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的價值》:金融業在這個社會上是根本不具生產力的存在

《萬物的價值》:金融業在這個社會上是根本不具生產力的存在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是在最現代化的資本主義經濟體中,銀行都還是在金融業的宇宙中屹立不搖。這些銀行不但沒有縮小,而且還尾大不掉到可以在其無力償債與流動性枯竭的二○○八年,對政府頤指氣使地要求全面紓困。

文:瑪里亞娜・馬祖卡托(Mariana Mazzucato)

金融業:一隻巨獸的誕生

若是英國的金融體系可以按照計畫,在脫歐後的世界裡發光發熱,那其產業規模就不會是GDP的十倍而已,屆時的金融業會在四分之一個世紀裡茁壯為英國GDP的十五到二十倍。——英國央行總裁馬克・卡尼(Mark Carney),二○一七年八月三日

當銀行與金融市場成為盟友

執政者對於金融價值的信心,在二○○八年的金融業內部自爆之後也絲毫未減。事實上,政治家對於全球性金融危機的反應是堅持各經濟體得指派更多「資本」進入私部門的銀行,並用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支持這些銀行,這當中趨近於零的利率就不說了,甚至央行還會大買政府公債或公司債來維持其高價。這些做法,大大增加了世界主要央行報表中的「資產」(端)規模。

嚮往美國式繁榮的諸多國家,早已長年催促他們的多邊債權人(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等),進行「金融深化」(financial deepening),也就是銀行與金融市場的擴張與監理解禁。這正是這些多邊組織發展策略的核心。與此同時,這些債權組織把限制銀行成長的政策,像是訂定利率上限、限制跨境放貸,名之為「金融壓迫」(financial repression),暗指金融自由化是世界整體自由化的一環。

在二○○八年之後,就跟發生在之前區域性的金融危機後一樣(如一九八二年與一九八三年襲捲拉丁美洲的金融風暴,以及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危機),這類主張金融自由化的經濟學者都曾質疑金融業的鬆綁是否做得太過火?但他們最終的結論,總是千篇一律地認為解禁難免會讓金融業成長快一點,而開快車難免會讓行路顛簸一些,沒什麼大不了的;所以從二○一五年以來,國際貨幣基金在一份「重新思考」金融深化的大部頭研究裡,做出一項結論:雖然金融業擴張的正面效果可能會在人均GDP達到較高水準時有所弱化,但即便金融業真的成長過快,「促進金融穩定與推動金融發展之間,也鮮少或根本沒有衝突之處」,且「多數新興市場的金融發展都仍處於相對安全與有助於經濟成長的地帶。」

這種認為金融業的成長在經濟進步中不可或缺、銀行又是金融業主幹的看法,在許多方面都與直覺有違逆之處。如果金融中介真的能動員資本,令其發揮最佳作用以促進經濟成長,那表現在GDP上的國民產出就應該要成長得比金融業的產出還快才是,但這麼一來,金融業占GDP的比重就會下降。

對不少成功的「新興工業化國家」而言,這種情形應該要出現才是,前提是英美的金融業真如它們所稱已經透過資本與服務的出口,從母國走向世界。若銀行與金融市場真的比以往有效率,那企業應該會愈來愈愛用它們的服務,而不再像以往那樣喜愛運用內部的保留盈餘來作為投資的資金。

但實務上,眾多研究發現,企業仍持續在大部分的(生產與新品開發)投資上使用內部保留盈餘來作為資金。企業會這麼選,是因為外部的金融業者對本國企業活動較不了解,所以會要求較高的報酬抵銷其較高的風險。理論上假以時日,金融市場會透過效率的提升而取得成長,並在過程中犧牲掉銀行,主要是銀行的定位是在股債市場發展不健全且資訊不能自由流通的地方,讓資金可以從存款者流往借款者之間的平行管道。

但即便是在最現代化的資本主義經濟體中,銀行都還是在金融業的宇宙中屹立不搖。這些銀行不但沒有縮小,而且還尾大不掉到可以在其無力償債與流動性枯竭的二○○八年,對政府頤指氣使地要求全面紓困。

銀行問題

如我們之前所提,國民會計帳面臨的問題是,有些經濟活動看似能創造附加價值,但產出卻沒有標價。不少由政府或志願部門(voluntary sector)所提供的服務,都屬於這個範疇;另外像私部門裡也有免費產品,比方說Google的搜尋引擎與Mozilla的網頁瀏覽器(最常見的就是火狐Firefox)。

傳統上,國民會計會指定一個價值給這些服務,但主張自由市場的批判者會抗議非經市場交易的商品與勞務,是由市場交易部門的生產者交叉補貼,而這會造成市場交易部門的價值流失,進而讓國民生產力遭到減損。

另外一個同等嚴重的問題,在於某項產品或服務具有價格(所以也能帶來獲利),但這產品或服務卻看不出能提供什麼價值。在經濟體中大部分的區塊裡,這類產品或服務會被安上獨占與租金萃取的汙名。有人會將某個市場「圈地」起來,然後控制供應量來創造高價產品;有人會純為牟利而在買賣家之間卡位,並搶在雙方接觸前賺取莫須有的佣金。這兩種人都會被指責為不事生產而只懂聚斂,一如號稱「此路是我開」的土匪要旅人留下買路財。

在一九七○年代之前,金融業都被認為是財富的流通者而非創造者,其從事的活動毫無生產力。在當時,兩個原因造成了金融業被從生產邊界的外頭移到了內部,一個是金融業獲得了經濟面上的重估,另一個是金融業對政壇施壓——但這樣的過程與結果也弄得世界天翻地覆。

十九世紀的歐洲各政府都認為銀行能增加經濟價值,且對工業現代化與經濟成長的達成不可或缺。這些政府尤其熱中於扶植投資銀行,因為投資銀行被認為在導引資金進入生產性投資,以及協調企業與產業去提升效率與投資報酬率的這兩件事情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投資銀行在將專業投資人之資金導入生產性產業上的重要性,推升其政治上的議題性,主要是早期(從家計單位吸收存款的)儲蓄銀行常把存戶的錢虧損在詐騙或高風險的牟利之舉中,以至於被主管機關要求只能以購買政府公債為主。因為政府只發照給少數的投資銀行,所以形同給這些業者獨占的力量,讓投資銀行可以聯手操縱相關產業的擴張,並藉此獲取足以吸收高風險的豐厚獲利。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