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中文檢定的移工Rani :「回到印尼工作後,我用在台灣學到的中文,教嫁來這裡的中國女工印尼文」

通過中文檢定的移工Rani :「回到印尼工作後,我用在台灣學到的中文,教嫁來這裡的中國女工印尼文」
Photo Credit:One-Fort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我知道在國外不懂當地語言的心情,而且在工廠不會講印尼文其實蠻麻煩的,我也沒有辦法在他們遇到困難的時候,隨時幫助他們,所以我白天上班,晚上也開了兩個小時的印尼文課,用在台灣學到的中文,教他們印尼文,希望可以讓他們感受到印尼的友善。

我叫Rani,今年46歲,是One-Forty中文課的學生,從小在印尼西爪哇長大,與前夫離婚後,為了讓孩子可以好好讀書,我往返台灣和印尼工作好多次,而今年是我在台灣的第十年。

希望我的離開,可以換回孩子們的未來

我人生最劇烈的轉變要從與老公離婚說起,結婚後的第15年,因為很多原因,我和我老公離婚,當時我們有三個小孩,最小的只有2 歲,最大的已經國中,前夫帶走前兩個小孩,我則是要照顧最後一個僅有2歲的孩子。

一開始我先在家裡開了一間批發商店,把廚房用具轉賣給其他小的店家,但是我失敗了。那時候很不好過,生意失敗加上老公離開,在印尼還要付銀行的貸款,在我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我想到了台灣,我知道這裡的人很好,薪水也比較多,所以我決定來到台灣工作。

one-forty-rani-01
Photo Credit:One-Forty

謝謝老闆的孫女,讓我的中文進步得很快

還沒來到台灣前,我就決定要把中文學好,一開始還不知道哪裡可以學中文時,我都是自己學,我會去買中文的作業本來練習,經過菜市場或是書店的時候,我也會走進去買注音或是拼音的大海報,貼在冰箱上慢慢的背。

那時候在老闆家,最常跟我說中文的就是老闆小學五年級的孫女,我特別喜歡跟妹妹說中文,因為他的程度跟我差不多,我們講起話來就很流暢,有時候我如果看到不懂的字,就會問妹妹說:「欸妹妹,這個是什麼字?」他就會當起我的小老師,教我很多中文的用法。

來到One-Forty中文課後,我發現學中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第二次來到台灣,我到安養院工作,說中文的機會又更多了。我開始要跟病人、家屬、老闆還有護士們都要用到中文,這個時候除了聽跟說,我也開始要去學怎麼寫,因為要幫病人寫藥包的名字,所以需要很快地學會大量的中文。從那個時候開始,我透過Youtube認識了One-Forty, 之後在2018年報名了One-Forty的中文課。

one-forty-rani-02
Photo Credit:One-Forty
one-forty-rani-03
Photo Credit:One-Forty

來到One-Forty以後,我發現學中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們會一邊玩遊戲,一邊練習很多中文。我特別喜歡餐廳遊戲,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角色和任務,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也要運用很多中文的單字跟量詞、像是牛肉麵要說一「碗」牛肉麵、炒青菜則是要說一「盤」炒青菜,還有在台灣畫菜單是畫正字記號,如果老師沒有說,我可能要很久才會知道這件事。

one-forty-rani-04
Photo Credit:One-Forty
one-forty-rani-05
Photo Credit:One-Forty

為了回到印尼當中文翻譯,我考過了中文檢定

在One-Forty上課滿1年的時侯,我決定要去考華語文能力測驗(TOCFL),是因為我那時候很想回家,但是因為我只有國中的學歷,所以沒有辦法在印尼找到很好的工作,所以我想說要把中文學好,考過檢定,之後可以回印尼當翻譯。

One-Forty的老師知道我要考試後,幫了我很多忙,像是幫我解答中文的問題,處理報名的事情。在考試的時候,我心裡很緊張,教室裡有很多別的國家的人,只有我一個是印尼人,但是我覺得我不能辜負很多人對我的好,所以我很認真的考試,最後通過了TOCFL的進階級。

one-forty-rani-06
Photo Credit:One-Forty

理解在國外的語言隔閡,回到印尼當老師

在台灣工作期間,我有一年因為太想念我的孩子,所以回到印尼的工廠工作,在那裡有幾個從中國嫁過去的女工,因為我知道在國外不懂當地語言的心情,而且在工廠不會講印尼文其實蠻麻煩的,我也沒有辦法在他們遇到困難的時候,隨時幫助他們,所以我白天上班,晚上也開了兩個小時的印尼文課,用在台灣學到的中文,教他們印尼文,希望可以讓他們感受到印尼的友善。

希望明年疫情趕快結束,我想要回到印尼後,就不要再出來了,夠了啦,在台灣太久了,也想多跟孩子相處。我覺得在台灣工作時間非常珍貴,因為時間不會再回來,要好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在這裡不只要好好工作,空閒的時間也要努力學其他東西,讓我回印尼之後可以做更不一樣的事情。

one-forty-rani-07
Photo Credit:One-Forty

在中文課中, Rani是班上的開心果,時常可以看到他鼓勵著同組隊員回答問題、幫助同學跟上課程的進度。那天在課堂中分享著希望明年的自己可以做什麼事情時,Rani在最後突然收起了原本燦爛的笑容說著:「我希望 COVID-19可以趕快結束,我希望印尼和全世界都可以回到以前那樣的生活,大家不要那麼辛苦。」

這句話像是在他心中積累已久的傷口,緩緩的從Rani口中吐出。在距離家鄉 3000公里的台灣,有著一群移工比任何人都盼望著疫情結束後,可以趕快回到家鄉,好好擁抱自己的家人。

one-forty-rani-08
Photo Credit:One-Forty

每年,有超過3萬名像Rani這樣遠渡重洋的海外工作者,離開家鄉,獨自抵達一個陌生的國度,為了實踐夢想,努力工作著。而他們生而為「人」,除了工作以外,有著自己的感興趣的領域、熱衷的志業以及期待的夢想,或許你也能發掘像 Rani 這樣充滿熱情的人,甚至成為他們的夢想推手之一。

現在, 就加入我們,一起成為東南亞移工們的夢想推手!

本文獲One-Forty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