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去17年長髮的張鈞甯:不只美得風和日麗,也有剛烈如壞天氣的叛逆

剪去17年長髮的張鈞甯:不只美得風和日麗,也有剛烈如壞天氣的叛逆
Photo Credit: ELL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對於張鈞甯的專訪,更了解這位女明星對生活的看法。

文:DOMINIQUE CHIANG

卸下以往長髮溫柔外表,換上高聳寬肩西裝大衣,張鈞甯強勢展現內在男子漢的存在。相較於乖巧,她更喜歡這個不斷突破的自己。也是這樣勇敢的自己,讓她在充滿不平靜的2020年,找回屬於自我的平靜。

fotojet-2-1606723392
Photo Credit: ELLE

短髮的張鈞甯更貼近自我

下午一點鐘,張鈞甯一個人快步走進攝影棚,在眾人都還沒有察覺的時候,她已經默默地在梳妝台前坐好定位。也不等待經紀人出現、不需要編輯張羅,自己就用手機訂好午餐外送。「這麼尷尬的吃飯時間,就不要麻煩大家了,我自己處理就好。」若不是聽見她的聲音,還真沒發現,眼前這位打扮中性的短髮帥氣女孩,就是張鈞甯。不變的是她體貼的好教養,但語氣卻相當直爽,不拖泥帶水。彷彿是可以一起勾肩搭背、席地而坐的好哥兒們。

從前那個氣質女神跑去哪了?她俏皮地眨了眨眼,Hey Man,這才是真正的我。「剪完短髮之後,更貼近我自己原本的個性。私底下的我是很直接俐落的,沒有太多敏感細膩的心思,我只是個長得很像女孩子的男孩子。」她提到其實很早就有剪頭髮的念頭,只是找不到適當的機會。直到接拍電影《緝魂》,跟導演程偉豪聊起片中的角色造型,她才主動提議,這個角色的感覺應該是短髮。「然後導演才說,我也這麼覺得,他本來很害怕我不願意(笑)。」

毅然剪去17年的長髮,也帶有某種自我蛻變的儀式感。「可能小時候的不安全感比較重,很難舒服地展現出我自己的樣子。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現在覺得這一切都沒有什麼好怕的。」這幾年確實強烈感受到張鈞甯尋求突破的決心,接連在《武媚娘傳奇》、《如懿傳》裡使壞,最近更於許鞍華導演的新片《第一爐香》裡化身心機婢女,跟女主角馬思純搶彭于晏。

「她也不是有心機,而是她見過大家族的興衰,她太明白如何做人、看別人臉色、保護自己,拿到自己要的東西,我覺得演得蠻過癮的。」透過這些角色,無形中也帶來解放吧,把那些溫良恭儉讓、束縛好女孩的教條,一層層掙脫開來。誰說我張鈞甯永遠都只能美得風和日麗呢?也有剛烈如壞天氣時的叛逆!

無題會話82140副本-1606719424
Photo Credit: ELLE

新角色全新樣貌,就是不想被認出!

在《緝魂》裡飾演女刑警阿爆,張鈞甯更嘗試把自己推向極限。「她是一個把愛放得很前面的人,可以為愛做出很多事情,卻在偵辦一個恐怖案件時,面臨老公生病、自己又懷孕,每天被很多事情壓得焦頭爛額,呈現出一個很糟糕的狀態。因此我在裡面就是醜醜的、 很樸實、很像男人不修邊幅的模樣。」

一邊興奮地講著,張鈞甯一邊秀出手機裡她今天才收到的劇照,那憔悴的面容,一時之間還真無法辨認出來是她。「我就是希望大家可以認不出來。我很久沒有回台灣拍電影了,所以這次想要很踏實地完成一個角色,讓大家看到很不一樣的我。把自己丟進去,然後看自己徹底改變。過程雖然痛苦,卻也很享受。」

談到《緝魂》片中的老公張震,她回憶起第一次碰面時是拍《詭絲》,自己還是個剛出道的新人,只覺得非常緊張。但多年後再度合作,卻感受到彼此是用角色在對話,也感受到彼此這些年投注於表演的努力。「Eddie(彭于晏)也是啊,當年我們剛認識時,他還只是個陽光少年,現在卻已經是個懂得控制身體的專業演員,這表示大家都各自長大了(笑)。」

無題會話82356副本-1606719055
Photo Credit: ELLE

希望另一半擁有面對人生的幽默感

兩部片都在愛情裡掙扎,然而現實生活中的張鈞甯雖然偶有緋聞,卻仍不見正牌護花使者。她坦承自己私心想保留隱私,不喜歡被公眾聚焦,才能義無反顧地投入。「人生其實很辛苦的。我們的人生十之八九都處在壓力、不順心的情況下,以我希望我可以遇到一個有幽默感的對象,然後我們可以有說不完的話。為什麼幽默感很重要?因為如果這個人,可以擁有寬容的氣度去面對生活中的不如意,也沒有甚麼好過不去的。對,我想找的就是這樣的人。」

但對的人不是強求就能得到。張鈞甯相信《易經》,相信人生軌道是在你出生的年月日時就訂好了,老天爺自會有它的安排。現階段她把重心擺在熱愛的工作, 無比渴望能再拍到好的角色。「以前只知道要先被看見,為了累積知名度,必須做一些工作,讓大家看見我。但現在的我希望有更多好作品被留下來。」那會期待得獎嗎?她不假思索地張大眼睛: 「當然好啊!誰不要? 我也沒那麼傻!快來快來都給我(笑),我要去求神拜佛……沒有啦,開玩笑的。就像妳跑馬拉松,眼睛一直看著終點妳是跑不到的,必須中間每一步都踏穩了,妳才有可能跑到終點。

無題會話82415副本-1606718744
Photo Credit: ELLE

學芭蕾也練太極,找回平靜之心

喜歡這個男孩子氣的張鈞甯,毫不扭捏地承認自己有野心、有慾望。或許是這些年的累積與歷練,讓她終於可以自在地回歸真實本色,不再做那個先求「被記住」的玉女明星。相處起來,也更輕鬆多了。把骨子裡的野男孩活出來,更加能理解張鈞甯為何可以毫無畏懼地跟著野外求生專家貝爾,吃蟲跳水樣樣來。好動的她根本停不下來,一有空閒就想趕快學新東西。

今年由於疫情關係,難得停滯在台灣的她,密集地安排去學跳芭蕾、打太極。從頭開始練習,每天逼自己去上課拉筋,打開胸膛,把腳背往後拉,讓站姿看起來就像是「迎向觀眾」那麼優雅。 有一度她覺得痛苦,為什麼每天七點半要爬起來去上課,把自己累得要死不說,一整天肩胛背還痠痛不已,到底是為什麼這樣整自己……?但是牙一咬,她還是會選擇出門,跳上計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