神力女超人的角色心境。

(本文涉及劇情討論)

2017年,由派蒂珍金斯執導的《神力女超人》,一掃DC電影被漫威電影打掛的的頹氣,票房跟口碑都絕佳,也使蓋兒加朵詮釋的神力女超人一舉成為全球風雲人物,再現這位美漫經典角色的風華。

由於2017年《神力女超人》的成功,各界也都期待由派蒂珍金斯繼續執導的《神力女超人1984》(Wonder Woman 1984)能有傑出表現。而因為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神力女超人1984》2020年12月於全球各地影院跟HBO MAX線上播映。

《神力女超人1984》普遍獲得好評,但整體評價與討論潮卻不如首部曲,這點比較違反近20年來英雄電影的定律。通常英雄電影的首部曲,必須交代超級英雄的起源與基本脈絡。越是古老的英雄,就越會受過去時代設定的影響,被綁手綁腳,角色的思想與行為都比較傳統,也無法直接帶入後期衍伸的複雜多元的反派角色與盛大場面,意義上通常就是介紹角色登場的存在而已。

但2017年的《神力女超人》雖然背景是一次大戰,但無論情感、角色與動作畫面的宏觀,都讓人耳目一新,完全呈現神力女超人那結合智慧、力量、愛與美的各種特質。派蒂珍金斯也獲得許多電影獎,成為全球女性電影導演的翹楚。

但《神力女超人1984》的表現卻不如預期。在無需交代人物緣起的狀態下,續集電影應該會有更大的戰爭場面,更複雜細膩的英雄電影式情節轉折,與各多反派角色與主角之間的鬥法與衝突。但《神力女超人1984》被操作得更像一部文藝愛情片,而不是英雄電影。

1
Photo Credit: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以動作場面為例,開場神力女超人制服百貨公司大盜的畫面,精采程度不過是平常漫威電影中過場的過場,連中型畫面都不算。片中最大的動作戲是在埃及追緝大反派Maxwell Lord,槍砲間的運動追逐戰,畫面程度不如首部曲中,神力女超人直面槍林彈雨,衝入德軍陣地,僅是一般漫威電影中的中型畫面的程度。而片尾面對豹女的畫面表現普通,並沒有讓人感覺到女武神鎧甲的威力。與Maxwell Lord的決戰更沒什麼動作戲,是以說教的方式解決。這可以說是略反英雄電影模式。本片在英雄電影必備的動作場面上處理得很簡略,完全不是重點的感覺。

並非說英雄電影就一定要像漫威電影那樣,每五分鐘就來個高潮。布萊恩辛格的《X戰警》系列的動作戲甚至可說比《神力女超人1984》還少。但布萊恩辛格是畫面的天才,《X戰警2》中的萬磁王逃獄一景可說沒什麼大場面可言,但叫人看得刺激不已。派蒂珍金斯的特長不在此,而是如何在男性氛圍的故事中,以女性細膩的角度凸顯神力女超人如何勝過男性。但當故事放在80年代時,情節上跟男性角力的必要性沒了,她卻也沒把「神力女超人如何作為超級英雄」當成重點,反而縮減了動作戲的畫面感,並用許多感情層面的文戲取代,試圖讓神力女超人的角色心境複雜化。但也沒有成功。

電影的前一個小時,電影交代反派豹女跟Maxwell Lord如何透過謊言之神Pseudo-Logoi製造的許願石獲得超能力,神力女超人如何在痛失所愛後,渾渾噩噩地過了幾十年,過程頗為沉悶。雖然陰鬱沉悶是DC電影的一貫傳統,但派蒂珍金斯以藝術電影那種透過人物日常生活細節、語言互動所產生的情感氛圍的手法,卻不合英雄電影背景情節的模式,以至於有些怠滯拖延的狀態。漫威電影同樣會需要這樣的情境,但處理上卻簡潔有力,雖然容易讓人物扁平化,但相對讓人印象較深。

舉例來說,同樣作為1940年代即被創造的超級英雄,美國隊長跟神力女超人的背景共通點都在邪不勝正、愛國主義的氣氛。在21世紀重塑人物時,就必須要解構這個文化因素。同樣是故事時代為活了很久卻有年輕肉體的老古板,在《復仇者聯盟》中,美國隊長勢必要交代故交均已不在,那種與世俗格格不入的心境。漫威只用了幾分鐘的畫面就帶過,而且強而有力。

在飛機上,探員說自己從小就崇拜美國隊長,還幫忙設計了新制服。美國隊長看著自己的口香糖球員卡,說「星條旗不會太過時了嗎?」探員說「也許我們需要喚起過去的精神」。兩句對白,簡單傳達出美國隊長時不我予,找不到定位,而身邊卻還有人期待這個傳統英雄的登場,可說是無法再簡化直接且具有衝擊力的場景。

而《神力女超人1984》中,神力女超人長生不死,一戰時期跟她一起奮戰的夥伴早已死去,自己的愛人也早就掛了,她只能獨自在餐廳喝著紅酒,回家後一片寧靜,不看電視(在80年代是極重要的事物),沒有朋友,只有牆上磚上那些跟夥伴們的老照片,獨自與寂寞共處。

1
Photo Credit: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用這種藝術片的暗示,雖然觀眾也能感受神力女超人那種跟世界格格不入,不知道為何要存在、找不到依歸的情緒,但更為雜沓。根據故事,面對時代的核心問題應該在於「為什麼世界還需要神力女超人?」這方面派蒂珍金斯似乎不予理會(可能因為最後必然是神力女超人拯救世界,何必問為什麼),而把重心放在Maxwell Lord如何利用許願石顛覆世界的背景心境,跟神力女超人在許願得回愛人後,細膩的感情戲上。

當然這兩者都是故事的主線。神力女超人跟男主角愛得越難分難捨,越能呈現她最後為了拯救世界而放棄自己愛人的偉大。而Maxwell Lord因為童年陰影希望成功的那種人性就像是全世界人們的寫照,過程中越是用力,越是沉迷,就越能凸顯「許願石」作為真正反派的威力,以及靠一己之力「佈道」,就讓全球人民主動犧牲自己,打破謊言之神伎倆的神威。

這個哏弄得略為抽象,且過於細膩,讓最後那種「全球各地場景」跑馬燈式的過場畫面顯得合理,又沒有陷入一般世界毀滅那種流水帳式的畫面交代方式,層層推演,讓電影結構合理而完整。但就英雄電影的娛樂度來說,則是大大降低,反而像在說教,一部要大家不要縱慾的道德電影。

當然這也說不上不好看,甚至比許多藝術走向的電影都好看。有些畫面,無論是形容豹女如何從自卑到獲得超能力而個性扭曲,或神力女超人與男友之間的細膩互動,例如天生典雅、品味過人的神力女超人,希望男友穿21世紀的混搭風衣服,身為1910年代的男友卻嫌棄到爆,不但穿得很俗,還堅持要掛上在這時代絕對會被笑死的霹靂包(但對一戰飛行員來說,一個小包包可以收納飛行服那麼多口袋都放不下的東西,實在太酷炫了),都是好哏。

細膩的部分好看雖好看,特別是男友為了讓神力女超人恢復力量,自願消失,而神力女超人真情流露、淚流不止的場景,或Maxwell Lord徹底入魔的心情轉折,都叫人看得動容。但神力女超人的「超級英雄性」卻被削弱不少。

當然,這種詮釋是一種讓角色深層化的方式,沒什麼不好,特別是回到派蒂珍金斯這一輩成長時期活過父權壓抑的女性們,她們從小看《神力女超人》(1975-1979)的電視影集長大,把神力女超人當成女性自主與自我救贖的化身。這種女性電影、反英雄電影高潮的劇構方式,其實可能才是導演心中理想的「神力女超人電影」該有的呈現方式。女性用真善美與愛的力量擊敗邪惡,而不單純像漫威電影那樣只靠武力。如此作法的缺點則是削弱了畫面的刺激性。

電影上映不久,還不清楚未來本片的定位。不過大概可以想見,本片應該會受到不少女性觀眾的讚賞和認同。派蒂珍金斯應該也想留下一個「女性視角的神力女超人」的詮釋,片尾彩蛋特別請1975年飾演神力女超人、當時是眾多少女心中典範的琳達卡特現身,帶有新舊傳承、向這個經典角色致敬的味道。

至於電影本身好不好看?只能說好看是好看,但看完有種被佈道的不滿足感。這可能是一些男性觀眾會感受到的狀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