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武漢肺炎中的選舉、人民上街挑戰威權:回顧2020東南亞重大新聞

【編輯精選】 武漢肺炎中的選舉、人民上街挑戰威權:回顧2020東南亞重大新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鍵評論網東南亞,將為讀者重點精選2020年裡,影響東南亞各國的年度重大新聞。

文:杜晉軒、吳象元、徐卉馨

2020年,「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稱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改變了全球各國社會原有的秩序,台灣相比於周邊國家,算是有驚無險,安穩、如常地渡過了這一年。

接下來,關鍵評論網東南亞,將為讀者重點精選這一年裡,影響東南亞各國的年度重大新聞。

新加坡:移工宿舍群聚感染顯現勞權問題

在今年7月成功完成全國大選的新加坡,其國內的疫情已被控制,已連續多日無新增社區感染案例,直至12月30日才新增一起社區感染案例。同時,亞洲首批美國輝瑞藥廠疫苗也已在12月21日抵達新加坡。

不過,許多人難以忘卻的是,今年4月新加坡爆發了大規模的移工宿舍群聚感染,讓新加坡與國際社會不得不關注移工這長期以來不被重視的群體。

CNN》曾報導分析,儘管起初新加坡透過邊境管制、嚴厲的法治與優良的醫療系統有效控制了疫情,但4月初卻爆發了外籍移工的宿舍爆發群聚感染。新加坡擁有30多萬名移工,其中有超過20萬名移工住在43間大型宿舍,10到12人共住一間房的生活環境,讓移工置於感染高風險之下,其中確診的多數是孟加拉籍移工。根據《BBC》報導,最新數據顯示,新加坡截至12月14日累計已有15.2萬名移工感染了武漢肺炎病毒。

新加坡爆發大規模移工宿舍感染之所以為年度重大新聞,是因為這讓各界注意到了新加坡移工的處境,同時也提醒仰賴外來勞動力的國家,應避免因疏於提供移工良好的照護環境,以免移工群體成為防疫缺口。然而可惜的是,儘管有新加坡的前車之鑑,但馬來西亞、泰國、緬甸仍因移工的流動、住宿環境不佳,使得確診人數不斷攀升。

新加坡在4月7日起至5月4日曾實施「阻斷措施」,強制關閉非必要服務的工作場所、全面實施居家辦公和留在家的措施,如今已有限度地恢復了大部分經濟活動。

RTX7J0H5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新加坡移工在等待武漢肺炎檢測檢果出來前的暫時隔離居所。照片攝於5月15日。

馬來西亞:政權輪替不到2年的希望聯盟垮台

3月1日,馬來西亞土團黨主席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宣稱已取得多數國會議員支持,正式宣誓成為第八任首相,這意味著馬哈迪領導的希望聯盟政府,在2018年5月9日成功實現的首次政權輪替,執政不到2年即宣告結束。

馬國希望聯盟政府垮台的原因眾說紛紜,但脫離不了希望聯盟內部的政爭問題所致,如已脫離土著團結黨、創立國家鬥士黨的馬哈迪,與公正黨主席安華的鬥爭,以及安華與原同黨的阿茲敏(獲馬哈迪支持)的鬥爭等。

儘管希盟政府垮台後,安華曾宣稱他已掌握多數國會議員支持,可望推翻首相慕尤丁領導的國盟政府,但至今只聞樓梯響;而馬哈迪也曾於9月宣稱未來不投入大選,但之後又改口稱為不讓支持者失望而留在政壇。

由於目前慕尤丁只以微弱優勢執政,政局仍處於不穩定的狀況,各界仍在觀望慕尤丁會否在2021年舉行全國大選,透過勝選結果鞏固政權合法性。

值得注意的是,馬國武漢肺炎疫情首起大規模爆發的導火線,始於2月27日至3月3日,吉隆坡的大城堡區的一座清真寺的大型宗教活動上有感染者,而且當時正值希盟政府與在野黨政爭導致政權垮台的時間點。

因此對許多馬來西亞人民而言,2020乃武漢肺炎疫情與政客政爭紛擾的一年。

RTX5H91F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圖為現任馬來西亞首相慕尤丁(左),與前首相馬哈迪(右)

泰國:新世代挑戰王室權威

今年的7月18日,泰國爆發了自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學運,他們除了提出要求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下台、解散國會、終止騷擾異議人士、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等要訴求外,更觸及了敏感的王室議題,提出了限制王權的訴求,如廢除刑法112條冒犯君主罪、要求王室資產管理透明化及王室部隊回歸陸軍管理等。

儘管泰國在2019年3月舉行了政變以來的首次大選,受到年輕人歡迎的未來前進黨也興起,不過在今年2月卻被帕拉育政府打壓而遭解散了。在野黨勢力的潰散,是促使泰國年輕人走上街頭的重要原因。

泰國學運7月爆發,10月中開始升溫,如10月14日,泰國反政府學生團體於成功號召了上萬名民眾遊行至總理府,10月15日凌晨4時,泰國總理帕拉育宣布曼谷進入緊急狀態,並逮捕了數名示威者領袖。不過,泰國人民仍無懼帕拉育政府的打壓,15日後仍有多場遊行抗議,如示威者在10月26日赴德國駐泰大使館遞交請願書,請求德國協助調查泰王瓦吉拉隆功(King Vajiralongkorn),旅德期間內是否有在境內處理國政的行為。

儘管泰國當局仍未大規模鎮壓,但已開始動用刑法112條冒犯君主罪傳喚各抗議領袖。12月14日,抗議領袖之一的人權律師阿農(Arnon Nampha)被警方以觸犯刑法112條傳喚,而阿農在警局外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示威會暫停一陣子,2020年的抗議只是一個序曲,2021年他們將以更密集且更多的人群捲土重來。

延綿近半年來的泰國學運,不僅引起了國際社會的矚目,也串起了台灣與泰國源自於網路上「奶茶聯盟」的情感連結。泰國學運在2021年會如何發展,仍值得台灣與各界關注。

sucbm63pecqluufh9dlszr8fvt2pa8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泰國民眾10月15日晚間在曼谷集會抗議的現場

印尼:佐科威的家族政治與大聯合政府

印尼在12月9日舉行部分地方首長選舉,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的長子吉伯朗(Gibran Rakabuming Raka),成功當選梭羅(Solo)市長,佐科威的女婿巴比(Bobby Nasution)則當選北蘇門答臘省首府棉蘭(Medan)市長,因此各界質疑印尼家族政治王朝興起。不過,也並非所有政治家族都能保證當選,例如副總統安明(Ma’ruf Amin)的女兒、國防部長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的姪女均在選戰中落敗。

因此值得關注的是,以目前的政治局勢而言,佐科威家族成員不僅在地方政治大有斬獲,佐科威在中央政府的也鞏固執政優勢了,預計其第二任期最後的三年,施政時所面對的阻力比之前更小。

印尼的總統制是一任五年,可連任一次,佐科威的任期將在2024年結束。2019年4月,佐科威贏得總統選舉成功連任,而且同年10月邀請其總統大選對手、最大在野黨領袖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入閣任國防部長,組成了聯合大政府,在575席的國會裡掌握了471席,媒體稱為「超級肥胖」的執政聯盟(Koalisi gemuk)。因此佐科威招攬普拉伯沃入閣,以及收編在野黨擴大執政聯盟的做法,在印尼政壇引起相當大的爭議。分析者認為,這是佐科威為牽制普拉伯沃背後的軍方勢力,如今隨著佐科威家族成員在地方首長選舉有斬獲,未來佐科威掌握的主導權會更大。

然而,擁有執政優勢不一定能帶來順利的執政,儘管執政聯盟掌握國會絕大多數席次,但在今年10月5日通過《創造就業綜合法案》(RUU Cipta Kerja)前,就引起勞團的不滿,印尼勞工在各大城市發動遊行示威。另一方面,武漢肺炎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給亟欲振興印尼經濟的佐科威帶來莫大的挑戰,截至12月29日,印尼的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已來到72.7萬,是疫情罪嚴重的東南亞國家,未來佐科威政府會如何帶領印尼走出困境,值得關注。

94tek3kfvavz9zy7f2jwkqlcxlvu9a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總統佐科威(左2)與長子吉伯朗(右2)

越南:東南亞抗疫模範生

根據越南官方在12月28日公布的數據,越南2020年經濟成長率為2.91%,儘管與前兩年的成長率都在7%以上相比,減少了許多,但因疫情管控得當,已比其他東南亞國家的經濟表現來的亮眼。

在全球疫情爆發之初,越南政府就實行了有效的封城、邊境管制,使得這個9600萬人口,在中南半島地理上面積狹長的國家,武漢肺炎疫情並沒有進一步蔓延。截至12月28日,總確診病例只有1454例,其中1319人已康復,死亡人數也只有35人。

越南無疑是2020年備受各方矚目的國際政治要角。越南是2020年東協輪值主席國,舉辦了東協峰會、東協外長會議等國際重要會議,同時也是中美貿易戰的受惠者,隨著中國紅色供應鏈的重組、外資出走中國,待未來疫情趨緩、全球經濟復甦之時,越南依然會扮演重要角色。

第4屆RCEP峰會越南登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4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高峰會(RCEP Summit)越南時間11月15日上午10時30分登場,會議由越南總理阮春福 主持,15位RCEP參與國領袖以視訊參與討論。

菲律賓:記者、媒體機構遭對付,新聞自由籠罩陰影

今年5月5日晚間,菲律賓最大電視台ABS-CBN經營權過期,正式斷訊停播,這起事件掀起菲律賓社會對總統杜特蒂執政下的新聞自由控制掀起巨大的討論聲浪。

在菲律賓營運媒體機構,需經由國會在舉辦聽證會,並公開審議之後,取得「特許經營權」才可合法經營。媒體公司ABS-CBN集團,旗下擁有十多個電視頻道與廣播電台,其中的主要頻道的經營權在5月到期。《卓越新聞獎》報導,ABS-CBN集團勢力龐大,經營者羅培茲家族(Lopez)政商關係良好,乍然停播,即使旗下的員工也敢措手不及。ABS-CBN的停播被視為政府對新聞自由的打擊,因為過去ABS-CBN集團,和杜特蒂在選舉時期曾發生過節。

轉角國際》報導,ABS-CBN早在2019年7月1日就提出更新特許權申請,但遭國會持續刻意擱置。國家電信委員會(NTC)雖一度許諾發給臨時牌照,卻在5月5日下午,突然在毫無預警發出停播命令:ABS-CBN經營許可過期,須停止放送。除了主要的電視台ABS-CBN,國家電信委員會的命令是其全國各地電視台、廣播電台都須停播。繼續營運的新聞網站《ABS-CBN》報導,ABS-CBN集團旗下以6種語言播報、共53個地方電視與廣播台停播,影響數百萬計菲律賓人接收新聞和娛樂的來源。另一方面,今年菲律賓遭遇武漢肺炎嚴峻疫情,加上颱風、洪水等嚴重災害侵襲,菲律賓社會也憂心這使民眾難以獲取即時訊息。

此外,曾獲選為時代雜誌(Time)2018年風雲人物之一的媒體人Maria Ressa,她所創辦的Rappler因發佈一系列針對「反毒戰」的調查報導,而成了杜特蒂政府的眼中釘。今年6月,Ressa因一篇報導被控網路誹謗,遭法院判處6個月零1天至6年的有期徒刑。儘管Ressa尚無需入獄,但杜特蒂政府在2020年對記者、媒體機構的系列動作,已引起各界對菲律賓新聞自由前景的憂慮。

AP_2019227425725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民眾在ABS-CBN位於菲律賓奎松市的公司外拉布條聲援。照片攝於2020年7月10日。

柬埔寨、寮國:湄公河上游水壩攔水,導致洞里薩湖乾涸

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洞里薩湖(Tonlé Sap),位於柬埔寨境內湄公河下游盆地的中心地帶。今年(2020年),湄公河連續第二年創下水位新低記錄,注入洞里薩湖的水流也連續二年遲來,嚴重影響超過100萬居民的漁獲量與糧食供給。

發源自中國的湄公河全長約4350公里,在中國境内的流域被稱爲瀾滄江。湄公河往南流經緬甸丶寮國、泰國、柬埔寨和越南等國,中國在上游所建的11座水壩引起下游國家疑慮。中國建壩、湄公河水資源分配問題雖存在已久,但今年旱災情形更顯嚴重,而且在美國資助相關的研究報告出爐後,更讓爭議升溫。

紐約時報》報導,2月下旬,當中國遭受武漢肺炎疫情侵襲時,湄公河流域的農民和漁民正在與有生以來最嚴重的旱災作鬥爭。「有大量的水被攔在了中國。」美國水資源監察組織「地球之眼」(Eyes on Earth)今年4月公布一份研究報告,共同作者艾倫・貝斯特(Alan Basist)指出,「衛星數據不會說謊,西藏高原有豐沛水量,但柬埔寨、泰國卻面臨極端乾旱。」

中央廣播電台》報導,湄公河委員會(Mekong River Commission),自1995年成立就一直推動湄公河的可持續發展,成員國有下游國家泰國、柬埔寨、越南和寮國。位處上游的中國,卻一直未與成員國分享充足的、全年度的水資源管理資料。《路透社》報導,今夏,洞里薩湖遲遲未獲充足的回流水量,原因是湄公河的乾旱和中國和寮國境內的水壩,阻擾湄公河水流。湄公河委員會則指出,乾旱的原因是2019年稀少的降雨量,以及湄公河上游的水壩——11座在中國、2座在寮國。

為協助中南半島的湄公河流域國家獲得獲取相關數據,獲得美國國務院的部分資助「湄公大壩監控」網站,可利用衛星數據跟踪中國和其他國家在湄公河流域上的大壩水位,相關檢測數據將已在12月15日開始以近乎即時的方式在網站向所有人開放,因此美國的介入,將加劇美中兩個超級大國在東南亞的角力,左右柬埔寨、寮國的外交政策。

RTX7KZ59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圖為依靠洞里薩湖(Tonle Sap lake )維生的柬埔寨漁民。

緬甸:全民盟贏得2020大選,未來仍有三大難題要面對

緬甸在今年11月8日舉辦聯邦議會選舉,是2011年緬甸軍政府移交政權後的第二次全國大選,而本次選舉也攸關2021年初的緬甸總統選舉。(緬甸聯邦議會選舉和總統選舉流程,請見:8張圖表看2020緬甸大選:軍方仍保有25%議會席次,全民盟是否有機會成功連任?

這場選舉主要是執政的「全民盟」和獲軍方支持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鞏發黨)兩大陣營的對抗。根據2008年版《緬甸憲法》,緬甸軍方在上下議會佔有25%的保障席次,因此在武漢肺炎疫情肆虐、民眾可能不願意出門投票的情況下,「全民盟」取得過半席次並非易事。而除了軍方勢力難以拔除,本次選舉爭議還還有緬甸選委會以安全為由,於選前取消部份少數民族區域的選區,剝奪了近150萬人的投票權利。

最終選舉結果出爐,全民盟在聯邦議會中獲得396個席位,不過成功連任的全民盟,未來將面對的難題至少有三個。首先是修改具爭議的2008年版《緬甸憲法》,該憲法除了賦予軍方在議會的四分之一保留席,也規定需要四分之三以上的議會投票權,才能對憲法內容進行修改,換言之,要能達到修憲門檻也必須要獲得軍方代表的支持。再者是與緬甸少數民族簽訂和平協議,在過去五年中,只有兩個少數民族團體簽署停火協議,目前如佤邦聯合軍(United Wa State Army )和克欽邦獨立軍( Kachin Independence Army)等組織都持續有武裝行動。

第三個是羅興亞人議題。自2017年緬甸對若開邦羅興亞人軍事鎮壓後,羅興亞難民一直被收容在庫圖帕隆-巴魯卡里聯合難民營(Cox's Bazar),但由於人數超出負荷,本週二(29日)有4艘孟加拉海艦艇載有至少1800名羅興亞難民,前往位於孟加拉灣的巴山查爾島(Bhashan Char)

羅興亞人議題讓緬甸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從神壇上跌落,2019年底翁山蘇姬在聯合國最高法院否認緬甸軍方有種族滅絕意圖,只表示不能排除軍方有使用「不相稱的武力」、「在當時的情况下,種族滅絕意圖不可能是唯一的假設」,而緬甸當局和若開邦的衝突與、羅興亞難民的安置難題,在全民盟連任後也依舊會持續下去。

xtth09hbe75qsy4lriyzojyjoubsi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20年11月9日,仰光(Yangon)街頭的全民盟支持者。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