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孤軍》到《友軍》紀錄片,長期關心軍中人權的黃媽媽,將心中的恨轉變成大愛

從《孤軍》到《友軍》紀錄片,長期關心軍中人權的黃媽媽,將心中的恨轉變成大愛
《友軍》軍中人權紀錄片最終章發行放映計畫,嘖嘖募資平台頁面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紀錄團隊跟著黃媽媽一起,拍攝了台灣第一部軍中人權紀錄片《孤軍》,這兩年來,拍攝團隊繼續走訪真相,他們把這一切紀錄在《友軍》中,並希望透過募資完成後續的製片、發行、放映及學校圖書館的DVD贈與計畫。

不久前,跟一個深藍長輩聊天時他提到,他認為這幾年政府最大的政績,就是改變了國軍的形象。「看看有多少人主動去向沈一鳴將軍致敬呀,主動去的呀,過去從來沒有!」他說。確實,過去台灣的軍隊總是夾在兩岸政府之間,給人一種不知為何而戰、甚至不知該不該戰的感覺,而現在,越來越多人願意相信,軍隊會為了保護我們、為了保護這片土地而戰。

還記得2013年,曾有數十萬人走上街頭要求軍方改革,當時跟國防部有關的大小案件總是黑影幢幢,被戲稱為「國防布」。一眨眼7年過去,我想很多人都跟我一樣沒有追蹤後續的改革進程,當年驅使我們走上街頭的,與其說是對改革的期盼,不如說是一股義憤。

但對長期關心軍中人權的黃媽媽來說,她已過了那段憤怒的時期。

黃媽媽的兒子黃國章1995年於海軍艦艇上離奇落海身亡,軍方最後給出的說法是受不了壓力跳海自殺,但黃媽媽把驗屍照片放大後卻發現,兒子的太陽穴插了一根長約15公分的金屬針。軍方前後不一的證詞,加上兒子時常埋怨在軍中受到超乎想像的霸凌,黃媽媽合理懷疑是軍方刻意隱瞞真相。從那時起,她從一個傳統婦女,變身為軍官及記者們口中的「瘋狂媽媽」,四處為兒子打探真相。

案發至今已經25年了,若一個人以恨為動力生活25年只怕早已崩潰。黃媽媽原本也握有一份霸凌黃國章的士兵名單,但最終她告訴自己:「每個孩子都是別人的孩子,我不想冤枉別人,雖然他們有欺負他,但不代表是直接的凶手。」走到最後,黃媽媽心中的恨轉變成了大愛,她成立了軍中人權促進會,25年來幫助了上千個軍人申訴案件。

我常常跟這些軍人講,我比你們的長官還愛你們,我雖然罵你們都很痛很重,可是我真的很愛你們。

2018年,紀錄團隊跟著黃媽媽一起,拍攝了台灣第一部軍中人權紀錄片《孤軍》,這兩年來,拍攝團隊繼續走訪真相,他們拿到了黃國章消失20多年的日記,等到了軍方遲來20多年的道歉,也得到越來越多貴人的幫助,他們把這一切紀錄在《友軍》中,並希望透過募資完成後續的製片、發行、放映及學校圖書館的DVD贈與計畫。

籌劃這部紀錄片的,就是拍攝《少了一個之後》系列的馬克吐溫國際影像公司,他們2018年在八堵火車站現場重演228當年的悲劇,2019年則在台南拍攝湯德章從容就義的實境歷史劇,而在2020年的尾聲,他們需要大家的幫忙,一起來完成這部《友軍》,如果您有意願,可以透過下列網址參加集資,謝謝:)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